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党性内化的微观机理

  一、党性内化是党员个体之党性生成的过程

  第一,党性内化是政党整体之党性与党员个体之党性辩证关系的必然要求。政党整体之党性与党员个体之党性是辩证统一的关系,这其中就离不开党性内化。党性不是写在纸上、嘴上说说,正如马克思所言,”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共产党人的党性,最终要体现到广大党员个体的身上,最终要化作党员个体的实际的思想、品质和行为。对于共产党来说,必须促进党员个体的党性内化,将党性观念、党性规范等转化为党员个体的认识、情感和品质,才可能确保作为整体的政党之党性的坚强和巩固。

  第二,党性内化是党员自觉自愿的党性行为得以发生的必要条件。一个党员只有将外在的党性观念、党性规范转化成自己的观念结构和情感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才会有自觉自愿的符合党性的行为,才可以说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毛泽东早在井冈山时期就十分强调思想入党的重要性,道理就在这里。检验党员合格与否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看他是否实现了党性内化。

  第三,一切党性教育的措施只有遵循党性内化的规律才能取得实效。党性教育中的课堂讲授、实践锻炼、情景体验等方式方法,根本目的在于对党员个体的主观世界施加影响和改造,促进党员个体的党性内化。如果在此过程中,党性教育教学所采取的措施、手段违背了党性内化的规律,与党性内化的要求背道而驰,就可以断定,这样的党性教育无非是自娱自乐,是不可能产生实际效果的。应当研究、遵循党性内化的规律,只有有助于党性内化的手段、措施,才有实际的意义;只有符合党性内化规律的教育手段、措施,才会有实际的成效。

  二、党性内化的微观机理

  首先,党性内化的认知判断阶段。

  人的心智结构中的认知因素对于来自党性教育有关的刺激进行认知,作出相应的判断。一般来说,总是先有认知然后才能够决定如何选择、吸纳,认知是选择、吸纳的前提。党性教育中,有关的信息通过文字、语言、动画、情景等形式进入党员的心智系统中,党员个体调动自身既有的认知因素对此进行识别,根据自己的知识积累和人生经历,并联系自己的生存状态进行评价,作出是不是合乎事实、是不是有道理、现实生活中是否行得通、应不应当依此而行等判断。党性不同于一般的道德规范和道德意识,它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导下的一系列党性观念、规范与纪律,如果党员个体对此没有透彻的理解,你要他发自内心地接受,转化为自己心智素养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是非常困难的。

  其次,党性内化的情感认同阶段。党性内化心智结构中的情感意志因素对于外在的党性教育的有关刺激作出反应。人既受着理性的指引,又受着情感和意志的指引,这是理论和经验都已一再揭示的常识,党性内化也不例外。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只有当对真理的认识和概念的认识能深沉地反映在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里,成为他个人的观念,能激发出深沉的情感,同他的意志融合起来, 并能在他的活动方式、行为举止以及待人、对己的态度中表现出来的时候,才能谈得上道德信念。”

  再次,党性内化的需求转化阶段。来自党性教育相关的刺激经过知性判断和情感意志的作用,进入人的需要模式中,激发起吸纳与否的动力。这里的需要与动物的本能欲望是不同的,它包含着一种价值判断在内,需要即是意味着主体的价值的实现,意味着自己从中找到了生存的意义。如前文所述,马克思早已明确指出,需要即是人的本性。马克思又指出:”富有的人同时就是需要有完整的人的生命表现的人,在这样的人身上,他自己的实现表现为内在的必然性、表现为需要。”心理学也业已证明,需要是动机的前提,当一个人在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明显的得到对象的念想的心理倾向时,动机就产生了。心智系统中需要因素对于党性内化的作用在于,在经过了认知判断和情感意志的调控之后,党性教育的相关信息,进一步生成主体的价值判断,认为这种观念或者规范体现了自身的人生价值,也使自己的内心愿景得到了满足,主体于是萌发选择与吸纳的念想,从而产生党性内化的动机,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