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实施中的问题分析与对策思考

  一、协同困难:制度网络背后的错位现象

  1.责任集中:多部门协调机制实现困难

  尽管《基本建设标准》明确指出高校应综合心理健康教育机构、学生工作部门、宣传部门等十几个机构成立专门领导小组,建设一支以专职教师为骨干,专兼结合的心理健康教育队伍,”高校所有教职员工都负有教育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的责任”,但在实际的实施过程中,多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落实困难。

  2.协同错位:心理健康教育三级网络建设实效不高

  《基本建设标准》规定,”高校应有健全的校、院(系)、学生班级三级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网络”,要求学校应有专门负责心理健康教育和咨询的机构,院(系)有具体负责落实的专(兼)职人员,学生班级和党团组织提供协助。三级网络从整体要求到责任落实再到具体实施都有明确部署,然而,落实到实际工作中却出现了个案突出干预为主、咨询表面缺乏追踪、群体弱化脱离实际等问题,三级网络建设没有针对各级的特点和问题进行协同发展,导致错位组合现象明显。

  二、支持滞后:专业缺失与法治缺位

  1.专业支持滞后:脱离实际的”规范管理”

  纵观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发展历程,从最初的与其他教育目标合在一起的”提高学生心理素质”,到现在从心理健康教育本身的特点制定有关咨询服务、干预流程、课程建设、活动引导等方面的具体要求,心理健康教育已向着更加专业、实效的方向前进。然而,相较于高校学生心理问题急需关注的形势,高校心理健康教育的专业支持还明显滞后,最突出的问题为:专业人员配备不足,培训上岗占较大比重;课堂教学效用不高,立足学生实际心理状况的课程较少。

  2.法治缺位:考核奖惩背后的人为设定

  当前,高校因学生心理健康问题而出现的极端事件并不罕见,而处理这类事件又因救助表现、追源究责、情感诉求、外在影响、次生危害等因素而变得极其复杂,且教育部门在评价学校表现时也会相应参考这类事件的发生和处理,这就使得高校面对此类问题时神经紧绷、压力巨大。因此,在平时的预防和管理中,就容易以指标化或者奖惩的方式来要求从事心理健康教育的机构和工作人员,使得学生工作队伍遇”心理问题”而焦躁,谈”自杀倾向”而色变。但与此同时,学校普遍缺乏对于法律知识和法治手段的认识和学习,缺少依凭法律保护自己和厘清责任的意识。其实这种法治缺位的现象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缺少家庭、社会协同支持的现状,使得高校几乎承担着学生全部的安全和教育责任,一旦问题出现,很难依凭法律手段来应对。

  三、回归本源:立足自我教育的心理健康教育体系建设

  1.突出”特性”,以学生为本,以”需求”纠正”异化”

  首先,找准起点,发现需求。高校应正视一个显而易见又常被忽略的问题——大学生中出现的很多心理问题是他们入学前就存在的,是持久积累并长期缺乏途径纾解和干预造成的,是很多学生入学前严重缺乏基础的心理健康教育的结果。因此,高校心理健康教育不仅要立足于学生当前的实际情况,还必须正视学生心理问题长期存在而相关教育基础十分薄弱的状况,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学生的真实处境,找准心理健康教育的起点。而后要发挥全校之力(包括相关部门、业务教师、心理健康教育机构、辅导员、学生等),通过多个渠道(心理测评、现实表现、网络阵地等)充分了解学生较为普遍的心理状况和困惑来源,发现他们对心理健康教育的基本需求和重点需求,从而采取针对性措施,有的放矢,积极应对。

  2.上下联动,多维支持,重”合”不重”责”当前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协同支持系统实效不高的原因,大致来源于两个观念上的错误:一是将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归结为某一部门或系统的具体职责,协同和支持的是某一部门的工作,而非”育人”这一关乎全体的核心任务,即在认知上缺乏对心理健康教育的准确定位;二是将心理健康教育看作自上而下的实施性教育,而非自下而上的需求性教育,因此对三级网络建设的基础——”学生群体”重视不够,偏离了心理健康教育的本源。

  3.立足课堂,授人以渔,变”支持”为”内化”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心理健康教育专业化进程,进一步丰富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体系,各高校也结合自身实际全面推进,但依然存在专业人员配备不足和体系支持滞后的现象。其实,专业化建设的实质应为提高受教育者的专业化水平,或者说是提高学生自我教育、相互教育的能力,促进他们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成长。因此在现有条件下,与其依靠外在支持保障学生心理健康,不如加强学生自我教育提升”自愈”能力。课堂作为学生心理健康知识获得和方法学习的主渠道,应充分发挥其在提高学生自主应对问题、解决问题、促进心理健康知识内化方面的重要作用,有效提升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