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浅谈“读者认同”说在日本文学教学中的应用

   一、”读者认同”说

  ”读者认同”是姚斯”接受美学”中,文学艺术价值实现的途径。接受美学,是20 世纪中期以来,世界文学方法论中影响最大的理论之一。从外在形态上看,接受美学突出表现为重视读者的作用,强调读者能动接受的重要意义,但从它的理论实质和最终目的看,一方面,它将读者置于文学研究的中心地位,同时,也是更重要的,它要试图在对读者接受过程的研究中,把握艺术经验在社会历史意义上的规定性,探寻文学艺术价值实现的途径,由此沟通文学与社会历史的联系。

  ”读者认同”是接受美学的代表人物姚斯,在其《审美经验与文学解释学》中提出来的:审美经验具有交流功能,也就是说,文学艺术效果在社会意义上是传播的、交流性的。这种交流功能的实现途径,是通过读者对作品人物的各种认同模式得以实现的。比如,对完美人物的钦慕型认同;对有缺陷的平常人物的体谅同情型认同;读者借助作品人物体会自我和他者经验的联想型认同;对受难或窘迫人物的内心净化解脱型认同;站在反英雄一边的反讽型认同等。读者将认同的文学阅历代入其实际生活的期待视野,促成他对世界的理解,并作用于他的社会行为时,文学的社会功能才会显现出其真正的能量,即树立规范、传递规范的作用。

  ”读者认同”说,为日本文学教学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通过学生对日本文学作品中人物的各种认同,规范学生的人生价值观,健全人格,实现文学树立规范、传递规范的社会功能。

  二、在日本文学教学中应用读者认同说的原因

  长期以来,日本教学中,基本上是采用介绍作家经历、阅读并翻译文学作品、讲解字词难点、归纳故事梗概等步骤,都是停留在初浅的文本阅读理解阶段,与泛读课区别不大。学生只学到了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学常识,充其量也只能说是停留在审美愉悦阶段。忽略了文学作品的社会价值,也就是忽视了文学审美经验的交流功能。

  众所周知,”文学作品的任务是描写人的本质,人类生存的原因、死亡的奥秘等人文科学伟大而永恒的主题”。因此,无论是哪国的文学作品,都是文学家对现实生活的提炼、归纳和艺术再现。日本文学也是一样。日本文学形式短小,结构单纯。这一特点贯穿于日本文学史,成为一种传统。即使是长篇小说,其结构也是由诸多短篇小说或者短篇故事连贯、组合而成。例如,长篇小说《源氏物语》,其结构是由短篇小说连贯而成的,前后衔接松散,叙述简单,时间推移与人物性格变化没有必然的联系;日本首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作家川端康成的长篇小说《雪国》,也明显地具有《源氏物语》的那种结构和描写方法。因此,日本文学作品的艺术表现手法非常精炼,在短小的篇幅中,最大限度地概括了作家对社会、对人生的冷静的思考。

  因此,在教学中,我们有必要一方面从日本文学的艺术层面上对作品文本进行精细分析,使学生得到艺术上的熏陶;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依照不同的作品文本,引导学生认同文学作品中隐含的各种道德寓意,加深学生对人生的认识,不失时机地拓展学生的视野,擢升他们的道德境界,塑造他们的性格,实现文学的审美交流功能和社会价值。

  三、”读者认同”说在日本文学教学中的应用

  日本文学课,毕竟是文学课而非政治思想教育课。因此,不能将日本文学作品当作思想教育的教材。那么,如何让学生在尽情地享受日本文学审美愉悦的同时,又能自然而然地实现日本文学的社会功能和价值呢?姚斯的”读者认同”说,为我们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实现途径。姚斯指出:文学艺术效果在社会意义上的传播、交流功能的实现途径,是通过读者对作品人物的各种认同模式得以实现的。比如,读者借助作品人物体会自我和他者经验的联想型认同;对受难或窘迫人物的内心净化解脱型认同;对有缺陷的平常人物的体谅同情型认同;对完美人物的钦慕型认同;站在反英雄一边的反讽型认同等。因此,我们在日本文学教学中,除了欣赏日本文学的艺术之美,更要引导学生对日本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进行不同模式的认同,各种文学认同的不断积累,必将潜移默化地进入学生的实际生活,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健全学生的人格,促进学生对现实世界的认识和理解,并对学生的社会行为起到规范作用,实现文学审美经验的交流功能,体现出日本文学的社会价值。下面举例说明”读者认同”说在日本文学教学中的具体应用。

  (一)引导学生借助作品人物体会自我和他者经验产生联想型认同——以《罗生门》为例

  《罗生门》是日本近代文学的代表性作家之一芥川龙之介(1892—1927)的名篇。故事描述了灾荒之年,一个被解雇的下人,在面对生存危机时,在正义感和利己主义之间彷徨的心理。开始,他对饿死还是做强盗,还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当发现老太婆拔死人头发时,瞬间他对恶产生了强烈的排斥,他甚至宁愿饿死也不做强盗。但是,在听完老太婆所做的辩解:女尸活着的时候,用蛇假冒鱼干赚钱。他便为做强盗找到了理由:老太婆拔女尸头发。并立即扒下老太婆的衣服逃进”一片沉沉的黑夜”。在课堂上,与学生一起欣赏《罗生门》环境渲染的巧妙、象征运用的合理、心理活动刻画的精彩之后,借助对《罗生门》人物的分析,引导学生通过下人的经历,联想自我的行为准则。”下人”在看到老太婆拔女尸头发时,对恶的强烈排斥反应,说明下人是一个明了善恶的正常人。但是,就在他剥夺了老太婆衣服,扬长而去的一瞬间,他放弃了做人的原则——他越界了,逃进”一片沉沉的黑夜”。一件衣服值几个钱?能让他多活几日吗?恐怕还是难逃一死吧?”一片沉沉的黑夜”,象征的不只是那一瞬间发生且逐渐蔓延的罪恶,更是连自己已被这罪恶吞噬却依然找不到出路的无法否认、更无力改变的现实。使学生产生联想型认同:面对人生、社会的各种诱惑和考验,一定要坚守道德和原则,一旦超越道德界线,就很难回头了。就像文中的下人,一瞬间,就由一个本分的下人变成了一个强盗。以后,他可能因为偷盗被抓、因为杀人被处死;就算他以后悔改了、有机会重新做人,他也会对此事耿耿于怀,抑郁终生的。这一联想认同,会在学生今后的实际生活中成为自觉约束学生的行为规范。

  (二)引导学生对受难或窘迫人物产生内心净化解脱型认同——以《鼻子》为例

  《鼻子》是芥川龙之介的成名作。《鼻子》讲述的是本该”一心渴仰着将来净土的和尚”禅智内供,却因为异于常人的鼻子而苦恼的故事。一个本该不为世俗所动的高僧,却在为自己的外表而烦恼。

  在课堂上讲解《鼻子》时,我们一方面享受芥川灵活的技法、细腻的心理描写、巧妙的布局、幽默的情趣,另一方面,通过剖析禅智内供的心理活动,引导学生对深陷窘迫处境的禅智内供进行内心净化、解脱型认同。禅智内供是寺院的高僧,他却一味地为自己异样的鼻子而终日烦恼。他常常偷偷地揽镜顾盼自己,又窥察其他人,他查遍典籍,尝试种种灵丹妙方,却始终没有奏效。有一阶段,通过治疗,内供的鼻子终于和别人一样长短了,但是,不论是寺庙里的弟子还是因为公事来拜访他的武士,却都在嘲笑他。鼻子治愈后的内供完全陷入了孤独。于是,鼻子恢复原来长度以后,他再一次想”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人笑话我了”。可见,他仍然还在怀着复杂的心情,惴惴不安地在意自己异常的鼻子。

  引导学生认识到,从本质上来说,畸形的不是内供的鼻子而是他虚荣的内心。内供应该改变的不是外貌,而是他内心的虚荣。人生在世,如果时刻用别人的眼光审视自身,便会对他人的态度十分敏感,而使自己变得无所适从。学生对窘迫的内供产生的内心净化型认同,将指导学生在实际生活中,摆脱众人对自身皮囊的关注,充分发挥个人所长,即扬长避短,服务社会,贡献社会。综上所述,在日本文学教学中应用”读者认同”说,让学生置身于绚烂多彩的日本文学世界,引导他们剖析深藏日本文学中的人生义理,引导学生对日本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产生各种认同,以获得对世界和人生的认知和思考,经过天长日久的潜移默化,大学生就会在阅读日本文学作品的过程中,人格得到完善和提升。并在今后的实际生活和工作中,规范学生的人生行为,实现文学树立规范、传递规范的审美交流功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