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外语论文 > 语言文化 >

浅析“全语言”内涵的再认识

  ”全语言”(Whole Language) 观点作为一种新的教育思潮,从20世纪70年代就一直影响着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语国家的语言教学环境。尽管这一理念的最初目的主要是用来指导并教授以英语为母语的儿童进行英语习得的,但因其是一种倡导回归真实与自然,主张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育哲学观及语言学习的社会观和发展观,较之传统的教学流派在教学理念和方法上都让人耳目一新。因此,就在”这一语言教学在中国大陆似鲜为人知,更少见有关研究与实践”之后,作为国内的外来语言教学观点研究的一个新问题”,全语言”理念在我国大学英语教学中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全语言”观点的真正内涵及教学实质是什么?在应用于英语教学实践中时应注意什么?鉴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国外语教师对国外变幻不定的教学方法感到困惑”的状况,本文重新提起对”全语言”教学观的内涵进行再认识,再理解,再思考,以使这一教学观点能对我国高职英语教学理念、教学模式及教学方法的创新有所裨益。

  一、对”全语言”内涵的再认识

  Glennellen Pace的观察研究表明,”全语言”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因此,对”全语言”实质的理解不能仅从语言方面讨论。”全语言”的内涵十分丰富,几乎囊括了语言教学中所有重要的方面,涉及全学习者(Whole Learner)、全教师(WholeTeacher)、全 文(Whole Text)、全 语 言 技 能(Whole LanguageSkill)、全方法(Whole Approaches)和全语言环境(Whole Envi原ronment)。其中的每一个”Whole”都包含有不同的具体内容。因此,全语言的内涵就是对”Whole”的正确理解。

  (一)全学习者

  ”全语言”永远把学习者置于教学的首位。在教学观念上”,全语言”重点考虑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的全部因素,包括学习者的需求、目的、兴趣、特长、能力及学习者的弱项或个别差异等。”全语言”也研究学习者的学习基础、学习习惯和学习方式,目的是激发学习者的学习兴趣和特长,帮助其克服学习过程中的困难,引导学习者掌握一套适合于自己的、快速有效的学习方法,力求使学习者学有成效并能在实际中应用。此外,”全语言”观念中的学习者之间还应保持和谐正常的关系。他们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在学习中能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进步的伙伴。

  (二)全教师

  ”全语言”要求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尊重学生个性,突出学生的中心地位,牢记学生的需要和兴趣,信任、鼓励学生,真诚地帮助学生,营造一个宽松的学习环境。”全语言”教学要求教师放下架子,其课堂角色应随着教学环节、教学方法的不同而经常转换。在教学活动中,教师既是组织者,更是合作者与学习者,不是直接传授语言知识,而是协助和引导学生在互动交际的过程中自己创造和理解知识。因此,”全语言”要求教师能在新的语言环境中提出新的学习单元,鼓励学生与自己一起确定尽可能真实的学习材料,一起对新材料进行探索。

  (三)全文

  ”全语言”中的全文观点大大不同于传统的观点,全文的文本可以是任何书写印刷的东西。即便是一个单词,只要在一定的场合或是在具体的环境中能传达一个明确完整的信息,都可作为合格的全文。

  (四)全技能

  全技能指语言教学中听、说、读、写的综合技能。它强调语言的整体性,反对把语音、词汇、语法分开教,也不把学生的听、说、读、写技能分开培养。全技能中的”Whole”是holistic(不可分割),其目的在于改变或扭转分离语言技能的做法,它强调对学习者听、说、读、写综合技能的同时培养。

  (五)全环境

  为学习者创造一个有利于外语学习的环境是”全语言”的一贯追求。”全语言”环境包括影响语言学习的两个方面:一是校园内部环境,如多媒体语言教室、教室里的图书角、英语俱乐部及英语社团、校园英语广播电台;二是社会环境,因为语言学习需要社交环境的支持。

  (六)全方法

  全方法涉及到语言的学习过程,它强调学习方法与学习过程的不可分离。全方法贯穿全学习者、全教师、全文、全技能、全环境,即教师在语言教学中是否贯彻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观念,是否结合了学生的实际。全方法要求教师不仅要考虑学习者的整体情况(动机、兴趣、差异等),在教学过程中给不同基础的学生以不同的要求和标准,还要考虑所使用的全文是否与学习者的生活有关,是否符合学习者的认知心理。

  ”全语言”中”全”的含义可总括为:在完整的语言和社会环境中,”全语言”尊重语言本身,语言学习者和语言教师作为一个完整个体来学习真实世界中的整体的语言。全语言的焦点并不是语言的本身,而是语言事件中所包含的意义。”全语言”中的每一项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其内涵也会随着教学改革的发展不断增添新内容。任何只将其中一项称作全语言的说法是对全语言内涵的错误理解。

  二、基于”全语言”理念的高职英语教学实践

  通过对”全语言”内涵的重考可发现,”全语言”观点在很多方面都与我国高职英语教学中的课程理念与课程实施建议吻合,用于指导教学实践的”全语言”教学思想也在不断被发掘。但鉴于高职院校学生英语学习状况与高职英语教学改革不断深化的需求,从教学的整体性原则与以学生为中心理念下的合作教学模式进行课堂教学实践描述,有助于”全语言”教学思想的运用。

  (一)以话题为中心的整体教学设计案例

  在语言与语言习得方面”,全语言”强调语言是完整的,它反对把语言割裂开来以支离破碎的形式来习得(Learnedin Pieces)。因此,”全语言”致力于解决教学中耗费巨大而收益甚微(Folly),即”费时低效”的问题。但实际上,太多的高职英语教学依然没有突破语言形式的束缚,依然继续着”自下而上(Bottom-up)”,从部分到整体的教学方式。这种把语言教学分为语法、词汇、句型的教学方法很难激起学生的学习动机与兴趣,且很容易给高职学生制造受挫感,影响他们的信心和积极性。利用”全语言”倡导的整体教学的理念,以单元话题为中心进行英语教学,可有效改变上述教学弊端且易于操作。

  以单元话题为中心的整体教学就是在教师的引导下,从不同的角度选取贴近学生生活实际并对高职学生终身学习及职业生涯发展均产生积极意义的话题进行深入探究的教学。依据”全技能”内涵,这种教学的本质特征就是在教学活动中,作为语言交流的听、说、读、写四项活动均围绕单元主话题进行训练,以培养学生的综合技能,而不是单纯的某项语言技能的训练。在设计教学活动时,首先要考虑如何把活动的独立性与内容的相关性结合起来,贯穿于单元主话题之中,以保证语言的完整性,其目的首先在于避免以往高职英语课堂单元教学中的听、说、读、写四项活动内容互不相干的现象。其次是要把单元主话题的学习内容与学生的就业需求、职业发展联系起来,以保证学有所用,学有成效。这种建立在任务基础上,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活动充分体现了”全语言”教学的实际意义,也提高了学生创造性运用语言的能力。

  以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开设的”职场英语”课程为例。本课程以学生就业导向和职业发展为目的,课程教学单元选取的话题材料均围绕就业情景和职场活动进行编排。语言训练所包含的听、说、读、写四项技能也均以任务形式呈现并与单元话题密切相关。例如,其中的”Company Know原ing”单元话题的教学目标主要是让学生了解公司与职场。从”全语言”理念出发,设计时充分考虑了学习内容的完整性,语言技能训练的全面性,训练内容与话题的相关性及学习任务与学习结果的一致性。如导入明确的指令,布置单元话题学习任务。

  可以看出,表格左栏体现了学习内容、训练内容的完整性与单元话题之间的相关性,而右栏则体现了语言技能训练的全面性。另外,以话题为中心的阅读与实践活动中,话题内容不再是英语语法内容的点缀和补充,而是由话题来决定学什么样的相关语法内容。

  全语言教育思想在很多方面都和任务型语言教学有很多共同之处,仍以”Company Knowing”话题为例,整个教学过程是建立在听、说、读、写任务之上的。因此,对学习结果的检测也需要以任务形式来呈现。

  表2单元学习结果及检测

  从以上设计案例还可看出,单元主话题模式下的英语教学是以高职学生的职业发展需求为出发点建构的,它让学生看到学习的目的与意义。经过整合的单元主话题可使学生在学习了解未来职场知识的同时把语言学习融入听、说、读、写四项技能训练的活动之中。

  (二)以学生为中心的合作交互式对话学习模式

  将合作学习应用于英语教学一直为学界所重视,而在操作上又被认为是较难圆满解决的问题。但教学实践发现,充分利用”全语言”以学生为中心,强调语言就是对意义的驾驭(Meaning -driven),以及语言习得要通过与他人进行言语交流、思想交流的理念,可使高职学生因英语水平有限而引起的各种发生在合作交互学习上的问题得到充分解决。首先,合作学习理念主要建立在未来信息社会的高度合作性之上,交互式教学的重要性在于学习方式的变革。因此,学生分小组进行合作互动学习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根据Cohen对学生在课堂合作学习小组划分要求的研究,为保证让所有的人都能参与到明确的集体任务中,学习小组要足够小。但高职教学班级人数规模一般都比较大,因此,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教师与学生认真组织、精心策划、科学引导、及时调控、合理评价,以使学生能积极参与进来并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

  需注意的是,在合作学习的课堂教学中,”全语言”理念要求教师转变自己的角色,把自己放在一个合作者的位置上积极与学生对话。教师和学生作为一个学习整体,共同处理并探讨与单元话题中心有关的问题。在认知模式建构下的合作品质形成之后,应在教学中逐步强调教学过程的交互性。目前,大多数高职院校课堂都配备了多媒体教学设备,因此,有必要从教师与学生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文本之间的单点式交互转向教师、学生与多媒体的交互及教师、学生与社会环境的交互对话。”全语言”认为,学习必须包括社会交际。当每个学习者在与他人合作的过程中积极构建意义时,个性化学习(Individually Appropriate Learning)就会自然地发生。但在高职英语教学中,同级水平之间的交互机会,小组学习及别的合作学习活动在帮助学生获得超越目前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方面还是有困难的。

  基于Krashen的输入假设,只有当语言习得者接触到可理解的语言输入,即略高于习得者现有的语言水平的第二语言输入时才能促成习得。因此,以学生为中心的合作交互式对话学习模式就是在多边互动的基础上,适当地输入一些高于高职学生现有英语水平的阅读材料,通过与教师合作对话,与多媒体等的交互对话,可以激发学生英语交流的兴趣,提高学生解决学习中困难的能力,也可以锻炼学生的团队协作意识与人际沟通能力。

  三、教学实践对全语言观点的重考

  ”全语言”并不仅仅是一个语言教学方法和技巧问题,它是一种教育哲学观,是对语言、语言学习、语言课程教学与教师等的再思考,从而产生有别于传统的态度。教学实践对以下观点的重考可帮助我们进行相关的教学反思。

  (一)语言与语言习得观点

  ”全语言”强调语言就是对意义的驾驭(Meaning-Driven),语言学习者必须要利用社交的相互作用来创造并摸索出适合自己的语言习得规则。但目前有关语言与语言习得的观点依然未走出传统教学观念的桎梏。以意义为纯粹中心的”全语言”教学观点认为,以纯粹技能训练为目标的语言课堂让学生在一个句子里填入或替换一些单词之类的训练方法,极大地削弱了语言的中心意义,并且阻碍了学生用语言做事的过程。

  (二)阅读与写作过程观点

  根据”全语言”的原理,阅读者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构建意义的。同样,写作者也是在写作活动期间构建意义的。阅读和写作必须通过真实的阅读和写作经历来习得。高职英语教学应鼓励学生积极获得真实的经历,也只有真实的阅读和写作活动才允许并促进他们写出先前的经历。因此,这种内容与过程的相互联系使我们的语言教学与正在变化的世界观相互兼容。虽然传统上把内容与过程分别看作是信息与方法问题,而”全语言”认为他们是相互联系、相互嵌入的。通过阅读学习写作和通过写作学会阅读是内容与过程或信息与方法的融合。

  (三)教与学的观点

  教学实践包括”教”与”学”两方面问题。在如何既强调教师的主导作用又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方面,”全语言”观念开出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处方”,即在宽松良好的语言环境下,根据学生不同的学习策略和方法进行外语教学。教师不应再局限于传授知识,也不应是教学活动的主宰,而应是课堂的设计者,是学习目标的引导者,也是学习群体的协作者。教师和学生作为一个学习整体,共同处理并探讨课程要求、阶段水平目标及各种情况下的个人兴趣、个人选择与控制。但”以学生为中心”绝不能被理解为一种对教师责任的放弃。

  (四)”全语言”的课程观点

  ”全语言”课程以语言过程和内容范围的交叉整合为特色。但这并不意味着每节课都需要把听、说、读、写统统包括在内而不顾课程的内容。对教、学、做一体化的正确理解无疑是至关重要的。描述各种情景语境的真实感受是”全语言”课程的特点,因此,提供可供选择的情景语境材料被看做是重要一环。另外,语言材料不仅要具有传统观念中教材的广泛性、系统性等特点,更重要的是要具备现实性———所用的语言材料要贴近学生的现实生活,有趣而实用。这些材料可以是期刊、报纸、诗文、故事、私人信件、菜单等。教师需要认识到这种多样化的重要性。值得欣慰的是,这一观念在我国的大学英语教材编写中已得到了极大的体现。

  四、结语

  通过对”全语言”内涵的重考可以认为,在人们对语言教学的最终目的是”运用”达成共识的今天,”全语言”教学观的运用的确为我国高职英语教学提供了新的思路,也为我国的外语教学法注入了新的内容。但正如任何一种教学法都不是完美无缺,而需要根据教学实践不断调整、充实、完善一样,”全语言”教学也不是万能的。强调语言运用的同时不能偏废语言基础训练,在对新的教学理念进行实践运用时,首先要弄清其全部内涵,防止盲目崇拜与生搬硬套。只有合理地吸取各家所长,并应用于自己的教学实践中,才能达到提高学生运用英语的实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