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全面从严治党的制度探讨

  一、从制度建设的历史中考察从严治党的发展历程

  中国共产党在建党伊始就坚持从严治党的重要原则,从严治党的制度建设始终伴随着党的发展。在党的初创时期,就坚持以制定和修订党章为重要抓手,积极探索党的制度建设。党的二大通过的党章就明确规定了关于党员、组织、会议、纪律等各方面的规章制度。随着党的队伍的扩大,党内监督的重要性开始凸显,1927年专门设立中央监察委员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调查党的政策的执行情况、处理有关党组织和党员的纪律方面负有很广泛的责任”,这为从严治党提供了重要保障。

  ”对我们而言,研究历史不仅仅在于对过失给以警示,也是要鼓励人们铭记有价值的事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基于”文革”的惨痛教训,邓小平指出:”最重要的是一个制度问题”,”这种制度问题,关系到党和国家是否改变颜色,必须引起全党的高度重视”。为了总结处理党内关系的经验教训,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这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份重要文件,为从严治党制度建设打下了重要基础。在这期间, 党中央不断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特别是把从严治党放在突出位置, 在制度建设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显著成果,这些成果为改革开放的顺利开展提供了重要保障。江泽民在第十五届中央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讲话指出:”从严治党,严肃党纪,最根本的就是全党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干部,都要做到严格按照党章办事,按照党内生活准则和党的各项规章办事。这个总要求,应落实到加强党的纪律建设的各个方面。

  二、制度建设视域下从严治党的现实问题评估

  1.部分领导干部制度观念滞后对从严治党的阻碍。长官意志、论资排辈在传统的人事制度中占据重要地位。在社会转型期,新的经济体制不断对人们的行为进行重构,一些领导干部片面追逐利益,这些行为的背后更多的是对制度的轻视。这种消费时代下的制度观念滞后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主要阻力。制度观念滞后造成制度建设不足,现有的一些制度没能有效发挥作用,甚至形同虚设,约束力下降。以至于在一部分领导干部的思想中,法律至上、党纪至上的观念淡薄,取而代之的是”官本位”、”权力寻租”,这导致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党的形象和公信力遭到严重破坏。

  2.社会管理体制不健全导致从严治党制度滞后。全面从严治党任务艰巨,一方面,体制中的弊端不断促使我们坚定改革的决心,但另一方面,社会管理的稳定性又使得我们多依靠现有的体制去组织和实施改革,这个矛盾使执政党从严治理常会遇到来自组织内体制性的阻力。当前,在从严治党的实践上存在一些难题,具体表现在:一是在推动从严治党依靠力量上仍是倚重组织纪检部门主持,党员干部考核中党员和群众评价所占比重还有待进一步提升,这导致很多干部”眼睛向上”;二是在方法上仍是沿袭传统的形式,这种形式难以调动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积极性;三是在措施上仍然存在”宽松软”现象,问责力度不足;四是权力与市场相结合,滋生了腐败,如何治理和解决腐败问题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面临的考验。

  3.互联网信息技术快速发展考验从严治党制度建设。互联网助推了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但互联网与生俱来的特性也使从严治党面临着一些考验和风险。一是”信息爆炸”带来的海量诉求挑战党的民意整合制度,民众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更愿通过虚拟空间表达,信息技术的便利打破了原有的层级制组织程序。二是网络环境”去中心化”带来的无序政治参与破坏了党的民主制度,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随意表达,这些表达大多超越自己的权利边界和认知范围,使互联网政治参与变得无序,网络环境的”去中心化”还会带来大量的政治谣言。三是”泛娱乐化”带来的多元化传播冲击了党的制度文化。在网上,网民更愿意关注一些所谓的”内幕”等,这打破了执政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主体单一、内容精英化的”单向度”制度文化。

  三、全面从严治党制度建设的路径选择

  1.构建全面从严治党的制度体系。只有当制度的运作能促使行为体改变其失当行为时,这个制度才被认为是有效的。因此,发展完善的、条件制约充分的现代制度规则就显得尤为重要。完善从严治党机制也不例外,要以党章为核心,同时必须健全党的作风建设制度、从严管理干部制度以及廉政制度。一是应发挥党章在制度建设中的根本规范作用。党章是最根本的党规党法,是规范和约束全党行为的总章程,是党的制度建设的根本依据。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全党要认真学习党章,严格遵守党章。二是坚持党要管党,完善党的作风建设制度。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相继从转变会风、文风,严格管理”三公”经费,加强同群众的密切联系等方面以党规、党纪的形式来完善党的作风制度建设。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为进一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提供新的规范。三是坚持党管干部原则,从严管理干部队伍。”要坚持推进制度改革,通过激励、奖惩、问责等一整套制度安排,保证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形成良好的用人导向和制度环境。

  2.培育全面从严治党的制度文化。当从严治党的制度结构能够对民众的”生产性努力”形成激励时,党员干部才能把对制度的敬畏内化为自身的信念,这就需要培育党内制度文化。培育全面从严治党的制度文化,既有利于克服干部文化观念上的局限,也有助于各项规章制度的顺利实施,提升民众对执政党的认同。一是积极塑造从严治党的政治法律文化,增强依法治党的观念,扎牢党规党纪的制度笼子,坚持依规治党与以德治党相结合,引导领导干部自觉做到用制度管权、按制度办事、靠制度管人。二是积极塑造有利于从严治党的市场文化,从严治党能否顺利推行与经济体制的完备程度密切相关。完备的经济体制能够有效避免党员领导干部的”权力寻租”,提高党员领导干部的违法违规成本。

  3.完善全面从严治党的配套保障机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管建立和完善什么制度,都要本着于法周延、于事简便的原则,注重实体性规范和保障性规范的结合和配套,确保针对性、操作性、指导性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