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外语论文 > 语言文化 >

简析英语学习的隐喻理解

  隐喻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现象,更是一种认知方式,人们赖以存在的思维和行动的概念系统,从本质上来讲也是隐喻性的。隐喻理解涉及两个认知域之间的映射,始源域( 喻体) 和目标域( 本体) ,映射方式从始源域到目标域。 始源域常常是人们熟悉、已知的或具体的概念,而目标域则是不熟悉的、有待理解的或抽象概念。人类认知的基本途径是从具体到抽象、从已知到未知。概念隐喻理论的提出改变了过去学者们研究隐喻的视角,他们开始从认知的角度来研究隐喻,对隐喻理解与产出的心理机制及隐喻理解的制约因素的探究成为众多学者研究的焦点。

  特征赋予模型认为,隐喻理解是一种范畴化过程,把本体归于一个喻体代表的上级范畴,并把喻体的特性赋予本体。在此过程中,与喻体相关的属性得到强化而与喻体无关的属性则受到抑制。 例如,在句子” My lawyer is a shark”中,与喻体” shark”相关的属性如” 进攻性很强、好斗”得到强化,而与喻体无关的那些属性如” 有鳍的、游泳快的”受到抑制。 工作记忆广度高的个体有足够的资源来抑制无关信息,从而达到成功理解隐喻的目的。述谓模型也认为,理解隐喻时,人们需要更多的资源来抑制那些处于谓词(喻体)语义邻近区域内但又不能赋予主词( 本体)的那些属性。 这些研究发现与工作记忆容量理论的假设是一致的,即工作记忆容量会制约句子加工和理解的过程。

  有学者发现语言水平与隐喻句子理解无关,而有些研究发现语言水平的高低影响隐喻句子的语义是否通达。国内学者姜孟以英语专业学习者为受试,分高、低水平两组,在同等条件下,考察他们为 36 道英语完形题目提供隐喻、非隐喻答案。研究结果发现低、高两组受试的隐喻能力发展水平都比较有限,高水平组的隐喻能力比低水平组高。 类似的研究,魏耀章发现英语学习者的语言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隐喻理解能力。袁凤识等认为隐喻能力与语言水平相关。 与工作记忆对第一语言理解的影响相比,国内关于工作记忆与第二语言理解研究较少。 虽有研究结果表明语言水平与隐喻理解相关,但这些结论尚待更多的严谨的实验研究来佐证。为此,本研究考查英语工作记忆及英语语言水平和中国英语学习者的隐喻理解能力的相关性,以便提高中国英语学习者的隐喻理解能力。

  一、对象与方法

  ( 一) 研究对象

  63 名大学生来自贵州省凯里学院英语专业大学三年级,其中男生 20 人,女生 43 人,平均年龄为 21.5 岁,所有被试者均以汉语为母语,其视力或矫正视力都正常。英语工作记忆及语言水平对英语学习者隐喻理解影响实证研究的目的是考察工作记忆容量及语言水平的差异是否影响中国英语学习者理解英语隐喻句。研究零假设如下:A.英语工作记忆容量与英语学习者理解英语隐喻句的反应时( 即实验材料呈现到被试作出反应的时间)及隐喻理解质量无关。 B.英语语言水平与英语学习者加工英语隐喻句的反应时及隐喻理解质量无关。

  ( 二) 英语工作记忆广度和英语语言水平测试

  本研究的工作记忆测试材料改编自国外学者 Daneman 和 Carpenter 的材料[10]。 该测试由四个不同广度水平的句子系列构成,每个系列包含的测试句的数量由二到五逐步递增。 每个句子水平广度包括三组相似的句子,在三组测试都完成之后,进入下一广度测试,如此递增直至结束。测试包含 42 个测试句子( 3×2+3×3+3×4+3×5),通过 PowerPoint 2003 制作成幻灯片之后在电脑上播放。实验要求被试者在阅读句子之后对句子的真值作出判断( T 或 F),同时记住句末单词。语言水平采集工具采用 2013 年公共英语四级考试( CET- 4)试卷,测试过程严格按照公共英语四级的标准程序进行。语言水平测试的评分参照 CET- 4 的评分标准执行,总分采用百分制。

  ( 三) 隐喻理解测试

  实验材料由 48 个隐喻句组成,隐喻句均采用” A( s) is/are B( s)”的形式。隐喻句选取的步骤如下:首先从Wolf 和 Gentner 文章《 Evidence for role- neutral initial processing of metaphors》和庄和诚著作《英语习语探源》选出118 个隐喻句,然后 15 名英语专业三年级大学生用七级量表,即 1~7 量级,由完全不可理解到完全可以理解,对其进行评分,以确保选出的句子字面上理解没有语言障碍,最后选出 48 个可理解的句子( M=5.3,SD=0.72)。参加先导实验的被试者不再参加正式实验。实验过程所有材料都通过 E- Prime2.0 呈现给被试者。

  被试者的任务是看到屏幕上呈现一个隐喻句,尽快地对这个句子进行解释,对于用英文难于表达的句子允许被试用中文表达。实验总过程由三个部分组成,即实验指导语、核心实验过程和结语。 完成整个实验及其练习,每个被试者大约需要 30 分钟。由两名对认知语言学研究有较深造诣的教师对被试者的隐喻解释用三级量表进行可接受性评价:1 为非常好;2 为基本可以接受;3为不可接受。 他们给出一致的评分为 82%,其余不一致的评分由他们协商之后再确定等级。 为方便统计,作者给量表等级赋分:1 非常好,赋予 100 分;2 基本可以接受,赋予 50 分;3 不可接受,赋予 0 分。

  二、结果与分析

  测试中有两名被试者没按要求完成实验而没有纳入统计分析,有效被试为 61 人。 此外,为了确保数据的科学性,参照同类研究数据常规处理方法,删除极端数据,即反应时在 M+/- 3SD 之外的数据。 删除数据占数据总数的 3.75%。由表 1 可以看出,英语工作记忆广度与英语语言水平呈高度正相关( r=0.882,p<0.001),英语工作记忆广度与反应时呈高度负相关( r=- 0.804,p<0.001),而与隐喻理解质量呈高度正相关( r=0.791,p<0.001)。同样地,英语语言水平与反应时亦呈高度负相关( r=- 0.829,p<0.001),而与隐喻理解质量呈高度正相关( r=0.885,p<0.001)。被试的反应时与隐喻理解质量之间呈高度负相关( r=- 0.791,p<0.001),表明被试者反应时很长,其隐喻理解质量却很低。 由此看出,被试者的英语工作记忆广度与语言水平影响其隐喻理解的反应时及质量。

  

  为进一步考察工作记忆广度对英语隐喻理解的影响,将被试者的英语工作记忆广度划分为低广度和高广度两组。由于其平均值 M=24.82,因此把工作记忆广度低于或等于 24 划为低广度组,一共有 25 人;而高于 24划分为高广度组,一共 36 人。 独立样本 t 检验表明两组差异显著( t=- 9.680,p<0.001)。

  由表 2 可以看出,低广度组的平均反应时 M=6181.78( SD=97.03),而高广度组为 M=5954.96( SD=95.25),高低组之间的反应时呈显著性差异( t=9.078,p<0.001)。这表明对于同一个隐喻句子,低广度组的被试者平均反应时要长于高广度组的被试者。 就隐喻理解质量而言,低广度被试者的平均得分 M=43.13( SD=3.17),而高广度被试者的平均得分 M=51.50( SD=5.53),且高、低两组呈显著性差异( t=- 7.064,p<0.001)。 由此看出,工作记忆广度高的被试者其隐喻理解的质量较高。

  

  同样地,依据被试者的测试成绩,将其划分为低语言水平和高语言水平两组。语言水平的平均值为 M=63.41,因此将低于或等于 62 划为低水平组,一共 28 人,高于 62 划为高水平组,共 33 人。 独立样本 t 检验结果表明,低、高两组之间差异显著( t=- 10.834,p<0.001).

  表 3 显示,低水平被试者的平均反应时 M=6167.43( SD=106.45),而高水平被试者的平均反应时 M=5946.50( SD=89.65) ,高、低水平组之间差异显著( t=8.801,p<0.001) 。 对于隐喻理解质量,低水平被试者平均得分 M=43.68( SD=3.54) ,而高水平被试者平均得分 M=51.80( SD=5.54) 。 数据分析表明,英语语言水平对隐喻理解的反应时及隐喻理解质量影响极大,与低水平的被试者相比,高水平被试者的反应时较短且隐喻理解的质量较高。

  

  三、结论与建议

  ( 一) 英语工作记忆广度与隐喻理解

  上述研究结果表明,被试的英语工作记忆广度是影响其隐喻句子理解的一大因素。隐喻理解较字面理解复杂,虽然有研究结果证明理解隐喻句不像塞尔所认为一样经过” 从字面意义去理解—排除字面意义—根据语境寻找并确定隐喻义”三个阶段。 但与字面意义句子加工相比,隐喻句子加工需要更多的认知资源。工作记忆广度与隐喻理解反应时高度相关结论支持隐喻理解的特征赋予模型和述谓模型。例如,在理解隐喻句” Some jobs are prison”时,被试者首先从喻体” prison”中抽象出特性———令人压抑、限制自由的地方,同时临时构建一个上级范畴并以喻体” prison”命名,本体即归于这个以喻体名字命名的临时上级范畴,临时上级范畴的特性就被赋予本体,从而使被试者获得关于本体的新信息———有些工作” 令人压抑,限制人的自由”。 而喻体除了具有比喻义” 令人压抑、限制自由的地方”外,还具有其他特性,诸如” 封闭式白色的房子、牢固的铁窗和铁门……”。

  要正确地理解类似这样的隐喻句子,就需要更多的认知资源来抑制这些不能赋予本体的属性。与低工作记忆广度的被试者相比,高工作记忆广度的被试者则有更多的认知资源来抑制这些无关的属性,从而使其隐喻句子加工速度更快,反应时更短。同样地隐喻理解时需要认知资源来抑制喻体虽被激活但与本体无关的属性,以保证个体抽象出合适的上级范畴属性赋予本体。高工作记忆广度被试者有更多的资源用于抑制与本体无关的属性,因此更易于抽象出适合赋予本体的上级范畴,隐喻理解质量更高。 高工作记忆广度的被试者与低工作记忆广度的被试者的隐喻理解质量的平均值相差 8.37 分。 对于隐喻句如” Some buses are snails”,对于高广度被试者,95%被试者把这个句子理解为” 一些公共汽车走得非常慢”,而 55%的低广度的被试者理解为” 一些公共汽车样子像蜗牛背着壳”或是” 一些公共汽车象蜗牛一样令人厌恶”之类。 由于认知资源不足而导致他们没能提取出” 走得慢”这一属性。 这说明工作记忆作为一般的认知机制,在英语理解中也会像在母语理解中一样是必不可少的。

  ( 二) 英语语言水平与隐喻理解

  研究结果表明,英语语言水平影响被试的隐喻理解。与母语学习者相比,外语学习者的语言水平相对较弱,在加工类似于隐喻这类较为复杂的句子时,语言水平的影响作用不可忽视。母语学习者在母语文化环境中成长,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已自然形成某种概念,用以认识和理解周围事物并对世界进行概念化,因此,当遇到隐喻时,他们会使用这种概念,毫不费力地识别本体和喻体之间的相似或差异性而获得隐喻义。此外,由于一些常规隐喻的意义已经概念化或内化,这些隐喻句子意义的提取过程是自动化加工或无意识加工。与母语学习者相比,外语学习者在学习外语时,首先学到的是单词、短语或句子的基本义,因为大部分教科书或词典所提供的都是字面意义。

  只有在牢固掌握并熟练地运用这些意义之后,才能更好地理解并掌握词组或句子的引申义或隐喻义。当遇到隐喻句或隐喻性表达时,外语学习者只有具备目的语良好的语言技能之后,才能更好地越过字面意义疆域,抓住语言背后的隐喻义,因此,不难看出,目的语的语言水平是影响外语学习者理解隐喻的一大因素。学习一门外语是从已知到未知的认知过程,除语言形式外还要学会使用另一种概念系统理解和表达客观世界。由于外语学习者的概念系统是居于第一语言,依据皮亚杰语言学习的同化顺化观点,目的语的隐喻义只有通过同化和顺应加工,才能成为他们语言知识的一部分。

  如果外语学习者不能很好地经过同化和顺应目的语的隐喻义融入自己已有的图式或构造新的认知图式,他们就很难理解目的语的隐喻表达。而掌握目的语的隐喻义必须居于掌握隐喻义对应的基本义之上。 从这一点上看,目的语的语言水平是影响外语学习者的隐喻理解因素之一。 此研究结果支持前人研究,进一步证实了语言水平影响个体的隐喻理解。本研究以简单隐喻句 A( s) is/are B( s)为实验材料,探讨英语工作记忆广度及英语语言水平对中国英语学习者英语隐喻理解的影响。

  研究结果发现,英语工作记忆广度与英语隐喻理解的反应时呈高度负相关,而与隐喻理解质量高度正相关,高低两组的反应时及隐喻理解质量的 t 检验结果呈显著性差异。 同样地,英语语言水平与隐喻理解的反应时亦呈高度负相关,与隐喻理解质量呈高度正相关。 高低两组的反应时及隐喻理解质量差异显著。英语工作记忆广度与英语语言水平是影响中国英语学习者隐喻理解的两大因素。 然而,隐喻理解的心理机制研究是一个复杂的系列课题,通过在线加工范式来探讨隐喻理解的影响因素为数不多,此次研究结论的外部信度仍需其他研究者就这一课题的后续实验研究结果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