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教育技术伦理的热点问题和模型框架

  《信息技术与道德哲学》提出,伴随着技术革命,社会影响增大,伦理问题也相应暴增。教育技术作为一个聚焦技术对教育影响的专业领域,随着各类技术的不断引入和深入应用,研究和实践中的伦理问题凸显已成为不争事实。中国学者谢娟等人指出,教育技术正进入一个高速发展且需要伦理规约进行自我完善的新阶段。如何保证教育领域技术的适当应用,避免技术的过度与不当应用带给教育的消极影响,归根结底是伦理问题。如此而言,教育技术的研究和实践为什么应该是”合乎伦理的”?怎样才算是”合乎伦理的”?”合乎伦理的”教育技术专业人员会对教育产生什么影响? 怎样才能培养出”合乎伦理的”教育技术专业人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是教育技术学科的不断建设和持续发展需要加强研究的重要课题。

  一、教育技术伦理的兴起与发展

  《手册》第四版的领衔主编J.Michael Spector 教授提到,”教育技术的伦理”作为一章出现,是应使用者的要求而增加的,但是,在教育技术中,伦理仍是一个没有得到充分研究的领域,而它是探讨和发展的重点,这一点正在逐渐为人们所认识。这也说明教育技术伦理的兴起与发展,既是现代信息社会教育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教育技术学科建设和持续发展的必然需求,还是教育技术职业活动必须遵循的学科伦理规范。

  当前,教育领域对技术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技术对教育的影响也越来越深刻,但人们对技术应用的批评却从未休止。Davis从技术风险伦理角度指出,当技术和创造力为教育者提供更大的选择范围时,技术和创造力也”更难预见这些选择和行为带来的全部结果”。WestEd则从公平与效率的角度直接提出,对教育技术的投资给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重大的难题。在当今世界,大多数人认为技术并非一个装饰,而是任何现代课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无论如何,同样清晰的是,技术也是课程体系的开销。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K-12教育的技术花费提升了三倍,现在总额已超过了60亿美元。鉴于此,美国国家和地方上的政策制定者都在思考可预见的问题,即在技术上的高投入,能否使学生的学习有所变化。

  (二)教育技术学科建设与持续发展的必然需求

  从教育技术研究和学科建设的角度而言, 教育技术伦理的兴起和发展,是对教育技术学科本体研究的深化和拓展。教育技术伦理学有其独特的研究视角和研究内容,不仅要研究人与技术的道德关系、教育技术与伦理道德的关系, 还要研究教育技术的伦理本质,以及教育技术实践活动中的道德问题等。教育技术学的学科建设也包括教育技术伦理的建设,而教育技术伦理的发展和完善,将有效促进教育技术学的学科建设。但在当前的教育技术专业实践中,对伦理道德的系统思考,还未完全覆盖到教育技术研究、设计模型和课程等方面。

  二、法律视角下的教育技术伦理问题

  由于教育技术伦理的有关实践通常缺乏共同的伦理模式,所以教育技术专家对教育技术伦理以可衡量的结果为目的进行重构时,通常从法律授权或执行标准的视角,对现有的教育技术伦理问题进行思考和讨论。

  在教育技术的”伦理”中,对知识产权的讨论通常围绕版权(法律)、所有人(法律)等类似问题。如,在关于”权利”的定义和认知问题上,对于依据法律或法规开展实践活动的人而言,是模糊而不清晰的。这样的例子很多,诸如,研究生想要成功发表文章,多数时候需要教师同时署名。开放内容是另一个关于知识产权的热点伦理问题。开放内容的倡导者Wiley认为,如果知识产权能够在合理分配以及非商业目的下自由分享,那么社会利益就能够最大化。因而为保护类似开放内容的公益事业专门颁发了法律框架,但人们似乎放弃了监督这一框架在伦理领域的责任。所以,在开放内容的知识产权方面,伦理的义务不在于”找到正确答案”,而在于获得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即通过开放内容这一方式,让作品能被所有人访问,从而激发内容创造者的动力,驱动内容创造和开放进入下一个创新周期,但是,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衡量开放内容对这一目标的贡献,也需要寻求与知识产权角力的伦理框架。

  (二)无障碍和全方位设计

  要使学习环境(当然也包括数字学习环境)对包括先天或后天伤残人士在内的所有人无障碍, 教育技术需发挥重要作用。从字面意思看,”无障碍”似乎是强调硬件或软件的纯技术问题, 但在类似的细节上若能理解成”实现或抑制社会期望目标的设计选择和认知原则”就更好了。法律同样对课程和学习环境的设计提出了无障碍要求,但立法只是从教育公平的视角进行强制性的遵从,有研究表明,这类遵从性取向的教学培训几乎不会产生行为或绩效方面的实际变化。

  三、结语

  随着教育技术专业的发展以及伦理问题的凸显,教育技术伦理研究逐步成为教育技术学研究与发展基础的重要部分,亟待更深一步研究并将研究成果应用于专业实践。在教育技术伦理的研究与实践中,我们希望以下三点能引起关注:

  第一,教育技术伦理的研究应更多地聚焦于问题情境。应用伦理学的基本理念更强调伦理原则的应用,而实践伦理学则强调从具有重要伦理意义的实践问题出发开展伦理研究。根据实践伦理学的观点,在道德上可以接受何种判断不是”自上而下”的来自伦理原理,而是通过类比推理从案例到案例而产生的。

  第二,教育技术伦理应是教育技术实践活动的基本要素。教育技术伦理不仅应该成为教育技术活动的基本内容,而且伦理标准也应成为评价评估的基本标准。从较为微观的层面看,教育技术从规划、选择、设计和实施的各个环节都不能忽略伦理,而面向设计的伦理框架恰为教育技术的相关实践活动,提供了面向学习结果的行动指南。而从更为宏观的层面看,教育技术设计和实践活动,必定不能脱离人类的社会环境,而且全球化和网络化带来了”文化鸿沟”和”新数字鸿沟”,教育技术伦理所承担起的社会责任将更为复杂和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