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思想政治教育参与社会治理的路径优化

  一、调节机警度,增强工作预见性

  思想政治教育理念的现代化是其有效参与社会治理的前提。在定位上将”救援队”转换为”预警机”,增强工作机警度,是思想政治教育参与社会治理的应有理念。所谓思想政治教育机警度,是指思想政治教育这一系统对社会发展态势、舆情演化趋势、民众言行特征等的敏感程度及反应状态。梳理和分析思想政治教育历史与实践,可以发现其机警度表现为三种类型:一是机警度过低,对社会的特殊状况、异常言行等的端倪反应迟钝,在社会现实、工作实践、人们思想实际问题面前毫无反应或反应较慢,理论解释和工作介入缺失或乏力,其结果是思想政治教育效果不好、作用不强、地位不高。这种情况在现实社会中表现突出,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二是机警度过高,即对社会的一些言行过于敏感、反应过头,动辄上纲上线,其结果是思想政治教育引起人们的逆反心理。三是机警度适当,即准确把握社会热点、难点问题,既不茫然失措,也不反应过度,对人们的言行有确切的评估和准确的把握。

  因此,需要将思想政治教育的机警度由目前的过低状态调节到适度状态,在社会生活面前保持高度自觉,建立起反应迅速、运转高效的思想政治教育信息预警、态势预测和信息反馈机制,敏锐地把握社会发展趋势,密切关注民众所处的社会大环境和单位、社区小环境的变化,通过接触现实、走近民众、调查研究,通过关注新媒体,分析大环境变动和小环境变化时(尤其是社会政策调整、利益关系发生变化时)民众可能会受的影响或可能产生的思想动态,对此做出合理预测,并提出防范措施,避免其引起的社会问题大面积产生和蔓延。需要指出的是,随着社会治理态势的变化,思想政治教育的机警度不是一成不变的,而应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保持弹性、不断调整,这无疑给思想政治教育决策部门与实际工作者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二、优化情绪管理,培育健康社会心态

  情绪是无声的语言,心态是现实的折射,反映的是个人与社会、国家、他者和自我的关系。情绪和心态既有理性成分,也有感性色彩,看似无影无踪,然而一旦爆发,”威力”巨大且方向难测、引导不易。大众情绪、社会心态是人们精神生活质量的显著标识,与社会发展、社会治理之间具有密切的关系,对大众情绪、社会心态的认知、把握、调适,是社会治理中无法忽视的心理资源与条件。

  情绪管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题中之义。消除情绪赤字,避免消极情绪的恶性循环,培育奋发进取、理性平和、开放包容的社会心态、”努力塑造民众积极情绪并促进这一情绪资源转化为有利于国家和民族长远利益的精神资源和社会资源”成为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任务。该如何进行有效的情绪管理、培育良好的社会心态?简单要求民众用”理性思维”代替”情绪表达”,以”淡定心理”驱除”焦灼疑虑”,靠”物质刺激”化解”心理纠结”,或苍白无力,或触发逆反心理,或难以持久,注定难以奏效。

  三、调动更多资源,由小循环到大格局

  首先,扩大覆盖面,将新群体纳入思想政治教育的视野。”思想政治工作者要有敏锐的目光,要善于在社会的复杂变动中随时捕捉到新的群体,并把思想政治工作扩大到这些新的群体之中。”以下三类是社会治理的重点关注群体,也是思想政治教育亟待关注的重点人群。一是社会闲散人员,包括失业待业人员、失学青少年、刑满释放人员等,他们没有固定单位、固定职业和固定工作场所。对于这一群体,需将教育引导与减少他们的社会排斥感、创造就业机会结合起来。二是社会流动人口。以农民工为典型代表的流动人口数量巨大,他们的思想政治教育如何开展,目前尚无有效的抓手。对于这一群体,应建立联络人制度,感化感召核心人物,将其工作所在地的党组织与户籍所在地的党组织的工作结合起来,在提供服务中实现思想引导。

  其次,将党的领导与政府推动有机结合起来,将政党的思想政治教育要求与政府的治理行为有机结合起来。具体而言,增强政府的思想政治教育认同度,在治理过程中更加积极主动地承担应有的思想教育责任和职能;将政党动员机制和政府执行机制有机结合,将抽象的政党意志转化为具体的政府行动和实施方案;统筹政党决策与政府实施,做好宏观决策向微观实施方案的转化工作。

  再次,发挥群团组织、社会组织的独特优势。群团组织、社会组织能够将各种分散的社会利益群体组织起来进行制度化的社会参与,避免沟通主体原子化、分散化、局部化与不可控性带来的种种弊端,促进社会的健康有序运转。”社会组织是国家整合社会的重要力量,它介于国家和社会之间,一方面代表社会利益向国家表达,另一方面,它又可以充当国家代言人的角色,向社会传达国家意志,协调国家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对公民而言,以组织为中介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要求,显然要比分散的个人行为更能达到目的;对政府而言,与合法的组织进行民主的利益磋商,不仅有利于政府了解民众的意愿,而且其效率无疑大大提高。因而,应鼓励社会组织的积极发育,使它们充分发挥表达、维护个体利益的功能,成为政府和民众沟通的桥梁和载体,成为社会矛盾的减震器和减压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