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文范文 > 心得体会 >

简析英雄色彩在文学作品中的表现力

  ”单一神话”原型,是美国比较神话学大师约瑟夫·坎贝尔在其《千面英雄》中提出的一种叙事模式原型。坎贝尔从众多英雄生活中抽取单个情节单元进行组合,以不同文化中共有的英雄冒险故事为焦点,进行神话背后的原型研究,发现了蕴含在不同英雄故事背后的共同形态,即英雄冒险遵循的核心公式:分离→启蒙→回归,英雄自日常生活的世界外出冒险,进入超自然奇迹的领域,他在那里遭遇到奇幻的力量,并赢得决定性的胜利,然后,英雄从神秘的历险中带回给予同胞恩赐的力量。

  一、国外研究

  国外对”单一神话”原型相关的研究集中在对科幻大片、战争大片、文学作品的主题及结构分析,大众媒体节目,当代的心理疾病治疗,教育模式,教师角色等方面的探索。在科幻大片上,德克萨斯大学教授 Stroud, Scott R.(2000)分析了《黑客帝国》(1999)英雄冒险的叙事结构,解释了《黑客帝国》是如何根据坎单一神话的核心公式:分离—启蒙—回归的结构来构思。而布加勒斯特大学博士 DROBOT, Irina-Ana(2013)试图基于”单一神话”中英雄冒险的三大阶段来对比电影《第五元素》与神话故事,进一步分析科幻电影具有的神话故事特点,以及使科幻电影和神话故事区别开来的特点。

  在战争大片上,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教授 Frith, Luci A.(2002)分析了 20 世纪战争片中英雄人物的蜕变如何重新定义美国英雄,美国人在电影中定义了他们的英雄,同样也用这些英雄来定义他们自己。选取的几部战争影片表明坎贝尔单一神话模式中17 阶段可以缩减到四个主要过程:冒险召唤,英雄从熟悉的环境中分离,在新的环境中遇到各种挑战和考验,离开新发现的世界回归到原来的环境。在文学作品分析上,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Malphrus, P. Ellen(2007)对小说《浪潮王子》做了批评分析,发现该小说中的主角 Luke 的人生过程正好符合坎贝尔的英雄冒险原型。

  哈佛大学教授Khoury, Yvette K.(2006)研究了五种《哈姆雷特》电影版本中哈姆雷特的扮演者在处于坎贝尔单一神话中”鲸鱼腹腔” 阶段时,对”生存还是毁灭”这句独白的处理。指出该独白是一种噩梦般的重生。一些学者将视角投向大众媒体节目。印第安纳魏斯理大学博士 Harless, James D.(1973)探索了大众媒体节目中频繁出现的单一神话情节。他在《探索神话结构和媒体小说情节》论文中表明媒体故事正倾向于英雄体裁类型,但同时也包含大量非英雄的内容,而且,在连载小说中,英雄常常扮演着拯救弱者的角色,而非勇敢强大的英雄人物。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认为书具有治疗心理和其它疾病的功能,Duffy, Jason T.(2010)从读书疗法(bibliotherapy)的角度出发重新概念化适应性疾病(AD),研究集体无意识、原型、单一神话、英雄冒险,这些元素是如何治疗以及重新概念化适应性疾病并用于实践中。其次,在心理咨询研究方面,学者 Gerard Lawson(2005)认为不管是神话还是传奇故事,都有共同的结构思路,使其能跨文化,跨地域地在故事中呈现给全世界。坎贝尔在他的《千面英雄》中描述该思路就是英雄冒险主题,这种主题在人类的生存中具有强大的隐喻作用,因此很容易将其运用于咨询过程。他分析了英雄冒险的概念是如何运用于临床工作:心理发展咨询和治疗上。

  ”单一神话”原型也可运用于教育创新上。柏林艺术大学和柏林游戏实验室以及其它应用科技大学一起研究将坎贝尔的英雄冒险运用于基于游戏学习模式的改变上,该研究项目不是让实验的参与者学习单一神话的阶段,而是让他们真正地去体验这些阶段,Busch, Carsten 等(2013)提出了三种基于游戏的学习模式的优缺点。除了学习模式的改变,教师角色的转变也是一个可取的创新。墨西哥大学学者 Davis, Kenneth W 等(2009)认为教师利用故事来促进教学历史悠久,当今教师可以采用坎贝尔单一神话中的三大阶段:分离→启蒙→回归来组织教学体验。根据单一神话,教师可以扮演”老智者”的角色启发并帮助”英雄”完成他的冒险,同时,教师也应该扮演阻碍”英雄”的”骗子”角色,使”英雄”在学习的冒险上自我成长。

  二、国内研究

  国内对”单一神话”原型的研究起步较晚,其研究未呈多元化。厦门大学曾艳钰教授(2000)将该理论运用于文学作品中的分析是国内该领域早期研究的代表。根据关键词”单一神话”,”约瑟夫·坎贝尔”检索和排除得出,该方面的研究有 12 篇,5篇核心,3 篇硕士论文。该方面的研究主要从文学作品,哲学,宗教,电影以及文化方面着手。在文学作品中分析上,曾艳钰教授在指出《所罗门之歌》中以古希腊的忒勒玛科斯神话、俄耳甫斯神话及单一神话为框架,一方面体现出现代主义神话”重新上升”的根本愿望;另一方面,通过这些神话的运用,对现实进行了更深的透视。其次,英雄的原型从古老的神话来到现代社会经历了不同形式的演变。无论是文学作品中的英雄,亦或是现代电影中的英雄,绝大多数的英雄人物都为男性主人公。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小说《到灯塔去》,展现了一个现代女性英雄莉丽·布里斯科。

  学者赵攀(2009)对莉丽·布里斯科这一女性形象进行新的解读,发现伍尔夫成功地运用了寻求式英雄旅程的模式把莉丽·布里斯科从旧女性的樊笼里解救了出来,从而又把她塑造成一位具有真正自我的新女性形象。伍尔夫本人也通过莉丽·布里斯科这一形象代言人完成了她对女性气质新思考的心路历程。英雄故事,背后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历险模式。李敏教授(2012)从”单一神话”母题分析了美国当代黑人女作家葆拉·马歇尔的《寡妇颂歌》,在该小说中女主人公艾薇在美国梦的盲目追逐中迷失自我,而后又重返精神家园的精神历程,塑造了一个回归的英雄原型式的人物。马歇尔给传统的追寻模式赋予了更加深远的内涵。尚玉峰;李晓东教授(2009)从原型批评角度指出奥尼尔的名剧《榆树下的欲望》无疑是一个现代神话,即原始神话模式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的”移用”或”变置”。从这种观点出发,所谓”情结”,不但是心理的, 同时在更深刻的意义上也是文化的。因此,即使奥尼尔着力于探讨、揭示那”家庭中各成员的关系具体化的内在动机”,但在”具体化”后面,我们仍能发现原型的深刻力量。

  中国海洋大学王玥(2012)从单一神话视角解读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六部长篇小说代表作发掘其中潜藏的单一神话原型,梳理单一神话原型的各个要素在村上春树小说中的表现形式及意义。分析了村上春树”神话再造”的现实意义。”神话是人类心灵的历史”。方艳教授(2007)从坎贝尔神话著作《神话的力量》分析了坎贝尔的关于二元对立的神话哲学,约瑟夫·坎贝尔认为超验的世界是混沌一体的世界,是神的世界,而人的世界是一个对立的二元的世界。方艳教授认为这种二元的辩证法已经突出地成为坎贝尔的思维模式,这种思想与中国传统的道家思想在某种意义上不谋而合。如老子的《道德经》所言:”反者道之动”;”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

  北京社会科学院学者于丽娜(2009)从宗教学视角在《约瑟夫·坎贝尔英雄冒险神话模式浅论》中指出,单一神话原型的三大阶段与宗教领袖、宗教仪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传统宗教创始人佛陀、基督和穆罕默德,他们都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但经过数百年的历史演变,他们自身的个性特征已被纯粹神话的气氛所淹没,他们神化的故事也循着坎贝尔归纳的英雄的冒险模式。在电影作品方面,张洪友博士(2014)分析了电影中叙述结构的神话学根源。影片中主人公杰克·苏力蜕变为英雄的过程凸显《阿凡达》之类的科幻神话在当今社会中的重要地位。

  《阿凡达》在借用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所提出的单一神话模式的基础上,创造出与时代科技观念相结合的宇宙图景,讲述了未来世界的关于世界危机与拯救的故事。四川外国语大学杨力(2014)从超级英雄漫画方面分析了美国流行文化的演进,和超级英雄漫画在不同时期里所展现出的特质,超级英雄漫画在战后及其后一段时期内的性别问题等。研究表明超级英雄漫画深刻反映美国流行文化的发展进程,与此同时它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改变着美国流行文化。

  三、总结

  综上所述,”单一神话”原型为当代科幻小说,科幻电影的创作当前文学作品,电影作品的分析,为宗教,文化,教育,心理治疗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指导。国外的研究呈多样化的同时,在文化、宗教方面的研究还不多见。而国内的研究数据表明,在单一神话方面的研究起步较晚,研究涉及的方面还不多,而将”单一神话”运用到本土科幻电影、科幻文学作品中的研究也很难看到。

  ”单一神话”指明了英雄人物对社会的重要性,因此随着社会的发展,对反映当代英雄人物的分析的研究有一定的社会意义,除此之外,在顾及成人心中英雄情节外,当前的研究可以转向儿童心中的英雄崇拜方面,而对老少皆宜的现代的魔幻动漫片就填补了该方面的精神空缺,其研究视角可以转向将”单一神话”原型用到魔幻动漫片上。最后,医学,教育这些文学文本外的领域都是日后国内研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