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浅谈教育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自然性与自觉方式

  一、教育理论脱离实践是”二元”教育对立和背离的结果   在许多教育工作者看来,日常生活中有两种性质不同的教育: 一是教育理论,二是教育实践。教育理论是一种知识系统,教育实践是一种行为方式。教育理论是专门的教育理论工作者所为和所要为的东西,是教育研究者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也是教育研究者经常思考的核心内容; 教育实践为各方面教育实际工作者所为,是教育操作人员最关心的问题。因此,平常所谓教育理论与实践脱节主要是指理论工作者与实践工作者工作的脱节,这种脱节是必然和合理的。一方面,这里的理论主体与实践主体不同,理论主体不可能与实践主体完全合二为一; 另一方面,这里的理论主体与实践主体的行动目标也不同,理论主体的行动目标是提升和发展理论,实践主体的行动目标是改善行动效果。而且,理论主体的实践方式和实践主体的理论状态也不同,无法实现真正的统一。   从实践领域看,理论与实践脱节是指教育理论工作者进入教育实践层面以后,不能运用所学理论解决实际教育问题的情况。其表现形式有三种: 一是一些师范专业学生在学习教育学知识时,只满足于”上课记笔记,课后理笔记,考试背笔记”的学习方式,不能将别人的教育理论有机地转化为自我教育生活体验,导致新手教师未进入中小学教育场域前已经遗忘所学教育知识,面对教育实践时更加茫然的情况。二是新手教师进入中小学实际教育场域以后,所学习的专业知识与所教授学科知识相背离,不能熟练运用所学专业知识有效进行另一门学科知识教学的情况。比如,中文教育专业出身的人教授了历史学科,化学教育专业出身的人教授了计算机学科。因此,中文教育专业出身的人事先没有熟练地掌握与自身实际教学相关的历史学科知识、历史教学法知识,工作以后也不能有效利用中文专业知识开展历史课教育教学活动。任教学校却只能给他安排历史课程,要求他从事历史课教学,进而造成其所学语文理论知识与所教历史课程实际相脱离的情况; 化学教育专业出身的人事先没有系统地掌握与计算机专业相关的理论知识,工作以后也不能有效利用计算机学科知识开展相应的教育教学活动。任教学校却只能给他安排计算机课程,要求他从事计算机课教学,进而造成其所学化学理论知识与所教计算机课程实际相脱离的情况。三是一些教师不懂得教的前提是了解学生学习需要,并根据学生学习需要进行教学。他们也不懂得知识获取过程是一个精神性过程,是依靠内心需要主动建构的过程,却认为教学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一个机械性或者物理性过程,只要拼命加工改造或强行灌输就能起到应然效果。这就造成”教师只管自己教的方式方法、不管学生学习状态和学习需要,教师教的内容与学生生活实际不能有机结合”的状态。   不论哪种情况,从根本上讲,都是狭隘的教育意识世界、教育知识世界与教育生活世界相背离的结果。因为理论脱离实际是狭隘意识世界、知识世界与狭隘生活世界背离的结果。随着认识的深化和知识的分解,在多数人看来,意识世界、知识世界是条块化、固着化和程式化的。不同的知识和意识世界表述的是不同的问题与内容,它们之间没有直接和必然的联系。物理课程、化学课程、语文课程、历史课程分别表述的是物理、化学、语文和历史方面的知识内容和体系; 生活世界也是条块化、固着化和程式化的,不同的生活世界也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法律工作者的工作生活内容、生活方式与医务工作者、教师的工作生活内容、生活方式截然不同,他们的生活世界也截然不同,没有必然联系。而且,有什么样的意识世界、知识世界,对应的便是什么样的生活世界; 有什么样的教育知识和意识世界,就有什么样的教育生活世界。   二、教育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自然性   教育是个体的、人群的或者人类的教育活动,是个体的自我教育活动,人群或人类的相互教育活动,无论哪个层面的教育活动都由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构成。教育理论是个体的、人群的或者人类的教育理论,是个体的自我教育理论,人群或人类共同的教育理论。教育实践也是个体的、人群的或者整个人类的教育实践,是个体的自我教育实践活动,人群或人类共同的教育实践活动。而在一元论视域下,个体的精神、意识、思想、知识世界与其实践活动应该是自然结合而非分裂的,自然结合于每个个体完整的生活世界。群体的精神、意识、思想、知识世界与其实践活动是自然结合的,自然结合于每个群体完整的生活世界。人类的精神、意识、思想、知识世界与他们的实践活动是相互融合、自然结合的,自然结合于人类共同的生活世界。所以,教育理论与实践结合即是各个层面上人的教育理论与人的教育实践的结合。各门课程作为学生个体与群体精神活动的共同内容,它们之间既是相对独立又是相互自然结合、相互促长、相互统一的。它们自然结合于学生完整的精神和意识世界,也结合于学生的生活世界,又都是为了学生精神意识世界的核心——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能力、思维品质的存在而存在。因此,物理课程、化学课程、语文课程和历史课程不是绝对对立的,而是相互统一、相互促长、自然结合的,自然结合于学生完整的知识和意识世界,又都是为了人的精神和意识世界、为了人的思维品质和思维能力而存在的。物理问题中有化学、数学等方面的课程知识与总体的智慧品质,物理知识的获得有助于物理化学、数学计算等课程知识的获得与个体总体智慧形成; 语文问题中有历史、化学等许多课程知识与整体的思维智慧,语文知识也有助于历史( 文学史) 、化学( 修辞表达) 等许多课程知识的获取与个体整体智慧的发展; 英语问题中有语文等其他课程知识追寻的目标,英语知识的获得也有助于语文等多方面课程思维表达能力的形成与发展。因此,中文专业出身的人经过历史学科知识的自我修养,可以胜任历史课程教学; 化学专业出身的教师经过政治理论知识的进修学习,可以进行政治课程教学,英语专业出身的教师经过汉语言文学理论知识方面的自我训练,可以顺利进行语文课教学。因此,不同职业、不同社会实践活动之间不是格格不入的,而是互为补给、相互共生和自然结合的。进行一种职业、一种社会活动的人可以顺利进行另一种职业和社会活动。   医生、教师、工人、农民、律师工作不是绝对对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统一和自然结合的,自然结合于不同职业者完整的交往世界和人类共同的生活世界。专门从事医生工作的人通过医院内各个医生之间的医疗指导和实习锻炼,自然获得了医疗教学法知识,可以自然转化成医学教师,顺利进行医学教育教学等方面的实践活动。专门从事医生职业的人也可以通过自然思考和深入研究医疗实践中所需要医药法律法规知识,自然转化成医药律师,自然进行医药律师实践活动。   教育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不是从理论到实践的过程,也不是从实践到理论的转换过程,而是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持续性相互重构过程。对教育理论的思考就是对教育实践的思考,对教育理论性质的思考,也总是与教育理论如何应用于教育实践的观念联系在一起的。从世界的一元论和生活世界理论看,理论与实践本来是自然结合和有机统一的,并且是不可分割的。不存在脱离实践的普遍抽象和绝对的理论,理论只能在具体的实践中完成自己并构成实践过程的一部分。理论的原始意义也是实践,理论在逻辑上又是实践的概括、总结和升华,因此,理论和实践在自然状态下也是有机结合的。教育理论作为实践之知,并不仅仅是关于”教育是什么”的客观真理,也不仅仅是让人进行实践教育的一整套操作程序,而主要是根植于教育实践的知道怎样做的智慧,是选择教育活动进行教育判断所必需的智慧。在这里,教育理论是实践的一部分,二者是有机统一和自然结合的。从历史上看,在书面文字出现之前,实践和理论并没有分化而完全是融为一体的,原始人的思想观念和他们的行为活动是一体化的,不存在断裂和结合的问题。随着社会分工和认识深化,随着文字和书面语言的出现,理论逐渐书面化和体系化,理论在表面上逐渐开始明显不同于具体的实践活动。但实质上它们不但不是对立的,而且始终是自然结合和最终统一的,而这种统一的根据,就在于它们实际上都以人的存在、人的现实生活为前提,又都是为了人的存在和生活。所以,教育理论始终保持着它应有的实践品格,让教育实践完整地表达自身。   具备什么样的教育理论就意味着从事着什么样的教育实践,具备简单教育理论的人只能进行简单的教育实践。文明社会早期的人仅有简单的教育理论,许多小学教师也只有简单的教育理论知识,他们均只能进行简单的教育实践活动。具备深刻教育理论的教育家如赞科夫、布鲁纳等人才可以进行复杂高效的教育实践活动,而深刻教育理论源于其丰富的教育实践体验。从主体认知层面看,理论有三种形态:一是潜意识的观念理论,是教育实际工作者自己没有意识到、没有讲出来,无意识中却对教育实际起作用的观念。这是理论的自然状态,也是与实践结合原初状态的理论原型。   许多文盲家长即是以这种理论进行着具体的教育实践活动。二是有意识的他人理论或者书本理论,是对个人思想行为产生重要影响的外在性的、系统性知识体系,也是脱离自身实践的理论状态。三是内外合一的自为理论,是他人理论或者书本理论与自我思想意识、自我经验有机融合以后形成的自我对许多问题的系统性见解,是自觉理论的原型。潜意识的观念理论是自我生活实践的结果,是自我习惯性行为的理论表征,是许多没有专门学习过教育理论的教育实践者自发形成的一种行为习惯。因此,有什么样的教育观念就会有什么样的教育行为。他人理论是他人实践的结果,是他人教育教学经验和研究的抽象概括与总结。因此,有什么样的他人理论,其必然经历过相应的教育实践。赫尔巴特教学理论是赫尔巴特教学实践的反映,杜威教育理论是杜威教育实践经历的概括总结。他人理论与他人实践是有机结合的。而自为理论是自我生活实践与自我科学实践结合的产物。具体而言,自为理论首先以个体生活经历为基础,是自我生活经验提炼和总结的结果。没有生活体验的理论是空洞乏味和缺乏生命力的。自为理论又必然以他人理论为方法和手段,在自我科学实践过程中,将他人理论还原于”我们”共同的生活世界,进而融入”我”的意识世界和精神领域的结果。因此,自为理论是他人理论与自我经验有机结合,进而建构出来的自我对某些事物的系统化认识体系。杜威自为的教育理论既是杜威教育实践经历的概括总结,又是洛克、卢梭、裴斯泰洛齐等人的理论还原到杜威生活世界以后的反映。   学生知识理论提升与学生学习实践开展是自然结合的。学生学习过程是一种理论品质养成过程,也是一种实践活动过程。从实践活动的目的层面看,可以把任何实践活动划分为两种: 一种是改造主观世界的活动,一种是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学生的学习实践极少能改造客观世界,主要是通过对理论世界的自我把握,在自觉与不自觉中改造了自我主观的精神和意识世界,形成其良好的思维品质和思维能力。化学专业学生进行的是化学教学实践活动。化学教育专业学生在有目的、有意识的化学理论学习过程中形成了化学理论品质,又改造了自我化学意识世界。经济学专业学生进行的是经济教学实践活动。经济学专业学生在形成其经济学理论素养的过程中,也在自觉不自觉中改造了自我经济意识世界。所以,学生学习过程既是学生个体形成其理论品质的过程,也是学生在具体的教学实践经验基础上改造自我主观意识世界、建构新经验的过程; 既是学生在其自身个体实践经验基础上联系前人经验的过程,也是实践的过程。   教师的教育教学理论与教师的教育教学实践是自然结合的。教授物理理论的教师进行的是物理教学实践,教授文学理论的教师进行的是文学教学实践,他们的理论与他们的实践是自然结合和有机统一的。当然,不同物理教师的物理理论水平不同,其物理教学实践内容和方式也不同。仅有原初物理理念的早期物理教师进行的是原始的物理实践,其物理实践只能是一种习惯性物理行为。具有他者书本物理理论的人进行的是他者物理教学实践,在传播书本物理知识过程中完成其物理教学实践。具有自我物理思想的人进行的是自为性、自主化物理教育实践,在传播自己物理思想观点过程中实施了其物理教学实践。不同语文教师的语文理论不同,其语文教学实践内容和过程也不同。仅有书本语文理论的人只能传播他者的语文知识,进行的是他者语文教育教学实践。只有形成自我语文理论的教师,才能进行自我语文教学实践,传播自我语文教学理念与主张。中文专业出身的人教授了外语,并不能完全说他学非所用,因为思维世界是统一的,语言世界更是统一的。中文专业出身的人在学习中文专业过程中形成的思维能力,同样能迁移到外语课教学过程中去,促成外语教学能力的形成。只不过他的外语理论没有专门学习外语理论的教师更专业而已,但他仍可以进行外语实践教学。他的外语思想意识、外语理论水平与他的外语实践是有机统一和自然结合的。化学专业出身的人进行计算机教学,也不能完全说是学非所用。因为他在化学课程学习过程中形成的思维能力、思维品质同样能迁移到计算机课程教学的思维过程中去,形成计算机思想能力和意识,指导计算机教学任务。   三、教育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自觉方式   自然结合是一种无意识、非有意控制的行为,如植物之间非人工性的传花授粉,其结合的质量和效果无法得到保障; 自觉结合是一种有目的、有意识的可控制性行为,如美满家庭的结合,其结合的质量和效果可以得到保障。因此,要想促进教育理论与实践从自然走向自觉结合,就需要在教育实践中自觉地学习和思考教育知识,从教育实践中自觉地总结和提升教育理论。自古以来的教育知识在本体上是草根性的,自古以来的教育知识的逻辑起点均为实践。因此,教育理论知识的进一步创生和发展也需要凭借实践,需要在教育实践中有意识地自觉反思和提炼教育实践的普遍性原理。这种实践一方面是在个体在自身亲历的教育教学实践中,通过总结个体教育经验,并将其去伪存真,经过分析、抽象、概括、总结,提升成系统性理论; 另一方面,则是在观察、访谈一线教师、家长的教育得失过程中,通过自觉反思批判、概括总结,进而提炼和形成新的教育理论。   系统地理解和消化他者教育理论,包括前人总结的相关教育理论以及当代各地区教育学者总结的教育理论。任何理论之所以称为理论,就在于它是由一系列概念、判断和推理构成的完整体系。所以,理论总体是体系化、逻辑化而非碎片化的。系统的理论体系对应和还原的是相对比较完整的生活世界,零散化的知识对应的是碎片化的生活世界。只有系统地消化、完整地掌握前人和当下学者总结形成的各种教育理论,才能还原出一个比较完整、真实的生活世界,进而在他人经验基础上有序演进教育实践活动,自觉指导自我教育实践活动的开展。如果个体获取的理论是零散化的,其所进行的生活将是非线性、碎片化的,无助于教育实践活动的系统化发展。因此,在学习任何一种教育理论的过程中,都需要用系统论方法和整体哲学的思维方式,全面系统地把握概念、原理、公式、定律的基本含义、基本事实及其精神实质,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和体味理论蕴含的丰富的思想、情感、态度和价值观,避免以点带面、望文生义现象的发生。   理论源于实践,又将最终走向实践,因此,理论在本体意义上也应该是生动、鲜活的。学习理论不能停留在书本文字表面符号现象上,不能停留在静态的理论层面,以静态的思维方式,纯粹为学习理论而学习理论,以免形成理论的枯燥乏味感受,同时,可以避免读书无用论的感觉。在理论学习过程中,既要用现象学的方法看理论,还原理论背后鲜活的生活世界,也要用动态的眼光看理论,看到理论与实践之间的紧密联系及其对现实的重大意义。也就是说,在学习理论的时候,要学会用现象学的方法,将理论及时还原为事实,通过透视既有理论的原生态状态,走向理论背后的实践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