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高校治理视域下德育工作创新发展探析

  一、 系统性原则:战略规划德育工作

  (一)德育规划:着眼于德育工作的战略性发展

  高校作为德育工作”元治理”责任的承担者,应当把德育工作放到人才培养工作的核心位置来考量、规划和设计。不少高校在制定学校发展规划的过程中,虽然会把德育工作作为重要的内容放到规划中,但是相较于学校教学工作、科研工作、产学研工作等而言,很少有高校会把德育工作作为专项工作来进行规划。尽管我们一直强调要坚持”全员育人、全过程育人、全方位育人”,强调要把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渗透于高校的各个方面,贯穿于教育教学的各个环节,但德育工作的”线性”特征导致了德育工作与高校”各群体”、”各方面”、”各环节”的脱节和分离。因此,高校在开展德育工作的过程中,应当也必须就德育工作进行战略性规划,从学校层面来系统设计和规划,确保高校德育工作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前瞻性,推动德育工作的战略性发展。

  (二)德育管理:着眼于德育工作的科学化发展德育管理的目的,关键在于推进学校德育工作的科学化发展。从当前高校德育工作的实际来看,主要是由党委学生工作部来组织、管理和实施。但是,从”全员育人、全过程育人、全方位育人”的要求来看,德育工作显然是需要跨部门沟通和合作的一项工作。因此,按照”系统性原则”,高校德育管理有必要从”顶层”视角来开展相关管理和协调工作。比如,部分高校所探索成立的”学生工作指导委员会”(上海交通大学是全国高校中较早探索成立”学生工作指导委员会”的高校。以上海交通大学为例,学指委秘书长兼任学生工作党委书记、学生处处长,学指委执委单位包括党办、校办、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人事处、教务处、研究生院、后勤保障处、保卫处、国际交流处、发展联络处、改革与发展研究室、马克思主义学院、体育系和关工委等16家部门)、”德育工作领导小组”、”德育发展中心”(上海中医药大学于2011年成立”学生德育发展中心”,2014年成立”德育工作领导小组”。德育中心作为”德育工作领导小组”的日常办事机构,具体负责学生德育研究、德育设计、德育实施、德育评估和德育宣传等工作)。

  (三)德育评估:着眼于德育工作的持续性发展德育评估,主要是为了总结和反思德育工作开展的成效与不足,促进德育工作的可持续发展。从当前高校德育工作的实际来看,更多的是关注”做了什么”,对于”为什么做”的思考较少,对于”做的效果怎么样”的反思则更少。其实,任何教育均涉及教育目标、教育内容、教育途径、教育方法、教育评估等诸多问题。最为典型的教育评估就是我们熟知的每一门课程的考试。然而,反观我们当前的德育工作,德育评估无疑是较为薄弱的一个环节。当然,这一问题逐渐得到了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全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测评体系(试行)》的推出就是一个重要的例证。但是,当前高校针对德育工作的评估依然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被动”的”规范性”评估,而非基于各高校德育工作目标的”自觉性”和”自主性”评估。

  二、 协同性原则:融合多元德育工作主体

  (一)内部育人主体:着力于提升师生共同体的德育意识和德育能力

  从当前高校德育工作的现实来看,虽然一直强调”全员育人”的理念,强调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要”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但现实并不理想。正如《教育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指出的,当前高校和中小学课程改革从总体上看,整体规划、协同推进不够,与立德树人的要求还存在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重智轻德,单纯追求分数和升学率,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较为薄弱。因此,从高校内部育人主体主来看,应当切实改变”德育工作仅仅是思想政治教育教师(辅导员)的事情”的观念,建构包括教学人员(专业课教师)、科研人员、管理服务人员和学生在内的”全员育人共同体”。

  (二)外部育人主体:着力于激励外部利益相关者参与德育的全过程

  推进高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充分考虑高校的”利益相关者”。从高校的治理现实来看,”外部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度不高。调查显示,外部利益相关者参与内部治理的机制缺乏,政府、社会、董事、校友、捐赠者等都是高校的外部利益相关者。然而,高校”内部人控制”现象严重,外部利益相关者参与学校决策的制度和机制缺乏,像董事会(理事会)等基本参与不了学校决策,很难发挥外部监督与决策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