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论文 > 音乐舞蹈 >

关于陈田秋涛:真实基础上的多维度表达

    陈田秋涛,2014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摄影专业,前不久凭借影像实验项目《流动的希望》获得新浪”摄氏 2014″年度潜力摄影师提名。在该项目中,陈田秋涛按一定周期发放玩具相机给愿意参加拍摄的孩子,教会他们最基础的拍摄手法,让他们用镜头记录下自己每天观察到的生活。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陈田秋涛就该项目进行过程中的感受和他对报道摄影的理解,作了一番阐述。中国摄影报:怎样想到要进行这样一个项目?您的初衷是什么?陈田秋涛:我一直想围绕流动人口这个题材做点事情。我从 2011 年开始在一个服务于流动儿童的公益组织做志愿者,其间和这些孩子们有了近距离接触,逐渐对于这个在城市与农村夹缝中生活与成长的小群体产生兴趣。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许多年幼的孩子跟随他们的父母一起涌入城市,流动人口”家庭化”趋势加剧,我认为他们既是受益者,同时也是受害者,他们复杂的生存状况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发展的复杂性。再加上当时正好到了我本科毕业创作的时间节点,于是就开始筹划这个项目。中国摄影报:这个项目为何以影像实验的方式进行?陈田秋涛:我希望探索摄影媒介记录功能实现方式的多样性,把本应被拍摄与记录的对象转换成掌握话语权的参与者,改变传统纪实摄影中摄影师所处的位置。我认为有田野调查属性的影像实验是很合适此项选题的。

  孩子们的记录提供了一个真正内部的视角与观察,也是我们作为局外人所难以接触到的。拍摄的图像是其中视觉化的部分,其余的包括一些活动,这在整个过程中同样重要。我认为采用这种方式带来的效果达到了我的预期。中国摄影报:参与这次项目拍摄的孩子是怎么选定的?他们有什么特点?陈田秋涛:在项目进行初期,我通过和之前工作过的公益组织合作对孩子们进行宣传和招募,考虑到执行力与理解能力,我仅仅是对招募对象的年龄做出了一定限制,并没有特意挑选。

  其实拍摄对象的确定,更多的是根据孩子们对项目本身的兴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对跟我合作的孩子的专注力感到印象深刻,其实在项目初期我一直有些担心会有人无法坚持下来,但最终他们都表现出了让我惊讶的热情与专注,非常认真也很有探索精神。我被他们的纯真和善良打动,随着拍摄的进行我们都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中国摄影报:拍摄中遇到了哪些困难?都是如何解决的?陈田秋涛:项目中遇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前期,寻求合作和招募拍摄对象花费了比较多的时间。

  我通过短信、电话、张贴招募公告等方法宣传我的项目,并举行宣讲会,现场招募有兴趣与我合作的孩子。中国摄影报:在很多环境肖像拍摄中,并置的手法似乎比较常用。您在这个专题中也用到了这个方法,并加入了孩子们的一些自述,出发点是什么?陈田秋涛:我的记录加上孩子们的拍摄,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摄影类型,他们之间的反差是很有趣的,也是很有必要的。通过在最终的作品中并置呈现,一边是冷静客观的观察,一边是生动鲜活的记录,左右两部分互为语境,共同为观者提供了一个完整立体的对拍摄对象的展示。

  中国摄影报:您的摄影专业学习,给本次拍摄带来了哪些影响?陈田秋涛:我觉得每个人对摄影的认识和追求都不同,这些不同导致了拍摄结果的不同。通过摄影专业的学习,我逐步建立起了对摄影的一些理解,这是影响我进行这个项目的主要因素。中国摄影报:报道摄影在国内越来越受重视,也有许多为报道摄影设立的奖项,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陈田秋涛:我认为摄影是在不断发展的,人们在不断探索摄影的边界。

  报道摄影也一样,以往的报道摄影更多是纯粹的客观真实记录事实,现在它的边界也在延伸,在融合和模糊。越来越多摄影师在拍摄时在保留真实记录的前提下加入自己的观点与评论,或是通过自己的理解对既有事实的内容做出更深层的探索与归纳,使其在真实记录的基础上有更多维度的表达。我认为这是一种进步,摄影本来就应该是没有边界的。中国摄影报:凭借这个项目,您还曾获得 2014 露西国际摄影奖”IPA-C11ina 发现奖”,您认为中外摄影界对报道摄影的理解有何不同?陈田秋涛:其实我认为在西方并没有明确的报道摄影这种分类,”doc-umentary”这个词就概括了几乎所有纪录类的摄影。在”露西奖”中专门有”deep perspective”这个类别,也就是深度摄影奖。从这个奖项类别的名字不难看出,深度是很重要的,无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形式上,摄影师都应该深入探索,沉浸在自己的选题里,这也是我们中国摄影师应该不懈努力追求的。

  中国摄影报:对这个项目是否有继续跟进拍摄的计划?陈田秋涛:在中央美院做的毕业展览时,邀请了大部分参与拍摄的孩子和部分家长来到了现场。我有计划继续跟进和我合作的孩子们之后的成长,但是他们由于户口问题无法在北京继续读书,有很多已经回到老家了,所以后续的拍摄会有一些困难,不过我会尽力克服。至于其他具体的拍摄计划,现在还没有成形。个人短期的计划是出国读书,继续学摄影,也要探索一下其他相关媒介的表达,增强一些思维上的东西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