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外语论文 > 外语翻译 >

儿童文学教育分析

  一、生平简介及背景介绍

  尼尔·波兹曼 (Neil Postman,1931-2003),世界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媒介环境学派的代表人物, 师承于 20 世纪著名的原创媒介理论家、 思想家马歇尔·麦克卢汉, 并在麦克卢汉”媒介即信息” 观点的基础上提出了 “媒介即隐喻””媒介即认识论”等观点,为在极其发达的现代社会中,人们对媒介真相的把握提供了有力的认识据点和批判证据。

  波兹曼的一生都在与技术垄断下人类文明的发展作斗争。 他崇尚十八世纪的印刷文明, 认为只有通过实体的印刷书本,才能培养个人良好的语言阅读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逻辑性极强的公开辩论也是他极为推崇的语言文化传播手段。

  在他的著作《建造通向 18 世纪的桥梁:过去怎样改变未来》(Building a Bridge to the 18th Century: How the Past Can Improve Our Future)中,波兹曼认为 18 世纪才是最好的世纪,只有”十八世纪的思想观念,有我们走向未来的人文方向,有跨越通往二十一世纪之桥的信心与尊严”,正是其”虔诚而不尊奉”的犹太教宗教信仰在潜移默化中造就了他极端的文字推崇。 另外,波兹曼还是优秀的教育家,他推崇正式的学校教育,认为学校需要教会学生语言阅读,而不是技能运用,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比技术应用能力更重要,要保存学生的自主性和创造性,而不是让他们沦为技术的奴隶。 他虽然从颠覆的教学观最终走向保存的教学观,但是其对传统教学的推崇一直未变。 他虽然主张建立”媒介实验室”,但是这个实验室是为了让学生认识到媒介、技术的能力和局限。 在最终的保存教学观中,他回归到传统教学,强调读写文化和印刷文化才是教育真正的载体和手段,让学生学会阅读和思考远比技术操作更为重要。

  波兹曼一生成果颇丰, 写作文章两百多篇,出版著作二十五本,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 其中《童年的消逝》、《娱乐至死》、《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建造通向 18 世纪的桥梁:过去怎样改变未来》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尤其是 2004 年由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教师章艳翻译出版的《娱乐至死》一经出版便引起巨大反响,获得了2005 年首届华语图书传媒大奖。很多著名学者都对此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画家陈丹青就指出:”《娱乐至死》的预言指向了我们今天的现实”;《文化研究》 丛刊主编陶东风认为:”波兹曼提出了语言在电视文化来临之前在人们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的重要性”; 当代著名学者、哲学家、作家周国平则直截了当地说:”中国当今的现实是,不但电视文化,而且印刷文化,二者共同导致了童年的消逝,因而消逝得更为彻底。 ”

  二、波兹曼:媒介即隐喻

  在《娱乐至死》这本书中,波兹曼强调的是电视这一媒介对人们认识和生活的影响,他在麦克卢汉”媒介即信息”的基础上提出了”媒介即隐喻”的论断,认为人们所接受的各种信息,尤其是电报发明以后,凭借先进媒介工具进行传播的各种信息,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迅速大量地来到人的面前,变得无所不有、无孔不入。 尤其是电视诞生以后,广告的大量植入使得人们的认识和思想为隐藏其后的媒介, 也就是电视所控制。

  电视节目利用图片和音乐,而不是文字和口语交流来达到传递信息的目的,波兹曼认为这种信息已不再是单纯的信息本身,而”更像是一种隐喻,用一种隐蔽但有力的暗示来定义现实世界”。 他的这一论断是有一定正确性的,每一种媒介都有自身的倾向性,从信息的选择上就开始了构建某种适合其自身特点的隐喻。 就电视媒介来说,不同的电视台定位、电视频道定位又决定了其服务对象,所传达信息的特质,比如儿童频道受众定位肯定是儿童,电视节目特点肯定要涵盖适合儿童观看的特质,比如卡通的形象、鲜艳的色彩、简单的情节,这里面所包含的隐喻是”本频道适合儿童观看”。 这样的隐喻在儿童节目单元里表现得更明显,比如像《蓝猫淘气三千问》这样的节目实质是科普节目, 通过外在的包装成了儿童节目,其内在隐喻是希望对孩子进行科普。 至于采用何种形式,选取哪些科普知识就是电视节目本身隐喻的实现。 波兹曼认为电视媒介中广告所带来的隐喻对人们现实生活影响最大,这种隐喻基本上决定了现代社会的生产与消费, 贯穿于政治、宗教、文化、科技的各个方面。 他认为电视广告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魅力,正是因为”电视广告的对象不是产品的品质,而是消费者的品质”。 这样的观点看似违背逻辑, 实则道出了广告的本质,因为商家通过炫目的视觉影像和极尽赞美夸大的广告词使人们没办法正确辨别产品的真实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广告投入高的产品占得了先机,赢得市场效益,反过来使得商家愿意将资金更多地用于广告宣传,而不是提高产品质量及研究开发新产品。 这也证明了波兹曼”媒介即隐喻”论断的合理性和科学性。

  三、走近”躲猫猫的世界”

  什么是躲猫猫的世界? 我们小时候都玩过躲猫猫, 简单来说就是几个人藏起来, 让一个人来找,一旦被找到游戏就结束,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于躲躲藏藏不见面的乐趣,它没有复杂的规则,也没有持续的进程, 游戏中的每个人只需要保证不被找到或者找到某人就行。 这个概念被波兹曼用来形容电视媒介控制下的社会环境实在是再恰当不过,电视和游戏一样都是为了娱乐身心,参与者都能通过简单多变的娱乐活动获得愉悦的情感体验,在电视这种娱乐形式中,人们不需要思考,眼花缭乱的各种画面都已经让你应接不暇了,”这是一个没有连续性、没有意义的世界,一个不要求我们、也不允许我们做任何事情的世界,一个像孩子们玩的躲猫猫游戏那样完全独立闭塞的世界。 ”

  ”这个世界”虽然短暂零散,但是其乐无穷。 笔者很认同波兹曼对电视所操控的世界的定义, 对于电脑、英特网技术极其发达的今天,这个定义是再适合不过。 每个人从睁眼就拿起手机查看前一天的各种新闻,吃饭、排队、甚至上厕所的时候,这些简短而零碎的新闻足以填充那一刻的无聊, 与此同时我们还完成了对生活环境, 甚至是世界动向的了解,即便这种了解是极其肤浅和有限的。

  如果波兹曼能够活到今天,他批判的肯定就不是电视了,也许他还会感谢电视在人文主义方面所做的贡献, 毕竟电视是以家庭为单位拥有的,家人聚在电视前的时间也是培养和加深家庭感情的重要时刻。 反观今天的家庭还有多少人愿意坐在电视机前,一边观看着毫不费脑的电视节目,一边聊家常。 电脑、手机这样极富私人化特点的工具成了更为有力的分隔物, 将同一饭桌前,同一空间内的群体割裂为零散的个体, 我们在QQ 上聊天,在微信上对话,通过微博、微信跟远在天边的人分享有趣的经历或者美味的食物,却不愿意与身边的人说话,手机等终端媒介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了家庭聚会、朋友聚会的真正”主角”,甚至坐对面的人不愿意说话,而是在 QQ 上聊天,这是极为讽刺的一个”躲猫猫的世界”,人们可以”视而不见”。

  四、波兹曼:娱乐中的教学——教育的伪命题

  波兹曼强调正式的学校教育,目的不是为了教会孩子技术,而是教会他们语言。 因为正是语言将他们和成人世界割裂,学会了语言就能够融入成人世界,获取应有的社会资源。 而最好的言语就是充满逻辑性、 连贯的极富辩论色彩的语言,教会孩子对这样的语言的理解和运用才是教育的意义所在。 他同意约翰·杜威的观点, 认为”一个人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学习方法”,学校是可以努力做到这一点的。 但是电视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他认为家庭取代了学校,成为孩子主要的教育场所,而电视取代了教师成为了教学内容的传播者,通过电视孩子们看到了多彩炫目的图片和生动的语言文字,将严肃的教学变成了娱乐。 由此他在《教学是一种保护活动》中对这样的现象给予了抨击,详细分析了教学和娱乐的对立,在本书中他又进一步对两者的矛盾和不相容性进行了阐述,他给出这样的观点:教育和娱乐不可分是一个伪命题,而企图用电视的娱乐化来进行教育更是可笑至极。 他认为电视如果能够称其为教育,那么他的哲学戒律就是不能有前提条件、不能令人困惑、尽可能躲开阐释,如果是这样的教育则完全不能将良好的语言和思维能力传授给学生。

  固然波兹曼的见解如此之深, 用语如此精妙,批判又是如此尖刻。 但是作为现代教育的受益者,笔者对其观点不敢苟同,因为无论是从教育的现实来说,还是从教育的结果来看,电视之类的娱乐手段都没能占据教育的制高点。 有学者为了批驳其观点所进行的实证研究发现,当下孩子的教育以学校教育为主,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相对很少。 另外,不论是从个体整个求学过程,还是从具体时间分配,排除睡觉休息的时间,孩子大多数的教育还是在学校进行, 而不是电视机前,并且很多家长都意识到了电视的危害而限制孩子看电视,这些从客观上都使得电视娱乐对孩子教育的影响大打折扣。 从主观上来说,由于孩子自身认识水平和理解力的限制,使得他们对电视节目的兴趣度也不如成人高。

  在波兹曼对电视为主的娱乐媒介提出批判的时候,他还没有遭遇手机和网络技术对人们的侵扰,尤其是对儿童世界的侵扰,这些极度私人化的娱乐手段不仅将人与人隔离起来,也使得儿童身心发展受到伤害。 有研究显示,由于看电视和玩电子产品时间过长而造成的儿童视听能力下降、身体发育不良等现象比比皆是。 走进一所小学,你就会发现很多刚进入学习阶段的孩子就已经戴上了厚重的镜片,甚至有的孩子因为沉迷于电视节目、网络游戏等而导致失明或者精神失常、走上犯罪道路,甚至是失去生命。 之前就有一个八岁的香港小男孩因为玩了一整晚的游戏,而导致视力减退到几乎失明的程度。 还有一个小女孩因为看穿越类型的电视剧而从高楼跳下希望借此回到古代而失去生命。 这正是波兹曼所担心的娱乐教育给未成年人带来的不良影响。 所以今天的我们要正视他的批判,为孩子的成长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这并不是说我们就要绝对将孩子与电视之类的娱乐活动隔离,而是限制其接触的时间和接触的内容。 政府要切实制定和实行电视节目和电影作品的分级制,让一些暴力黄色的影视作品远离孩子,家长要加强对孩子的监督和引导,重视家庭教育在教育中的重要作用。

  五、走出”躲猫猫的世界”

  波兹曼将被电视掌控的世界定义为躲猫猫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正是当下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既热闹非凡又孤单无比,既丰富多彩又乏味之至。 人与人之间的对话交流少了,感情也淡漠了,但我们都集体怀念那个没有这么娱乐的童年时光,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波兹曼的”娱乐至死”观念一样,从我们的角度去看待如今孩子,他们的童年的确是正在消逝或者已经消逝了。 读图的时代使得孩子们不用学习很多的语言文字就能和成人交流,甚至他们还能够比老一辈的成年人更懂得成人世界的乐趣,但这种乐趣仅限于看电视、玩游戏的乐趣,这是躲猫猫的世界在孩子身上的体现。 我们应该鼓励他们走出这个世界,家长放下手中的遥控器、鼠标和手机陪孩子多出去走走看看, 用眼睛去观察真实的世界,用耳朵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嗅一嗅春夏秋冬的味道,看一看春种秋收的辛劳和喜悦。 当然,读图学习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对于处于感知觉还不是很发达,高级思维又极其欠缺的儿童来说,读图是很好很重要的促进身心发展的手段。 在幼儿阶段我们要鼓励他们多读图,这样的图不只仅限于电视,更多的是指纸质的图书、画册,比如幼儿绘本、连环画对幼儿身心的发展就很有益处。

  今天的我们无时无刻不享受着高科技所带来的高效和便捷,我们发明和使用高科技产品的同时也应该努力保持自我清醒,不成为高科技的附庸,不会为媒介所操控,能够走出”躲猫猫的世界”享受生活的乐趣,充分发挥自我能动性和思考能力去客观地、独立地、辩证地认识和把握现实世界。 虽然波兹曼的预言略显激进,但它是警示恒言,提醒人类永远不要丧失了文字使用和思考的能力而陷于无尽的娱乐中,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的根本,也是人类自身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