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文学相关 >

简析新世纪长篇小说创作的发展态势

  进入 21 世纪,长篇小说的繁荣是有目共睹的,长篇小说数量达到激增的状态,创出了历史的新高。新世纪长篇小说的这种态势,与新世纪甚至上个世纪末期的社会变化所造成的文学观念的转变的内因息息相关,但我们更不能忽略了影响小说发展变化的外部因素: 媒介的变化、生产体制的变化、全民素质的提高带来的文学人口的增多等等。   一、传媒方式嬗变促成文学存在形态多样化   文学进入 21 世纪的种种变化,除了文学观念的变化之外,其根本更在于传媒方式的变化。人类传播活动、传播媒介的发展是与生产力的发展协调一致的,客观上推动人类社会方方面面的进步,对文学进步的影响也不例外。中国文学进入 21 世纪之后的种种变化,包括文本形态的变化、作家群体与读者群体的变化以及文学的生产传播方式的变化等等,与 20 世纪 90 年代末以来的传播媒介的变化是密切相关的。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随着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的社会传播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快速普及开来。   进入 21 世纪,数字技术的进步更是突飞猛进。以多媒体为主的电脑网络、手机网络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迅速发展,影响惊人,网络媒介被视为继报纸、广播、电视之后的”第四媒介”,因此 21世纪的世界已进入了”网络时代”。在这个”网络时代”,现代社会的”文学生活”正在深度电子化,电子阅读和电子写作也正在变成这个社会的”主流文学方式”。数字写作、复制和传播技术极速发展,由此,以单语言文字文本构成的文学生产和消费活动正在被迅速”消解”。代之而来的是”一个不仅’读图’,而且’读视频’、’读声音音响’,并与读文字共同建构的’全语言文学时代'”。   由此,经典文学观念所一向自矜的单语言文学写作和生产( 包括印刷制作以及流通营销) ,也逐步被全语言文学”边缘化”了。”网络时代”让单纯的文字文本逐步淡出艺术家族的视野,同时,文学兼容于多媒体艺术和网络游戏的现状,又从本体上丰富和改变了文学的存在方式。与纸质印刷的文字文本不同,网络不仅改造了昔日的文学形式,而且也改变了文学存在方式。文本主要以电子化的文字文本、文学超文本、多媒体文本等多种形式存在。   二、传媒变化使文学走向市场化与产业化   进入新世纪以来的当代文学生产,随着传媒的变化,其生产方式也由原来的体制化向市场化转变,并逐步走向了产业化,使整个文学市场真正繁荣起来。   ( 一) 文学生产由体制化向市场化逐步转化   1. 新型文学生产体制的建立为文学发表提供更多可能。”文学生产体制”指的是文学生产各部分、各环节的内在工作方式和相互关系,主要包括文学的生产、流通、评介、接受等几个主要方面。传统体制,既指新中国成立以来建立的、目前维持主流文坛运转的官方体制( 如作协文学期刊体制、专业———业余作家体制等) 及其背后的意识形态系统,也包括自”五四”新文学以来形成的”严肃性”文学传统( 对抗文学的”消遣性”) ,以及古典文学的精英原则( 包括”文以载道”的教化功能和陶冶性情的审美功能) ,也有人称其为”共和国体制”。这种体制拥有两大特征,即组织化和计划性。组织化,是用一定的办法,把文艺劳动者统一管理,如作家协会、各国营文艺演出团体、基层文化馆等。计划性,是将文艺生产纳入国家控制,从题材的确定、创作方法和风格等艺术细节的官方规定、作品出版发表之前的审查、对出版单位和刊物的领导直至文艺产品的销售。文学出版是一种行政行为,它规范着出版的流程和各个环节,也增强了出版的计划性,包括出版内容和出版数量。它的出版数量和出版内容并不是完全根据市场需求和文化建设的考虑,而是政治意识形态的需要。而新型体制既指寄存于传统出版体制中的畅销书体制,更侧重目前主要以网络为载体的新媒体文学生产体制,背后是一套全新的网络时代的意识形态。   1990 年代中期以来,由于市场经济作用,文学明显分为体制内与体制外。现阶段体制外的文学写作,不再或至少首先不面对文学历史、文学原理和价值评判尺度,而要面对的是市场。销量是硬道理,市场占有率决定一切———名气、身价、成就直至话语权。市场文学无视并废弃了体制文学的所有规则,除了向作者索取利润,写什么和怎么写都听凭作者放任自流,但最终要经过一道检验,那就是市场”订单”。   2. 文学政策监管的趋于松动使更多作品进入市场。某种意义上,市场文学已经逐步导致旧有的文学体制解体或重组,”共和国体制”所掌控的空间,虽然名义上还是”主流”,但从市场占有率、读者群、社会影响力来看,其实正慢慢变成”非主流”,而市场文学却重新定义了文学生产方式,也就是规范了新的文学体制。在当代文学发展的最初 50 年间,有关文学的政策监管基本采取行政手段,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方式、方法前后有所不同。之前,对发生的问题一般都直截了当作出”组织处理”,比如发动批判、予以处分、调离岗位甚至逮捕。这在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有大量例子。改革开放后,”组织处理”渐渐消失,主要代之以思想舆论的批评,其经典案例是”《苦恋》风波”。   再往后,甚至公开的大规模的思想舆论批评也几乎看不到了,如果发现问题,一般以收回期刊和图书了事,或对”问题作品”予以禁限,《废都》和《上海宝贝》分别是 1990 年代初期和后期出现的有代表性的案例。以上,都未脱于行政化监管的思路,不过力度一直呈递减之势。即使在当下,行政化监管仍然存在,只是造成巨大影响的案例越来越少,说明这种思路的实施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便利。实际上,现在有关文学的监管,颇有处在十字路口之势; 也就是说,处在政策化管理向法制化管理转型的中间地带。这个转型,也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客观地摆到面前的要求。   3. 新的传媒方式使得文学生产的程序简化。新传媒出现形成的”写出就是发表”的生产机制,使得网络写作坚决地摒弃了”审稿”这一中间环节,文学从数千年的体制化束缚中获得了解放。写作从此空前地直接与个人的自由意志和自由心灵相关,而不是和某一时期的审美趣味、某一群人的审美标准、某一类型的文学范式有关。同时,体制的消失意味着参与文学写作的限制消失了,业余作者的文字直接冲击所谓的专业作家。散文家宁肯的长篇小说《蒙面之城》,曾经投稿给多家期刊却均未获得认可,无奈之下,他把小说放到了网上,没想到很快在网络上获得广泛好评,之后便被《当代》刊发,甚至被评为2002 年第二届老舍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奖之一。   《蒙面之城》的经历,充分说明了当今期刊审稿体制中的巨大弊病,每一个编辑的审稿水准及编辑部的用稿标准都是不一样的,而且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中国社会各行各业中普遍的”潜规则”。网络文学的发表方式,通过取消编辑审查程序,彻底改变了传统文学生产体制中编辑与未出名作者之间严重不平等的关系,并由此改变了文学作品”生产———传播”的流程。”没有门槛”这本身就是文学的一个重要改变。原来的文学写作者必须是”精英”,一个人成为作家是要经过体制、权威”认定的”; 而现在文学写作向普通人开放了,写作越来越成为一种个人爱好而不是某种由体制化的所谓”权威”钦定的”特权”。   ( 二) 新世纪的作家主动与市场合作   市场经济条件下,判定一个写作者的作品被读者所接收的程度,就在于作品的发行销售数量,而这个数量就来源于该写作者所拥有的读者群。   1. 作家通过”自媒体”让作品拥有更多读者。所谓”自媒体”,是以现代化、电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数或者特定的单个人传递规范性及非规范性信息的新媒体的总称。包括博客、微博、微信、贴吧、论坛等网络社区。韩寒、当年明月、郑渊洁等,他们在年龄、性别、写作风格等各方面都各有不同,但他们却具备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拥有数量庞大的”粉丝”读者群,在读者中有强大的市场号召力,他们的作品都有不俗的销量,甚至很多是畅销作品。他们就是很好地利用了博客这种”自媒体”方式。如郭敬明的博客多为他的生活照和生活小记; 韩寒的博客是赛车照片以及比赛心情之类的文章; 海岩的博客完全成了他的新作、新剧的宣传阵地,还有一些新剧男女演员的照片,以及自己养的宠物照等。作为写作者,还可以在博客上发表对社会生活、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类事件的评论,或鼓吹自己的个人品格,给自己塑造一个关心国家、关心民众、品格高尚的形象,以此来赢得更多的 “粉丝”即未来的读者群。   2. 写作者为作品的市场销售注重”包装”和”广告”效应。在当代中国,市场与文学的关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应当是从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以后开始的。人们首先是把市场作为干扰和制约文学正常发展的因素来对待,所以”市场对文学的冲击”、”商业化时代的文学命运”等等,是作家和批评家们特别容易谈及的话题。然而,对市场的批判并没有阻止文学与市场结盟的步伐。因为,人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新时期以来,文学生产机制正在发生着深刻的转变。这种转变就是,80 年代以前,文学生产的权利掌控在作家协会、出版社或有关宣传部门手中,而到了 90 年代中后期,文学生产机制主要由出版社和杂志社等文学作品的生产部门来掌控。这种机制转换对文学创作的影响深刻,因为发表( 或出版) 机构既是国家机构,同时又要追求市场利润。无论是谁,都必须面对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即当下作家和学者们都注意到了文学市场化的现象,或者说都意识到了市场对文学创作与生产的深刻影响。   在认识到了市场作用的情况下,传统文学作家们也开始特别注意市场包装。这种包装不单纯是指图书印刷质量的变新与提高,更是指许多写作者和出版者形成生产合谋,在书名上”下功夫”。从90 年代中期以来,莫言的《丰乳肥臀》因惊世书名和纯文学写法引来一片惊呼,之后,铁凝的《大浴女》、池莉的《有了快感你就喊》、毕淑敏的《拯救乳房》,一时形成了书名比拼。另外,传统作家们还努力利用各种场合、各种机会,为自己的作品做宣传,打”广告”。刘震云和电影导演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更是这方面的极好例证。   ( 三) 文学生产的产业化经营使作品数量陡增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繁荣和发展,文学的生产也不可避免地被纳入到了市场经济的链条当中,文学生产不是以作家作为主导,而是以市场的需求为指导。进入 20 世纪 90 年代以后,随着产业化的兴起以及与世界市场的接轨,我国出版界开始引进版税制,而版税制是指作家与出版社签订协议,确定单本的定价和版税,作家的收入是与作品的销售册数息息相关的。体制内的作家,为了能够获得高额的稿费,就需要与市场需求结合,写出能够为广大读者所接受的作品。而出版商为了能够更多地出版迎合市场需求的为读者所欢迎的好书,就要不断地研究读者市场,关注读者群的倾向,进而确定一些能够为读者所喜闻乐见的选题,把选题提供给读者所喜欢的一些作家,由作家根据选题方向进行创作,使得现今的文学创作,如工厂的生产线一般,使文学生产成为了一种产业。正因为网络文学产业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文学网站建立起来,并且越来越多的商业门户网站参与到文学产业中来。一方面,商业网站纷纷进驻网络文学领域,或收购,或自己开发,表现出对网络文学产业的极大兴趣; 另一方面,文学网站也积极开疆辟土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这样一来,文学网站纷繁复杂,种类奇多,为网络文学产业经营提供了挑战与契机。   三、新媒介带来文学创作主体泛化   进入21 世纪,由于新媒介的参与,原来仅仅由少数精英作家进行创作的文坛发生了巨大变化,变为人人可以写作,人人可以成为作家的主体泛化的时代。新世纪文学创作是全民参与,作家的创作以贴近广大读者的阅读兴趣和阅读倾向为目的,作家自由创作,社会进入了”文学人口”的”全民化”时代。   ( 一) 全民参与的文学大众化时代真正开启   进入 20 世纪 90 年代以后,现代传媒技术如影视、网络的不断出现与发展,使得文学大众化的意义内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文学大众化特点越来越鲜明,文学创作是全民参与,作家的创作更多的是以贴近广大读者的阅读兴趣和阅读倾向为目的。过去的作家创作,是以某种思想的建立以及某种价值情操的褒贬为终极目标,作家是以思想启蒙者的姿态而存在,当下这种状况已经不复存在,即使有些作家仍然坚守着原有的创作立场,追求”纯文学”的创作,书写着高雅艺术,但是却曲高和寡。特别是到了新世纪,文学大众化、世俗化的特点更为突出,作家原来那种曲高和寡的局面被铺天盖地的各种网络小说、影视剧所代替。文学大众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众化,从大众中来,书写大众,文学创作是凡俗与高雅并存。   进入 21 世纪,以往传统文学的规约渐渐淡出。网络这种新的媒介的出现,特别是网络文学的全面开放,使得那些拥有作家梦的人们,人人都可以进入写作领域,人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作品呈现在网络上,人人都可能成为作家,只要你的作品能够吸引读者、拥有一定量的读者,你就可能被出版商关注,只要你愿意,你的作品就会从网络市场走向网络外的实体市场,你的作品就成为可以摆在案头的著作。这一时期的文学,真正成为了”大众”文学,文学不仅书写”大众”,而且,更是由”大众”来进行书写,应该说是更为全面的真正意义上的”大众化”。   ( 二) 文学创作自主化促进了文学大众化   网络消除了作品的出场焦虑,拆卸了文学发表资质认证的门槛,谁都有权利上网发布自己的作品,谁也无权阻止他人自由发言。现有文学文本得以面世的最大障碍———文学出版发行管理系统———被有效突破。网络文学的写作和发表不再有等级和权威的限制,编辑、出版商、甚至书籍审查机构都不能对创作者进行既往那种生杀予夺的裁决。   从网络小说在 20 世纪末首次现身起,至今不过十多年时间,但却发展极为迅速。除去作品总数增长快、存量大,作品构成多样化、类型多之外,网络文学还以参与人数广泛、受众人群众多,俨然成为当今文坛最为庞大的文学存在。这一文学板块的迅速成长,既在于网络写作的门槛较低,自发性强,便于爱好者主动进入与自由介入,更在于其中一些写作者相对成熟之后,可借助于收费阅读、作品改编等手段,得到安适的生存与稳定的发展。目前,在网络平台上坚持写作得以存身的写作者有 3万多人,这样的一个从业数量,与传统文学那些体制内专业作家和半专业作家的数量总和不相上下。无论从作者的构成上看,还是从写作的趋向上看,网络小说都以非专业性的写作演练,以及向类型化不断倾斜的基本走势,成为大众文学的主要构成,并以良莠兼具的复杂性、无所不有的包容性,孕育了进一步发展演变的多种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