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微媒体场域大学生价值观冲突与应对

  一、微媒体场域大学生价值观冲突审视

  (一)微媒体加速和放大了大学生价值观冲突

  价值观冲突是多元价值相互竞争的一种不稳定状态,是价值观念之间的彼此竞争与相互否定。价值本身是不会发生冲突的,发生冲突的是人们对它的价值取向与价值理解。因此,当价值评价选择一种价值而放弃另一种价值,或肯定一种价值而否定另一种价值时,两种价值就会在观念上产生冲突,从而造成价值观冲突。

  (二)微媒体场域中价值观冲突的特点

  微媒体使大学生在信息的接收、阅读、分享上可以随意选择某些片段,削弱了传统教育内容的深刻性和丰富性,制约了大学生对主流价值观的深度思考,削弱了大学生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能力,导致多方面的价值冲突。

  二、微媒体场域价值观冲突形成的原因分析

  1.社会变迁是价值观冲突的原因

  社会变迁所带来的社会转型与发展是价值观冲突产生的原因。社会变迁带来的多元化价值需求使得主体多元化与主体意识觉醒,人们开始在各类社会变革中思考行为的价值意义,主动探寻自身价值选择的意义。因而各类价值取向,如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功利主义、物质取向、精神取向等都是伴随着每一次重大的社会发展与社会变革所产生的。

  2.微媒体的开放性与网络的匿名性带来了多元价值观竞争与碰撞

  大学生网民是微媒体的主要力量。微媒体作为一种没有性别、年龄、社会分工限制的平等参与的媒介,为大众沟通与意见表达提供了一个开放与自由的平台,是信息与观点的”自由市场”,不同的参与主体有着不同的认知背景与利益诉求。伴随着网络的匿名性,大学生表达自我价值观的现实压力减小,他们所接收到的各类信息,无论是主流的还是非主流的、高尚的还是低俗的、进步的还是落后的,都可以随意在开放性的微媒体平台中进行发布与传播,因而使得价值取向与价值判断在微媒体上的表达有逐渐放大的趋势,良莠不齐的思想观念冲击着大学生的价值判断,带来多元化的价值取向与价值评价。

  3.微媒体传播主体的多元化与随意性产生了价值迷茫与行为失范

  微媒体传播主体的任意选择与随意分享,方便了非主流价值观的传播与流行,一些传播主体在发布信息的同时会传播庸俗的价值观念与偏激的思想观点, 尤其是微媒体中意见领袖的价值观导向,造成大学生的盲目追随,引起价值迷茫和行为失范。多元化的传播主体同时也动摇了传统教育者的主导地位。大学生兼具信息的传播者与接收者的双重身份,面对学校教育者提出的信息,他们不再盲目接受,更愿意通过自己的信息渠道作出理解判断,从而导致有些大学生对一切持怀疑观点,产生信任危机和价值迷茫,并带来行为失范。

  三、价值观冲突对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影响

  1.价值观冲突削弱了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的话语权

  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的话语权体现在对于主流意识形态传播与教育的强势推进上,并通过思想、道德、政治与心理等全方位的教育内容达成对于主流意识形态的有利宣传与传播,且通过形式多样的教育载体使之内化为大学生内在政治信念与行为准则。微媒体中的价值观冲突、大学生所持的怀疑论以及价值迷茫使得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内容受到质疑,教育者的主导权受到冲击,教育主体的权威性受到挑战,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大学生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的话语权。

  2.价值观冲突消解了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导向功能

  一切教育活动都是具有功能导向的。价值观教育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内容,承载着对大学生进行主流价值观教育的导向功能,体现在通过一系列教育活动,使得大学生在社会认识过程中形成思想上的前瞻性与建设性,具有辩证思维与创造性思维,客观科学地对事物进行认识与评判,形成引导自身正确行为的内在价值取向。在微媒体场域,价值观冲突使得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导向功能受到干扰,大学生在经历了各种价值观的碰撞与冲击,尤其是在微媒体对社会丑恶面的过度渲染与快速传播,导致社会负面能量的过多释放之后,大学生负面情绪态度与情感能量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进行宣泄与释放。这样的现象与所产生的后果严重影响了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正面导向功能。

  3.价值观冲突弱化了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育人功能

  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育人功能主要是对大学生进行多角度、深层次、系统化、理论化的道德及行为教育,提升大学生的主体意识,提高他们的综合素养,从而实现育人目的。通过主题教育、心理健康教育、政治教育、道德教育等各类教育行为,把先进积极的思想观念、人生价值、高尚的品德境界以及良好的道德准则传递给大学生,使他们能够将外在的思想道德要求通过自我消化吸收为内在的良好品质,从而建立起健康的精神家园。然而,价值观冲突使得大学生注重个体的感性认识与自我认识,对各种社会问题进行肤浅的感性表达,对问题的认知以及提出的解决方案往往体现出非主流的价值观念。这就使得大学生的问题分析思路与问题解决方案等出现比较浓重的感性色彩,缺乏辩证的逻辑思维、深刻的现实批判等,使得大学生主流价值观教育的育人功能被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