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国内外基于设计的研究应用案例述评

  一、引言

  源自学习科学的基于设计的研究(Design-based Research,简称DBR),作为一种新兴的方法论,位于帕斯德象限(Pasteur’s Quadrant)的右上方,兼顾理论与应用研究,在自然情境中搭建优化实践与发展理论的通路, 提供了解决教育理论与实践相脱离这一”顽疾”的可行方法。在教育生活日趋丰富多样的大环境下,DBR 符合教育复杂性背景与特征,在方向性上具有适切性,顺应了教育研究的新形势与新要求,因而受到教育研究者的广泛关注,应用DBR开展教育教学的研究越来越多。本文通过梳理国内外DBR应用研究,希望能够在了解DBR应用现状的基础上,更好地理解DBR 的优势和挑战, 为进一步发展和运用DBR带来启示。

  二、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一)论文样本选取

  以”design based research”或”design research”或”design experiment*”为检索词,在Web of Science 核心合集SSCI的标题字段检索,检索时间为2016年12月10日,分别对文献类型(论文、综述和社论材料)、WOS类别(教育和教育心理学)以及语言(英语)进行精炼,得到98 篇英文文献。再进一步通过全文阅读,筛选得到DBR 应用案例类论文60篇(去除3篇重复案例)。

  中文文献来自于中国知网全文期刊数据库,学科领域为社会科学Ⅱ辑,来源类别为CSSCI,检索方式为”篇名=基于设计的研究或者设计研究或者关键词=基于设计的研究或者设计研究”, 检索时间同上,得到346篇文献。通过阅读摘要、关键词和主要参考文献列表,去除与DBR无关的教学、课程、资源、平台和环境等设计研究文献,得到与DBR关系紧密的文献82篇。再进一步通过全文阅读,筛选得到涉及DBR 具体应用案例的中文文献42篇,另有一篇为英文文献。其中4 篇是对国外已有经典DBR 应用案例的介绍,另有3篇分别介绍新加坡和沙特具体应用案例,再去除一篇重复案例,得到34 篇中文本土DBR应用案例类论文。

  (二)研究方法

  以60 篇英文和34篇中文本土DBR应用案例类论文为研究对象,采用定量的文献计量法,利用WOS平台引文分析功能和Cite Space引文可视化分析软件,对其进行基本统计分析和知识图谱分析。同时,采用定性的文本分析法,梳理现有研究的关注方向、教育干预类型、研究方法、迭代过程和研究结果等内容,具体分析应用DBR开展教育教学研究的实施过程及结果,总结DBR这一方法论实际应用的现状与问题。

  三、分析与讨论

  (一)英文文献定量分析

  自1992年布朗(Ann Brown) 和柯林斯(Allan Collins)提出”设计实验”,直到2001年才出现首篇以”design experiments”为题的SSCI 期刊论文,十五年间只有98篇,整体数量不多。即使考虑所选研究对象的平台和类型限制,也并不妨碍我们管窥DBR 研究在整个教育研究领域中的地位与影响。一方面,较少的数量似乎难以给我们带来对DBR这一新兴方法论的较大信心;另一方面,并不丰富的研究成果,却为我们展现了广阔的待研究空间。

  作者地域分布显示美国最为集中,这与近些年来美国学习科学研究的兴起和发展关系密切。Anderson认为,这是由于DBR 的实用性本质与美国教育哲学源自杜威和詹姆斯的实用主义传统相契合。从文献来源来看,发文较多的期刊主要集中在学习科学、教育技术和教育心理学领域,其中Journal of the learning sciences 发文最多,Australasian journal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8/98) 和Educational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7/98)次之。

  (二)中文文献定量分析

  从时间分布上来看,国内关于DBR较有影响的文献最早出现于2006年,在2008 年达到文献数量顶峰,随后,在2011年和2015年分别达到小高峰,近三年来应用研究所占比例较高且均为本土研究。持续时间不足十年的本土DBR 应用研究,年度文献数量不多,呈现出较为明显的波动状态,说明当前国内学术界对该领域缺乏持续关注,尚未形成较为稳定的研究力量。从文献来源来看,刊载DBR相关研究的CSSCI期刊种类不多,只有14种,且主要集中在教育技术学研究领域,其中《中国电化教育》(22篇)、《电化教育研究》(13篇)、《开放教育研究》(13篇)和《现代教育技术》(13篇)等七种期刊载文较多(74/82),其余期刊载文量均为一篇。这说明虽然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关注DBR 及其在教育领域的实践应用,教育技术学者仍是其中的主要力量,DBR 作为一种”特别适合于教育技术的研究范式”较多地被应用于教育技术研究领域。

  3. 研究方法

  DBR 以实用主义(Pragmatism)为其哲学基础和研究范式。实用主义奉行”有用即可”的理念,认为定性和定量研究方法都有用处,皆可为我所备,尽可为我所用。综合定性和定量研究方法优点的混合方法论,为研究者提供积聚多种方法的可用工具集,各种方法之间取长补短,可以提高研究的客观性、有效性、可信性和适应性。

  4. 研究结果

  总体来说,这些应用研究结果都是正面的,认为取得了较好的学习效果,达成了一定教育目标,提高了师生某方面能力,等等。一致的正面结果可以从两方面来解读。一方面,DBR采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混合方法,并不”唯数据”,正面的、中性的抑或是负面的数据并不能全面代表研究效果。大量的观察、访谈、行动研究和人种志等定性研究中研究者本人是主要的研究工具,研究者兼任设计者甚至实施者参与真实教学情境中的教学实践,对研究效果作出多角度综合判断。另一方面,DBR强调经过多轮实施迭代精炼教学干预和设计,这一逐步精炼的过程在完善教学干预和设计的同时,也必然会不断提升研究效果,如果研究效果未能达到预期,也并不意味着研究失败或结束,而只是研究过程中的一个阶段,研究者只需启动下一轮迭代,继续精炼教学干预,直到达到预期研究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