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浅谈戏剧教育

  近年来,我国的教学观念经历了从侧重”知识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变,并且对”美育教育”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美育教育作为情操教育和心灵教育,不仅能够提升人的审美素养,还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气质,激励人的精神,温润人的心灵。因此,戏剧课同音乐、舞蹈等艺术课程一样,作为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被教育部门纳入普通中小学课程中。

  社会以及学生家长也意识到艺术教育对培养儿童综合素质的重要性。很多私立的培训机构和学前教育机构都将戏剧课程作为手段来寻求商机,或者吸引家长的关注。然而,戏剧教育目前在我国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鱼龙混杂的教学环境使得组织者和广大受众无法有效地把握戏剧教育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流于形式的观念有可能导致学生对于戏剧课程学习的误区,从而丧失了兴趣。即使了解戏剧教育意义和价值的教育者,如果没有运用正确的方法引导学生,也同样不能发挥戏剧教育应有的作用。

  一、戏剧教育及其意义

  戏剧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中其教育意义是不容忽视的。就戏剧的起源来看,从仪式说、模仿说,到舞蹈说、美学说、历史社会说等,其功能性更多地体现在为人们带来乐趣,并在很大程度上有着知识的传承、节庆典礼仪式、权力与责任的象征等表现形式。一位从事戏剧教育的国外专家提出:”英语’Performance'(表演)这一词的核心是’Form'(形式)。同样任何戏剧课必须以表演为核心,但这样做的潜在危险是,可能会把戏剧课变成一种对戏剧的技巧或舞台效果的机械的学习,而不会注意对戏剧内容、过程、概念的理解及参与者的情绪。后者往往是戏剧的灵魂,这是对孩子或年轻人最重要的内容。” 因此,当人们提起戏剧,大多数人通常想到的是很隆重地在舞台上表演经典话剧。当儿童和戏剧联系起来的时候,就以为是儿童穿上成人的衣服、扮上妆容,模拟大人在舞台上表演,以一种”儿童娱乐成人”的方式出现。这种想法没有从真正意义上理解和思考戏剧本身的教育功能,以及对儿童、青少年的教育意义。

  戏剧作为教育的方式自古以来就有所记载,它真正成为系统的教育理论是在20世纪30年代由英国逐步开展到世界各国的。其目的是通过儿童欣赏戏剧及自己本身的角色扮演,来帮助儿童在成长过程中认识自我、认识社会,学会欣赏他人,培养团队合作等能力。因此,戏剧教育应是以儿童、青少年为主体,集合文学、美术、语言、音乐各艺术元素,旨在通过戏剧教育的活动增强儿童的自信心,鼓励探索精神,培养辩证思维、包容能力、沟通能力,激发儿童对自我的了解与认识,发展儿童的自尊与自信,并能通过戏剧的方式进行表达呈现。

  二、游戏对戏剧的作用

  (一)游戏中的戏剧萌芽

  有研究表明,儿童的工作实际上就是”Playing”(游戏)。游戏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大脑的早期发育,能够极大地锻炼运动能力、语言能力、社交能力、创造能力、抗挫折能力和学习能力等。这似乎表明儿童及青少年就应该在无忧无虑的游戏中度过每一天,这恰恰是他们与周围世界接触的最有效的途径。笔者于2016年在国际戏剧教育大会中接触到了伊维察·西米奇,他是艺术总监、导演,以及欧洲中部及东南部面向儿童、青少年的中心剧团的创始人。

  西米奇指出,”Drama”(戏剧表演)和” Theater”(剧场表演)在国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自愿、没有强迫因素的,并且不带有任何功利性,完全不是为了进入剧场而表演。后者则是以剧场中的演出为前提和最终目的的表演。这两个概念的区分有助于研究者对戏剧教育领域的深入探索。另外,西米奇指出”Playing”(游戏)和”Performance”(表演)也是不同的。在欧洲的戏剧教育领域,”Playing”是核心概念,游戏等同于戏剧表演。

  西米奇针对戏剧教育领域,以即兴戏剧为切入点,让中国从事戏剧教育的教师及从业者进行了一个练习——”抢板凳”游戏。大家围绕在摆放成一圈的凳子旁边,西米奇准备了不同节奏的音乐,大家根据音乐的类型围着椅子转圈,并伴有一定的肢体动作。音乐停止时大家纷纷争抢凳子坐下来,没有抢到的人被罚出局,大家都很认真地玩着游戏。当最后的胜利者产生时,灿烂的笑容和无法掩饰的胜利感洋溢在脸上。西米奇说,这就是游戏的魔力。

  谁都希望成为”Winner”(赢家),而主角、大赢家只有一个。这个主角可以是一条龙、一个女巫、一个大力士,由此构成了整个戏剧故事的元素。这一核心理念体现在”紧张而投入的状态,谁会赢?谁会成为赢家?”在游戏过程中所有参与的人为了抢到板凳内心急切而紧张,没有任何的虚假、做作,而每个人专注与投入的状态恰恰是表演中不可或缺的。他们的目的性非常准确,也可以说有着积极的舞台行动。通过这个简单的游戏可以进一步将”Performance”和”Playing”加以区分,即”Performance”以表现为前提进行表演,”Playing”只是去做去玩,戏剧的萌芽由此产生。

  (二)游戏与创造力的激发

  犹太裔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说:”要刺激创造力的发展,我们必须培养孩子般对于玩乐的热爱。”当一个孩子坐在椅子上,一手在身体的前方空间拉遥控杆,一手在斜上方的空间拉响汽笛,嘴里还不时地发出”轰轰”的声音时,他已经开始了一段表演。如果一群小朋友加入到这列火车的旅程中来,并且还有人充当售票员,一部小的短剧就这样产生了。有人在”北京站”下车,有人在”上海站”下车。他们互相打着招呼,旅客的嘴里也不时发出火车轰鸣的声音,并且大家的身体很有默契地跟着列车的快速、慢速、停止做出不同的变换。在空旷的郊外孩子们喜欢张开双臂奔跑,那是他们在学一只鹰或者鸟儿飞翔;在放学的路上某个孩子不时转头自言自语,那也许是他跟趴在肩膀上的鹦鹉对话;一条围巾可以变为会说话的玩偶;几支笔在桌子上跳来跳去就引发了一场战争。在欢声笑语中孩子创造着属于他们的天地,一个异想天开又存在无限可能的世界。这是成人世界逐渐遗忘和淡去的思考方式,却恰恰激发着孩子们无限的创造力。

  (三)由”玩的状态”变成”演的状态”

  儿童都是很棒的演员,他们在玩乐中能够全身心地投入。荷兰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约翰·赫伊津哈在《游戏的人》中写到:游戏是一种自愿的活动或消遣,在特定的时空里进行,遵循自由接受但绝对具有约束力的规则。游戏自有其目的,伴有紧张、欢乐的情感。游戏的人具有明确”不同于平常生活”的自我意识。只有参与在游戏的时空中”玩”的人,才可以真正理解游戏自身的目的,才可能感受到游戏中蕴含的情感。儿童在玩的时候情感是最真实的,如果家长或教师稍加引导,带领儿童继续探索、发展,那么一部完整的话剧就这样开始了。这个过程无需刻意地进行编排,只是让他们在游戏当中玩乐。教师不要强迫儿童去演,应在游戏中帮助和引导儿童解放自我,体会内心的愉悦。同时,教师要与儿童共同体验这一过程,这是情感的真实表达,无论是脆弱感、焦虑感、恐惧感、愉悦感都会真实而自然地流露出来。

  结语

  18世纪德国诗人、剧作家约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冯·席勒在《审美教育书简》提出了”游戏冲动”的学说。他认为,技术的发展将人类束缚在了孤零零的小碎片上,”他耳朵里听到的永远只是他推动的那个齿轮发出的单调乏味的嘈杂声,他永远不能发展他本质的和谐。”笔者认为,如今很多儿童从小缺少的不是某一艺术门类技术、技巧的培养,而是对美学欣赏能力的培养。教育工作者不应只重视对技巧的教授,而忽略对儿童想象能力、创造能力、合作能力、欣赏能力、思辨能力等诸多综合素质的培养。这就恰如其分地指向了戏剧教育所承载的意义——在戏剧教学中培养和提升儿童及青少年的综合素质能力,在”游戏”中探索无限的创意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