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大学民间文学课堂教学策略研究

  一、融文学史于课堂讲解

  现有民间文学课程的教材种类较多,如《民间文学概论》(钟敬文主编)、《民间文学教程》(段宝林主编)、《民间文学教程》(毕桪主编)、《中国民间文学概论(第二版)》(黄涛主编)、《中国民间文学概要(第四版)》(段宝林著)、《民间文学引论》(万建中著)、《民间文学教程》(刘守华、陈建宪主编)等几十种。这些教材的编排体例、章节设置各有不同,但内容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 一为关于民间文学的基本原理,诸如民间文学的概念、性质、功能等总论性的知识;二为民间文学的各种体裁,诸如神话、故事、传说、歌谣、民间曲艺、民间小戏等各类体裁;三为民间文学的田野作业,诸如介绍民间文学的采录历史、采录方法等。这些内容跟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外国文学史有密切的关联,因此在授课时可将相关内容与文学史结合起来,以新的知识点引出旧的知识点,用旧的知识点来帮助学生消化吸收新的知识,不仅有利于学生快速掌握新知识、巩固旧知识,还有利于完善学生专业知识结构、提高学习效率。

  以民间文学总论为例。民间文学总论一般由民间文学概念的发展、定义、价值与功能及其与作家文学、民俗学、人类学等学科的关系等构成。民间文学的定义无疑是最重要的,理解民间文学的定义对于学好这门课程有着重要意义。民间文学的定义跟中国古代文学史有紧密的联系。”民间文学是人民口头的集体创作,是一种立体文学、实用文学,具有直接人民性、立体性、口头性、流传变异性、传统性和多功能等特征”。而中国古代文学史正好展现了古代经典文学作品和文学样式与民间文学的关系。中国古代文学经典作品《诗经》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它开创了中国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新篇章。《诗经》在其产生的年代,就其本质而言就是民间文学,尤其是《诗经·国风》部分。

  二、融文学理论与鉴赏于课堂教学

  民间文学的文体形式多样,有些文体之间差别较大,容易理解与区分,如对联与神话; 但是有些文体相似度高,难以区别,如故事、神话与传说。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把神话故事与神话传说并称,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主要在于民众并不清楚神话、传说、故事之间的细微区别,只笼统地把他们当成虚构的故事类。我们可用文学原理对这三种文体进行辨析。民间故事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民间故事包括神话、传说和故事,”狭义的民间故事指除神话和传说之外的那些民间口头叙事作品,主要是民间幻想故事、民间写实故事(亦称民间生活故事)、民间笑话和民间寓言等”。民间文学的教材对广义、狭义的民间故事做了解释,但是仍显得模糊、笼统。

  文体辨析是民间文学授课的重要内容,而对于经典民间文学的鉴赏则是民间文学文体授课内容的重要补充。民间文学的民间性更多体现在内容方面。歌谣是民间文学重要文体之一。它与中国经典的文学样式诗歌有着密切的关系。”歌谣是民歌和民谣的合称,是民间文学中可以歌唱和吟诵的韵语”。中国的诗歌典范《诗经》在其所产生的时代就是用来歌唱的,由于时代的变迁,乐谱的失传,在后世才逐渐失去了演唱的功能,但是它的诗句样式——四言体成为经典的诗歌创作体式,后来发展出五言、七言、杂言、自由体等,这些变化形式保留在当今流传的民歌、民谣里。如壮族山歌,”什么水面打跟斗,什么水面起高楼,什么水面撑阳伞,什么水面共白头。鸭子水面打跟斗,大船水面起高楼,荷叶水面撑阳伞,鸳鸯水面共白头”。这几句山歌,在形式上与传统的七言体诗歌相似,并且句句押韵,在艺术手法上采用了传统赋比兴的艺术手法,在内容上取材于民众所熟知的、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动物和植物,信手拈来,充分展现了民歌的人民性和文学性。

  三、融网络调查于课堂讨论

  民间文学课程与其他课程的一个显著区别在于其有很强的实践性。民间文学是活态的文学,它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丰富,表现的内容和形式丰富多彩。要研究民间文学就必须强调田野调查。在当下,深入蕴藏民间文学的实地进行考察是田野作业的主要方式,但是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网络也成为民间文学创作和传播的重要途径,也成为蕴藏大量民间文学作品的”场所”。在资金缺乏与课时紧张的前提下,调查在网络上创作和传播的民间文学可以作为实践教学的有益补充。互联网蕴含着巨量的民间文学,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其一为传统民间文学文体在网络上的发展与变形,其二为网络民间文学新文体。

  以口头创作、口耳相传的方式传播的传统民间文学,在互联网条件下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互联网及其新型的声光电等技术为民间文学的传播提供了强有力的动力,使传统的民间文学在新时代获得新的形式,即图像声影的形式。民间文学不再是在它所产生的原生态中传播,而是在虚拟的网络中传播,或者通过媒体媒介传播,也就是说民间文学在当代获得了新的应用形态。”民间文学的当代应用并非指民间文学在具有当代意义的传播环境中重新被提及,诸如各种故事集中讲述或者民间文学的聚会,诸如歌会、故事会等,而是指形态上的改变,民间文学变成了有迹可察的因子,通过另一种形态呈现出来的另一种艺术,它们不仅脱离口头语言载体进入当代媒介,以各种影像的形态出现,而且经过了艺术创编人员的创造,民间文学成为该种艺术的原创内容,得到了广泛的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