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论文 > 经济相关 >

浅谈关于福建出口水产品贸易壁垒的思考

  技术性贸易壁垒,即TBT,是进口国有意识地利用复杂严苛的技术标准、卫生检疫规定、商品包装和标签等规定来限制商品的进口。它具有强制性,系统性,隐蔽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等特点。成为世界各国广泛采用的以保护本国产业发展为目的的贸易壁垒措施。而在进出口水产品安全方面的技术性壁垒,直接表现为各国制定的适用于食品安全的技术规范、技术标准以及有关食品的合格评定程序等规范。在国际上,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形成了有关食品安全问题的技术性规范,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方首先应当使其国内的食品安全技术规范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定。目前技术性贸易壁垒已经取代反倾销,成为中国出口面临的第一大非关税壁垒,每年受技术性贸易措施影响的出口额超过25%。以深圳为例,据检验检疫部门统计,2014 年约34.6% 的出口企业受到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影响,国外取消订单和退回货物是企业遭遇壁垒的造成损失的最常见形式,234 家企业直接损失高达48.6 亿美元。

  绿色贸易壁垒,它的主要内容是SPS 协议,是实施动植物卫生检疫措施的协议。进口国以保护自然资源、生态环境和人类健康为由,通过制定严苛的环保技术标准或采用绿色环境标志、绿色包装制度、绿色卫生检疫制度和绿色补贴制度等,使得他国产品无法顺利出口。中国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环保产业发展水平较落后,缺乏绿色经济的观念,企业技术水平低,认证能力薄弱,导致制定的国内标准无法满足国际标准的要求。因此,不得不缩小或退出目标市场,严重影响我国出口贸易份额。例如日本不允许中国大米进入日本市场,欧盟不允许中国的牛肉流入,龙眼、苹果等产品也被美国拒之门外。同时,绿色环保措施的实施复杂,历时长久,出口企业为了获取国外认可的绿色标志,要支付大量的检测、测试、估评费用,大大增加了产品的生产成本及生产周期,不利于我国企业经济效益的增加,导致我国在国际竞争上处于劣势地位。

  蓝色贸易壁垒,是一种新型的贸易壁垒,指以劳动者劳动环境和生产权利为借口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有关社会保障、劳动者待遇、劳动权利、劳动标准等方面的规定。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范组织尤其是企业的道德行为,有助于改善劳动条件,保障劳工权益。但是大大提高了企业,尤其是依托劳动力资源的企业生产成本,从而挤压了企业利润空间。

  三大贸易壁垒犹如三座大山横亘在中国对外贸易发展之路上,拖住了中国经济腾飞之翼,目前,我们必须拿出愚公之心,铁腕之策来铲除这些发展障碍。当然,贸易壁垒是个极其宽泛的定义,涉及所有进出口贸易,不能混为一谈,也没有放之四海而皆行的对策。接下来,笔者主要以福建水产品出口贸易为例,阐述对其的二三思考。

  众所周知,福建是传统的渔业大省,也是水产品出口的重要贸易口岸,所辖海域面积达13.6 万平方千米,拥有五大浅滩渔场,可出产水产品品种以千计,具有发展渔业的天然优势。近年来借力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自贸区等一系列政策福利,福建水产品出口贸易迅猛发展。即使在全球经济总体低迷等各种不利因素影响下,仍然保持稳定增长。2013 年,福建省水产品出口总量72.5 万吨,出口额51.09 亿美元,出口创汇额首次超过山东,成为全国第一的水产品出口大省。2014 年,水产品出口创汇53亿美元以上,继续居全国第一。水产的养殖、加工、出口是福建省的支柱产业,上千家的水产品加工企业和百家的年产值过亿企业更为福建区域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然而,尽管福建水产品出口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但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2002 年以来,福建水产品出口频频遭遇贸易壁垒,国外对水产品的安全卫生和质量标准要求不再是过去当初的只要符合新鲜度和无致病菌的要求了,现在普遍包括了对微生物学的有害病菌的控制、贝类鱼类毒素的监控、化学物质的监控的要求等。

  在福建诸多出口水产品品种中,烤鳗正是正面迎击贸易壁垒的一枚典型案例。烤鳗因为工艺独特,风味浓郁,营养丰富而深受国内外民众的喜好。而福建的烤鳗在出口贸易中始终占据半壁江山,稳定保持全国出口烤鳗第一的地位。然而,作为烤鳗主要出口国之一的日本却多次对福建出口的烤鳗设置屏障。日本加严了进口的技术标准和检验要求,特别对水产品的检验指标和要求越来越严格;实施了供货企业的注册地认证制度,即对输日水产品的国外加工企业只有取得日方的认证以后,加工的水产品方能进入日本市场;更加规范化的标签制度,水产品必须按特种食品实施标签管理,即标签上必须标明水产品的名称、产地(水域地)、生产日期、保质期、是否属于养殖产品或捕捞品、天然品、冷冻品、解冻品等非常具体的内容和认证书号码;更加严格的通关程序和手续等,曾对氯霉素、磺胺类药物等11 项药物残留实施严格检查,后又以”恩诺沙星”残留超标为由,对烤鳗实施”命令检查”,最低检测限为0.05ppm,这就带有明显的技术性贸易壁垒色彩,导致当年福建烤鳗出口比去年同期下降近五成。为了维护烤鳗出口产业的发展和促进进出口贸易,烤鳗事件爆发后,政府部门和企业高度重视,出重拳用良策,积极应对技术性贸易壁垒。福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辖区内烤鳗企业进行”查库存、查批次、查药残、查原料来源”的四项清查工作,确保出口烤鳗不出问题。并迅速开展对辖区的渔药饲料生产销售、鳗鱼养殖场用药管理、烤鳗企业对养鳗厂的药残监控等管理措施,确保原料鳗质量。不仅如此,为了推动福建烤鳗提升品质突破贸易壁垒,检验检疫局还联合海关、工商、食药等相关部门推进进出口鳗鱼质量安全示范区、养殖基地建设,积极在规模化经营的水产养殖基地推广HACCP、GAP 体系管理模式,并充分发挥龙头企业、渔业合作经济组织、行业协会等组织的带动和示范作用,从源头保障出口产品质量安全。其中长乐鳗鱼示范区被国家质检总局确定为首批重点推进典型示范区。福建局因地制宜引导鳗鱼养殖户成立农业合作组织,加大出口鳗鱼养殖质量监督员、技术员培训,指导加工企业对配套养鳗场实施供应商评估,实施信用考评和分类管理,促进企业提高自检自控水平。与此同时,建立健全出口鳗鱼全过程质量安全控制体系,在企业中推进实施GAP、SSOP、GSP、HACCP,指导建立”食品身份追溯系统”、结合辖区实际创新检验监管模式,通过强化风险管理、分类管理、过程管理,实施企业自控+检验检疫监管验证模式。

  通过这样的多措并举,政企合作,福建烤鳗的品质飞速提升,适应了日本等出口国提出的严苛要求,不仅逐步恢复了出口规模,而且增加了国际知名度。由此可见,贸易壁垒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为政府管理和企业生产带来挑战的同时,也促进了中国出口企业的进步,向更高更好更安全的生产加工模式迈进。

  通过福建对烤鳗业及相关政府部门应对贸易壁垒的举措,我们看到,政府部门应当转变观念,加强领导,精心组织,按照责权统一的原则,实行分级负责,层层建立和完善水产品安全工作责任制,加强各部门间的协调配合,切实形成水产品安全齐抓共管的局面,依托现有技术队伍、检测力量和质量管理部门的各项资源,提高我国水产品产业的整体水平。

  当然,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贸易壁垒的出现并非一朝一夕,政府机关为此付出不少努力,每年出口水产品企业为了提高自身产品的质量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却依旧屡屡碰壁。而关于贸易壁垒的突破也有许多学者专家进言献策,现实却收效甚微,新的问题继续出现。笔者认为,贸易壁垒的症结根源其实还是在品牌意识薄弱、精加工不足。

  品牌意识薄弱,表现缺少知名品牌。虽然经过十几年的经营,福建涌现出福州日兴水产食品有限公司、福州百洋海味食品有限公司等等一大批这样的大型进出口企业。但是从国际市场上看,中国企业的品牌影响力弱,知名度低,价值小。大多出口产品都是贴牌生产、贴牌,靠低价竞争和以量取胜,这种出口模式容易引发技术壁垒、反倾销等贸易摩擦, 属于低层次销售竞争模式,不利于福建水产品的长期发展。大多数的中国水产品为了一时的经济效益,盲目销售,忽略了自身品牌口碑的宣传,而陷入了被动的销售局面。产品只能到达出口国的口岸,真正进入他国消费市场的产品都被进口商重新包装。所以,对于进口国而言即使设置贸易壁垒去限制某一产品的进入,他们也能轻易地找到替代原材料品,更换”合作伙伴”,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失。而与此相反的,我们的水产品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现在我们正处于深化改革的潮头上,换上了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快进挡”。福建作为中国东南沿海的一颗璀璨明珠,要想在世界舞台上闪耀灼灼光辉就必须直面贸易壁垒,针对自身薄弱环节,拿出刮骨疗毒的勇气,愚公移山的精神逐一突破,让福建的水产品在进出口贸易中把握先机,抢占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