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外语论文 > 外语翻译 >

关于现代文学流派的研究

  现代文学流派主要由以下四个派别:

  鸳鸯蝴蝶派是中国文学史上绵延较久的一个文学流派。 起源于1908 年左右,于辛亥革命后到五四运动前打到了极盛时期。 由于许多作品描写” 像一对蝴蝶、一对鸳鸯一样”的才子佳人式的爱情故事,因此被称为鸳鸯蝴蝶派。 代表作品有徐枕亚的《 玉梨魂》、《 雪鸿泪史》,李定夷的《 美人福》,张恨水的《 金粉世家》、《 啼笑姻缘》等。

  新月派是一个有较长酝酿过程的政治思想和文学艺术的社团流派。 1923 年,胡适、徐志摩、梁启超、林徽音、王赓、陆小曼等人在北京组织了一个以” 消遣娱乐”为目的的俱乐部。 由于他们崇拜泰戈尔,便根据泰戈尔的《 新月集》命名为新月社。 1928 年 3 月又出版了《 新月》 月刊,新月派正式形成。 代表作品有闻一多的《 死水》 、《 一句话》,徐志摩的《 雪花的快乐》、《 秋虫》等。

  荷花淀派是指以孙犁为首的文学流派。 因以孙犁的《 荷花淀》代表的一批独具风格的小说而得名。 20 世纪 50 年代初,孙犁开始主持《 天津日报》的《 文艺周刊》,发现并培养了诸如刘绍棠、丛维熙、韩映山、冉淮舟、房树民、纪苑久等文学青年。 他们学习孙犁的创作,发表了一批有特色的作品,形成了一个艺术追求相近的作家群。” 荷花淀派”即指这一作家群。 代表作品有孙犁的《 山地回忆》、刘绍棠的《 蒲柳人家》 等。

  山药蛋派是以赵树理为首,马蜂、西戎、束为、孙谦、胡正等骨干的山西作家群,经过有意识追求而形成的一个文学流派。 他们多是山西农村土生土长起来的,20 世纪 50 年代中期又陆续返回山西,深入农村,并以当时山西文联的机关刊物《 火花》为阵地,发表了一批独具特色,风格相近的小说。 人们根据他们作品中浓郁的乡土气息,称他们为山药蛋派、山西派或火花派、赵树理派。 代表作有《” 锻炼锻炼”》、《 实干家潘永福》、《 灯芯绒》、《 冬日的夜晚》等。

  在中西文化、文学思潮空前撞击、交汇的情况下,处于由古代向现代转型期间的中国现代文学流派既要民族化,又要现代化;既要面向世界,又要立足于中国本土的文化和文学传统;既要遵循文学本体的内在规律,又要向外凝聚现实的历史的人生真理,因此,中国现代文学流派从思潮、 创作方法到艺术风格都经历着重大变革,呈现出动态的复杂的内涵和面貌。 从中国现代各个历史时期看,文学流派在发展变迁中显示出阶段性特征,但由于有着共同的历史文化背景和新文学发展的共同依据,还面临着共同的课题,因而中国现代文学流派又显示出贯穿全过程的总体特征。

  首先,立足当代,统摄古今。 融合中外,接受外来影响使之民族化,继承民族传统使之现代化.是中国现代文学流派共同的首要特征。

  从中国现代文学流派发展变迁的历史可以看到,与各个流派现代化的程度和发展前途密切相关的,是文学流派本身扎根自己民族生活的深度和艺术地满足现实需要的程度。 民族的现实生活和文艺的现状不是一种静态的框架和规范, 而是一种不断发展的动态系统。 文学流派只有从这种历史的动态观念出发,才能立足当代,在横向联结中,实现中外文化、文学的互相交流、影响和交融、而这种交流、交融的实现也就成为各流派形成、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只有从动态观念上立足当代, 才能从今天时代的高度回溯民族传统,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传统,不只是从传统中吸取营养,而且不断地扩展和更新传统。 外来影响的民族化也才会是一种有着新的生命创造的、深入到内质的民族化。

  其次,既以现实主义思潮和创作方法作为中国现代文学流派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又不忽视浪漫主义、现代主义等诸多创作思潮和方法,在显示文学流派现代化程度上所起的作用,这种文学思潮和创作方法所显示的主导倾向与多样选择的统一是中国现代文学流派又一总体特征。

  由于中国现代文学流派的形成和发展主要是在空间的扩展上通过中外文学思潮创作方法和类型的全面交融、 转换而实现的,因此,对于现实主义思潮、创作方法,中国现代文学流派不仅是将它作为世界文学史上一种自觉的、 具有现代观念的思潮和方法来引进,而且还将它看成是一个有极大包容性的开放的体系来看待。 这里,一方面一些现实主义倾向明显的文学流派,其中许多作家的创作明显地融合了浪漫主义、现代主义的艺术概括和表现方法,如人生派问题小说中,王统照、许地山等均有浪漫主义倾向中国诗歌会、七月诗派、新编历史剧等在以现实主义为主导的情况下,也有浪漫主义倾向、鲁迅、艾青的现实主义小说,诗歌有明显的现代主义倾向;另方面,现实主义本身由于各种复杂因素,也有不同派别,如社会剖析派与京派、早期白话诗与人生派诗歌就都属现实主义,然而.无论在精神内涵和艺术特色,都是迥然不同的流派。 除现实主义流派以外,浪漫主义与现代主义也各有派生的多种流派,它们也都显示着中国现代文学流派现代化的整体而纷繁的面貌。

  再次,既不脱离政治,带着浓厚的政治色彩,但又不拘于狭隘的政治功利,有着广阔多样的人学的审美的内涵,这是中国现代文学流派在文艺与政治的关系上所显示的一个总体恃征。

  在中国现代,各文学流派大多是带着政治色彩,并表达着某种社会政治功利要求的,但从大多数文学流派来说,又绝不拘泥于政治,不简单地将文学归结为政治。 以各现实主义流派来说,有着重显示作品的现实的历史的内容的;有着重于显示文学的道德重造和文化功能的。 以浪漫主义、现代主义各流派来说,有着重在艺术的自我表现和内心要求的;有着重在文学的艺术审美功能、文学文体变革功能。 由此可见,中国现代文学流派这种多层次多角度的内涵,在政治幅度上是开广的,在艺术审美上是多向的,在历史观念上是深厚的。 特别是对于那些与政治关系密切的文学流派,作简单的肯定或否定的态度都是不对的,应该在深入剖析这些流派特征的基础上总结经验教训,揭示规律性的现象。 这样分析,才能从文艺与政治的辩证关系上达到对中国现代文学流派的又一总体特征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