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管理论文 > 公共管理 >

浅析工作动力因素之探究—探讨导引内驱力的形成

  20世纪中叶起,人们从经济学、管理学的角度上,逐渐认识到,通过优化配置稀缺资源的方式,在满足物质文明需要的同时,人还有智力、道德以及精神等方面的需要。可以说,因在物质与精神上的需要与欲望,人类自身行为也受到驱使。

  因此,认识和了解驱使的含义与引起人受驱使的各种需要,为我们进一步探索满足高层次需要,激发人的主动性、自觉性以及内在性的工作动力,具有深远的指导意义。

  引起人受驱使的事物(或激发人的工作动力因素)有以下几种:

  其一是债务、养家糊口以及供孩子上学仍至就业;

  其二是恐惧、安全、愤怒、内疚以及罪过;

  其三是拥有较好的住房、无节制的享受、对物质的占有与贪梦;

  其四是上级、家庭、朋友的期望、赞同与信任,包容、责任等;

  其五是事业成功、出类拔萃、名声、荣誉、归属感;

  其六是关心近人、社会公益、德性完美。

  按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分类,可以把一至三归类于金钱、条件等物质需要类;四至六归类于尊严、价值观等精神需要类。从心理学角度上说,也可以将前者称之为缺乏型需要(也可称维持型需要),后者称之为成长型需要。上述六种的事物或因素是物质刺激与精神激励在形式上的初步解析。

  结合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探视一下人类因满足需要而受驱使的大致路径,我们可以看到,人先从自我养护、生存安全,到自我完善、自我实现,再到”成己成物”,关心近人,直至追寻”投身服务于绝对和超越的善与价值”,也即完善世界。

  需要的满足,像阶梯一样,低一层次的需要获得满足后,就会向高一层次的需要发展。一般呈现引起驱使人产生行为的需要的趋势是,由物质类逐渐向精神类转变,由缺乏型逐渐向成长型发展,由低层次逐渐向高层次提升。

  在工作、生活中,无论你是管理者还是家长,我们都在思索,即如何激发员工的工作动力或者孩子的学习动力,发挥出他们应有的积极性;从物质到精神,采用哪一种形式恰到好处?等等。

  理论研究上说,人在满足一定的物质需要后,应注重于从高层次需要来驱使人。因此,提出加强道德、文化等建设,从精神层面上驱使人们,发挥积极向上的主观能动作用,到不失为是一种积极影响力的方式。前一时期,掀起的学习宣讲儒家经典《论语》热,其作用与意义也在于此,通过人自身完善的道德教育,在精神层面上,推崇以高尚的品格,驱使人的行为,继而实行以德治国。

  但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人都以”经济人”身份出现在社会时,仅从道德、精神层面或从高层次需要上,来考虑驱使人,那也显得苍白无力。

  驱使人产生行为与其动机、需要及欲望有密不可分的联系。需要的形成是客观的,又是主观的,引起需要的事物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即缺乏性和能引起渴望。动机唤起欲望,欲望引起需要,需要激起动力,动力形成驱使,驱使产生行为。

  我们只有对员工或者是孩子的动机、需要及欲望有所了解,才能有的放失地运用满足需要的不同形式,引发人的工作、学习的动力,并取得有效的驱使。要针对不同时期,不同管理,不同人群,不同学历,不同职务,不同专业,不同特性等状况,在满足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方面,因时、因事、因人、因景、因势、因情,有所侧重地采取恰当方式,进行激励和驱使。随着社会形态向前发展,与时推移、有效稳固地由满足低级需要向满足高级需要提升,有效激发、产生行为的动力与驱使,为最终在导向实现人类终极目标的感召下而努力形成高层次。

  在进一步思考如何有效激发满足高层次需要的动力时,我们有必要对人是否都被动地受驱使作一下探讨。我们可以说,人因满足物质类需要而受到驱使;但对人因满足精神类需要,我们就不能简单、机械地归结为也是被动地接受驱使。有学者查阅大部分字典后,给”驱使”这个动词的定义为”导引、操控或指示。”

  《管理学》(〔美〕斯蒂芬?P?罗宾斯著)一书中在介绍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时指出:”生理需要与安全需要称为较低级的需要,而社会需要与自我需要称为高级的需要。两级的划分建立在这一前提条件下,高级需要是从内部使人得到满足,而低级需要则主要是从外部使人得到满足”。这里,高、低级需要也就是本文前述的精神类(高层次)与物质类(低层次)。相应地,我们可把从内部和外部使人得到满足而激发的动力称作为”内驱力”与”外驱力”。

  因此,在考虑由满足高层次需要而引发人的工作、学习的动力时,我们更应着眼于驱使”个体的内驱力”的形成,而不是一味功利性地操控和指示,使人如”物”地处于被动接受;在挖掘、发挥人的潜能,我们更要以积极的影响力与导引力,充分体现人的主动性、自觉性、内在性,起到以人为导向的激励作用。实践中,使人受到有效地驱使,在实施之前,还要系统性的考虑以下几点:

  1.人人都因缺乏型需要而受到驱使。不是所有人都有成长型需要,尤其是诸如事业成功、出类拔萃、德性完美等自我实现的需要,相当部分的人没有。采用满足高层次需要进行驱使,是要考虑对象与目标群的选择。

  2.不一定都是从满足低层次需要开始驱使。

  3.任何一种需要并不因为满足而消失,各层次的需要相互依赖与重叠。要兼顾满足各层次需要进行驱使。

  4.对中等收入以上的人员,要积极导引向满足成长型需要上的自我驱使。

  5.对中等收入以上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则更要借重于满足高层次需要,以积极的影响力方式激发内驱力,自觉激发工作动力。

  6.对知识管理和知识共享中的相关人员,尤其使个人心甘情愿贡献隐性知识,必需要从满足高层次需要着手,结合薪酬激励,系统考虑在精神激励、价值观、创造信任以及完善心智模式等方面进行时,更要着力于”从内部使人得到满足”,培育形成内驱力。

  7.若是要办成”有思想、有个性、有适应能力、有持续发展能力”的生态型企业,如果个体没有从满足精神需要上形成”内驱力”,那何谈把”经济人”转变为”社会人”,何谈有思想、有精神的企业?

  8.欲追求和实现”成己成物”,”天人合一”,关心近人,直至”投身服务于绝对和超越的善与价值”,也即达到完善世界的境界与目标,这既需要通过道德、伦理、文化来引领并培育人类的心灵,也更离不开从”个体的内驱力”的形成,来满足高层次需要。

  还须提及以下二点,一是要使驱使有效,向高层次的内驱力引领,必须要有一个约束机制与相应的环境氛围。对 “经济人”失信、失德、不按规则行事的行为,在这方面我们是否有有力的制裁与戒惩措施,例如,一位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因为有曾经被抓住过乘坐公共汽车3次逃票记录,结果,无论是去大公司还是去小公司求职,全被拒绝。试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逃票?!对失德和不遵守规则的”经济人”,要通过严厉的处罚,使他们充分认识到由此带来的高昂成本与代价。对此类现象,我们都是否一视同仁进行处置,这涉及到公平与正义问题,当前对”寻租”、商业贿赂、贪污腐败等整治打击,其目也在于此。其二是,社会学家邓伟志指出:”经济是改善生活的前提条件,而文化才是生活的灵魂。物质是外在的,精神是内在的。精神境界提高了,就是物质条件相对差一点,也会感到充实。家庭关系亲密,人际关系和谐了,心情就会觉得舒畅。”前者是”硬”,后者是”软”,如何一手硬一手软进行有效驱使,激发工作动力,这确实是一门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