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浅谈个体生命价值研究对教育的启示

  一、个体生命价值的追问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体的存在。” 个体是全部历史活动得以展开的前提,生命是人类社会不断繁衍生息的动力之源,有生命的个体在相互的交往中通过实践活动不断地创造自身和创造着历史。同时,人的存在从来都不可能是一种纯粹的存在,它总是牵涉到一定的意义即活着的价值。从本质上来说,价值是一种关系范畴,它是指具有特定属性的客观物体对于满足主体需要的意义。任何一种价值都是人所特有的,没有人的存在就不会有所谓的价值。

  人的生命是有价值的,价值是人存在的基础和依据,每一单独的个体当依据自己的生存环境、生活方式、教育水平、文化程度、个体生命差异性等等的不同,去寻找适合于自己的具体的特定的价值,以便完成自己特殊的人生任务。在社会历史演变的进程当中,人作为一种类存在物,其生命价值的超越性就在于人们对真、善、美的永恒追求,也就是说,在追寻价值的过程中实现对精神生命的超越以获得心灵上的安顿。

  人不仅是实体的存在,更是具有价值的存在。然而在新时代的背景下,不少人逐渐丧失了支撑其个体生命的价值,个体生命不仅被物化同时受到冷漠。”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极大地丰富和拓展了人的生活空间,促进和提高了人类生活的便利性和生命的成就感,为改善人的生命质量创造了机遇和条件。”科技迅猛发展,物质日益丰富,但试问我们真的实现了个体生命价值,真的摆脱了对死亡的恐惧,真的实现了人的自由自觉吗?答案是否定的。个体生命价值在以物质和欲望为轴心的社会,被披上了新的外衣,遭遇新的变化。

  1. 被物化的个体生命

  马克思在《1857-1858 年经济学手稿》中提出了三大社会形态理论,他指出:”人的依赖关系,是最初的社会形态,也就是说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的。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交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阶段。” 如今,我们正处于马克思所描述的第二阶段,以物的依赖为基础,每个人被贴上价格的标签,评判人的价值标准,要看他有所拥有的”物” (金钱、权力、美貌、奢侈品),而人内在的品德(真、善、美) 在物质的支配下,显得苍白无力。人类发明手机是为了使生活更加便捷,可是多数人却成了手机的奴隶,手机是人们的”鸦片”。每天刷微信,微博,各种真人秀节目吸引人们的眼球,似乎只要有一部手机,有网络,就可以度过此生一样。人们把过多的时间浪费在与自己无关的人或事物身上,无法摆脱科技给我们带来的烦恼,个体生命价值则通过物质来衡量,物质是个体生命价值大小的象征。

  2. 被漠视的个体生命

  人作为个体存在,对其生命价值并没有清醒的认识,人们不知道自己人生的方向和生命价值在哪里,就是过一天,算一天,混一天,是一天。而生命的可悲之处就在于拥有生命的时候不珍惜,当死亡临近的时候才慨叹它的短暂。苏格拉底说,”一种未经审视的生活还不如没有的好。”一个人只有真正认识了自己,才能实现自己的本性。生活在以物的依赖为基础的社会中,人们似乎迷失了自我,对个体生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漠。据《中国日报》报道,自杀已成为中国20~35 岁人死亡的第一原因。每天大约有685 名、每年约有25 万人中国人自杀;有自杀企图的人则在250 万到350 万之间,其中青年人不在少数。自杀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压力、生活压力、学习压力、感情压力等等。自杀率的不断上升,暴露出人们对于生命的漠视。同时,空难、地震、水灾、恐怖事件的频繁出现,剥夺了无数人的生命,对于生者而言,使得他们对自己的生命产生失落感,但这种失落感持续的时间很短,大多数人都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远,似乎是与自己无关,除了有某种同情之外不会引发人们对生命价值的深刻思考,他们多数表现出对生命的漠视。”死似乎是类对特定的个体的冷酷的胜利,并且似乎是同他们的统一相矛盾的;但是,特定个体不过是特定的类存在物,而作为这样的存在物迟早是要死的。”正因为生命是有死的,也即生命具有有限性,决定了人们在有限的时空当中实现自身的个体价值,而不是碌碌无为。如若对生命都能如此的漠视又何谈个体生命的价值呢?人逐渐的失去了他的中心地位,成为了达到经济目标的工具,人已经同他人、社会、自然相疏离,失去了同他们的具体的联系,人的生命已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了。

  二、个体生命价值研究对教育的启示

  人的发展是生命价值不断丰富的过程,教育是为大多数人而服务的,教育活动的最终目的是激发人的生命动力,促进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使人的生命价值得到最大的实现。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经济的增长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教育培养不应在像以往只关注数量上的增长,而是要更加关注个体,即作为类存在物所具有的生命价值。教育不仅要加强对个体生命的内在精神世界的建构,丰富个体生命的价值。同时,教育还要促进个体积极投身到社会实践当中,以实现个体生命内在本质的丰富性。因而,个体生命价值通过教育得到升华。

  1. 教育要加强对个体生命内在精神世界的建构

  现代科技的进步,物质生活的世界,在不停地、不断地撩拨人们的欲望神经,到处都是诱惑、是刺激,也到处都是陷阱,让人们欲罢不能,使其成为了一个”物化人”。忽视人的复杂性以及多样性的教育,变成了”物的教育”。现代教育自身所表现出来的工具化和功利化,导致了人对个体生命价值的轻视,不可避免地使人被教育成为掌握知识的工具。

  物质世界越丰富,而人的内在精神世界越贫乏,越容易失去人存在的价值。相反,个体的精神世界的内在丰富性,支撑其有限的生命,赋予其更高的存在价值。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人,成为一个有生命价值的个体,而不是某种人(被物所束缚,成为物质的奴隶)。这就需要教育来建构人的内在精神世界,使个体摆脱物的束缚,成为一个对自己、对社会、对整个人类都有价值的存在物。内在精神世界的建构是个体生命得以实现价值的内在核心动力,而教育则是使个体建构内在精神世界的重要媒介。充分发挥教育对个体生命价值实现的引导功能,使受教育脱去”被物化的外衣”,重新唤醒个体的内在精神世界。对于如何具体的构建精神世界,是需要广大教育者不断的努力探索。

  2. 教育要使个体积极投身于社会实践

  要想实现个体生命的价值,仅仅通过建构内在精神世界是不够的,教育还要使个体积极的投身到社会实践当中。马克思在《费尔巴哈提纲》中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也就是说人的个体生命价值在社会实践活动当中来实现。实践是一种活动,但却不是一般意义的活动,它规定着人类的特征,规定人的本质的活动。实践活动是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相互联系的桥梁,人在实践活动过程中与他人、社会和自然界建立联系。随着实践的进展,联系的丰富和扩大,人的全面性随之得到发展,人的能力和智慧也随之而提升,人的价值在实践过程中不断的得以实现。人要想得到发展,接受一定的教育是必不可少的,教育是同个体的根本需要及利益是相一致的。因此,当前教育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填鸭式的课堂灌输,而是应该扩大教育的领域,丰富实践的内容,从而不断提升人的实践能力。

  人是目的,绝不能被当做手段;物质生产为人服务,而不是人为物质生产效力;生活的目的是施展人的创造力。总之,个体生命不是作为某种自己创造出来而又压迫、占领、控制自己的”异己的”力量的奴隶。教育重视对个体内在精神世界的建构,使个体投身到社会实践当中,通过实践使自己的潜在才能、个性获得全面的发展,个体生命价值得到充分的实现,从而推动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