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法治建设——基于党的本质属性与党的历史实践的

  一、法治是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属性

  首先,从理论上看,法治与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是一致的。亚里士多德指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订得良好的法律。”这从领导主体的角度来讲,就是依法办事,依良法办事。依法办事,说的是办事必须有遵循、有目标,受法律约束,是法治的形式特征;而良法则是对这个遵循和目标的补充说明,强调这个遵循和目标应该是反映客观实际、符合发展规律、体现人民意志的,是法治的实质特征。法治的这一本质与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是一致的。这可以从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建章立制、强调组织纪律以及所立章程的性质中得到说明。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伊始,就制定有党的章程,以党章作为党的最高法规,作为党组织和党员的行动遵循和目标,并在后来的实践中进一步修改和完善。

  其次,从实践上看,中国共产党从其诞生的第一天起,领导中国人民走的就是法治的道路。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赢得人民拥护,夺取全国政权,从根本上说,是因为它实行法治、反映民意。与当年的国民党政府不重视民意和民生的剥削压迫政策相比,中国共产党在反映民意、重视民生方面可谓不遗余力。

  ”五四宪法”颁布后的头几年,我国各级政权基本上都能遵循宪法规定的轨道运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努力履行宪法赋予的职权,积极贯彻落实党和国家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决定了全国和地方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制定了一批重要的法律法令,有力地推动了各项建设事业的发展。从1954年9月起的近三年的时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工作相当活跃,制定了80多条法律法令,决定了诸如第一个五年计划和综合治理黄河的方案等重大问题,听取和审议了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20多个工作报告,为人大工作的健康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从自发法治到自觉法治的发展

  法治是党的本质属性,党一开始领导中国人民走的就是法治的道路,但这并不等于说党一开始对法治的认识就是清楚的,走法治的道路是自觉的。客观地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中国共产党的法治理念是自发的而非自觉的,中国共产党的法治道路处于混沌的摸索中,即法治仅仅是从中国共产党的本性出发而产生的自发行为,而非对法治的理性把握而开展的自觉行为,对如何走法治道路还不甚明确。正因为这样,所以在法治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曾经出现过挫折。纵观党的历史,中国共产党的法治理念经历了从自发到自觉的发展过程,法治道路经历了从混沌到明朗的发展过程。

  ”文革”结束后,党总结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教训,重新强调法制,强调依法办事,党的路线又回到法治的轨道上来,并逐步实现了从自发法治到自觉法治的发展,即实现了对法治的理性认识和正确把握,自觉地将法治与中国国情特点相结合,走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指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和极大的权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从现在起,应当把立法工作摆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重要议程上来。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

  第一,总目标的核心要义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这句话说明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领导力量、制度基础和理论依据,规定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制度属性和前进方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本质反映。法治,作为国家治理模式,是相对于人治而言的,其本质是民主政治。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来看,民主政治可以为不同的阶级服务,为不同的阶级所利用,从而也就产生了不同阶级的民主政治,也即不同阶级的法治,如资本主义法治和社会主义法治。

  第二,总目标的主要内容是:”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这句话具有丰富的内涵:首先,它说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包括五大体系,即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和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就是要形成这五大体系。

  第三,总目标的最终目的是:”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国家治理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当代世界的潮流。国家治理现代化是相对于传统的国家治理方式而言的。从人类社会的历史来看,国家治理具有不同的模式,但基本上是两大类型,即人治和法治。人治是传统的治理模式,法治是现代的治理模式,因此,国家治理现代化从根本上说就是国家治理法治化。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实现国家治理的法治化,也就是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