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理论 > 教育研究 >

大学生公正世界信念与应对效能:坚韧人格起中介作用还是调节作用

  地震、洪灾、工厂爆炸生老病死甚至个人所面对的日常琐事,都会给人们造成压力和困境。在面对这些压力和困境时,人们该采取什么样应对方式才能维护自己的身心健康?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压力以及如何应对已经成为心理学研究的热点,也呈现了许多研究成果。

  当面对压力情境时,除了如何应对,在应对该困境时的自我效能也应该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因素。班杜拉认为,各种应激事件本身并不一定具有威胁性。应激事件对个体产生不良作用,既取决于事件本身的性质,也取决于个体在应对该事件时的自我效能及应对方式的性质。吴增强教授曾指出当面临着可能的不幸情境时,个体的自我效能将会决定应激状态和焦虑、抑郁等情绪反应。那些怀疑自己的人就会常常担心自己处理、控制潜在威胁的能力不足,因此感到环境中充满了危险,进而产生强烈的应激反应和焦虑。

  随着自我效能概念的深入,有研究将自我效能理论应用于对生活事件、创伤性经历的应对,应对效能的概念应运而生。ALdwin和Revenson将应对效能(coping self-efficacy,CSE)定义为在特定情境中,个体对所做的应对努力能否成功实现目标的主观评价。班杜拉在自我效能概念的基础上来认识应对效能,认为应对效能是自我效能概念的一个特例。他认为应对效能是一种个人信念,是个体对自己能否控制可能的威胁性事件,如采取恰当行动以减少消极结果产生的可能性及控制与情境有关的思想和情感的信念。Sandier等人将应对效能定义为个体对自己是否有能力处理好应激情境及由其唤起的情感的一般信念。Benight等人认为,应对效能是个体处于应激状态时对自己成功应对该情景的评价。综合以上的观点,应对效能应该是在应对应激情境时产生的一种特殊自我效能感,并对个体在应激情境下的应对策略产生直接的影响。在面对应激情境时,应对效能高的个体更有信心接受挑战,并会采用更加合理更加有效的应对方式,从而有利于维护自身的身心健康。相反,那些应对效能低的个体因为缺乏接受挑战的信心,所以无法及时有效处理应激带来的各种影响,所以不利于自身的身心健康。国内的许多研究都证明了应对效能对个体的适应性和心理健康起关键的作用。

  应对效能对个体的身心健康具有重要的维护作用,然而一个人在应对各种应激情景的效能感并不是突然形成的,它必然也会受到个体个人生活经历、内在价值系统及人格特质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本研究尝试探索公正世界信念对应对效能的影响及坚韧人格在两者关系中的作用。公正世界信念是美国心理学家Lerner最早提出的一个概念,他认为人们会持有一种”自己所生活的世界是公正”的信念,相信在这个公正世界中,每个人都会得到公正的对待,通过努力能得到所应得。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的需要是有层次的,高层次需要的追求须有低层次的需要的满足。公正世界信念使人相信世界是公正的,自己未来是可预期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满足了个体的安全需求,也成为个体追求自我实现的基础需要,因此公正世界信念就成为一种个人资源对个体的心理健康起维护作用。但是,由于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处境的不同,因此在对公正信念的需要和认可程度上又存在个体差异,并逐渐成为个体稳定的个人特质。而这种稳定的特质又会成为主体认识客观世界的基调,影响着个体的认知模式和行为特质,进而影响着个体在应激情境下的价值判断和应对方式。刘晓秋、李芷凌等人的研究就发现,公正世界信念越强的个体,面对困境时会更多地使用解决问题的方法,而较少有自责、退避和合理化等消极应对的行为。

  坚韧人格概念是Kobasa等人20世纪70年代引入心理学,它是指一组有助于个体管理对应激的态度、信念及行为的特质。它包含3个成分:投入、控制和挑战。一般认为具备坚韧人格的个体更有可能给生活赋予意义并积极投入到工作中去,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影响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情,对于生活中不确定的因素会有目的地主动采取行动,并把变化看成是有利于自己成长的机遇。因此,坚韧性人格可以帮助我们缓冲应激对身心健康造成的不良影响,使处在应激情境中的个体能保持身心健康,并有利于提高个体的主观幸福感。

  不管是公正世界信念还是坚韧人格都会影响到个体对目前所处情境及未来的趋势的判断和态度,势必会影响到个体在面对应激情景时的效能感,那么他们究竟是以何种模式影响着应对效能,这是本研究要探讨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