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论文 > 音乐舞蹈 >

关于孟加拉乔比梅拉摄影节观察

    1 月 23 日,乔比梅拉(Chobi Mela)国际摄影节在孟加拉达卡开幕。从传统游街活动,到有总统出席的开幕典礼,再到傍晚的邮轮之旅,摄影节期间的各种展览、讲座、工作坊等活动相继展开。孟加拉摄影师大致分两大派,一派是沙龙摄影师,他们为了比赛而拍摄;另一派则是传统媒体摄影师,为报道配发图片。曾经,摄影并不为当地人看重,摄影师得循规蹈矩按照他人的意志进行拍摄,但现在这种现象正悄然改变。

  乔比梅拉国际摄影节自 2000 年开办,每两年举办一次。每届乔比梅拉国际摄影节的开幕式都非常有特色,今年也不例外。除了传统游街活动,总统的出席也让摄影节的开幕式显得规格很高。主办方安排的邮轮在傍晚时分起航,所有参与摄影节的艺术家、策展人聚在略显陈旧的邮轮上度过了在孟加拉的第一个夜晚。展场众多有新意本届国际摄影节的主题定义为”亲密关系”,展出了来自 22 个国家 30 多名艺术家的摄影艺术作品。

  32 场摄影展览分布在孟加拉国美术和表演艺术馆、国家博物馆、美术学院、Star-Ben-gal艺术区等地,达卡老城边上的诺斯布鲁克大厅等殖民时期的建筑也成为展览场馆。展出作品涵盖纪实、观念摄影等,也包括个别几组与影像有关的视频、装置作品。主要推介的摄影师大部分来自孟加拉本土以及伊朗、印度、巴基斯坦、新加坡、老挝、越南、泰国等国家,这也成为了乔比梅拉的一大特色,是一次全面了解亚洲及中东地区当代摄影发展的好机会。当然,要成为国际瞩目的摄影节之一,来自欧洲等国家的作品也必然包括其中。

  每个展场与作品的交相辉映显示了主办方专业的态度。来自危地马拉的艺术家路易斯·冈萨雷斯·帕尔马(Luis Gonzalez Palma)的作品《天使报喜》被安排在一个废弃的剧院中,照片经过裁剪变成圆形,悬挂在剧院空间中,破旧的老式桌椅、剧院中那人去楼空的状态与艺术家照片中营造的话剧似的视觉场景相得益彰,令人眼前一亮。由尼泊尔照片博物馆策展的《复述历史》被安排在殖民时期的建筑诺斯布鲁克大厅图书馆内展出,这些被再次发现的尼泊尔老照片与殖民时期的建筑一样,都记载着那些发生在过去的故事。

  孟加拉传奇摄影师安瓦尔·侯赛因(Anwar Hossain)获得”终身成就奖”,此次参展的是回顾系列作品《独立》。侯赛因自 1967 年以来,一直从事摄影,他的作品深入城市、郊区和民俗文化。他的作品以黑白照片为主,画面直白、诱惑,充分表达了那个年代人民生活的激情。玛格南摄影师拉里·托维尔(Larry Towell)则带来了《门诺派》(The Mennonites)作品集。

  他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老家附近第一次见到门诺派教徒,和他们交朋友让他有机会访问门诺派社区。十余年来,托维尔一直在拍摄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门诺派教徒。除了照片之外,托维尔的文字也详细讲述了他与门诺派社区的辛酸经历。多种活动重交流摄影节期间的每场讲座尽量控制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每位艺术家尽量多与观众分享自己作品,对比长篇大论的讲述理论及概念,这种更多用视觉方式进行沟通、学习的讲座,让人感觉痛快。

  与国内摄影讲座不同,所有讲座艺术家都展示了自己的多个多媒体作品,其中包括来自加拿大的玛格南摄影师拉里·托维尔和艺术家克里斯蒂娜·努涅斯(Cristina Nunez)。多媒体的展示方式,已经被世界上众多优秀艺术家所认可,摄影家运用多媒体展示静态作品的方式已非常流行,这种方式可以给艺术家带来更多创作及表达的空间。

  多样的工作坊是该摄影节的一大亮点。工作坊大部分是免费提供给学员的,有些是与当地的摄影学院合办的,学员在网上提交作品后,经过导师初选才可参加工作坊。学员可选择的工作坊种类非常多,包括照片编辑工作坊、创作与实践工作坊、手工书工作坊以及人像拍摄工作坊等。摄影节期间手工书工作坊由 10 人组成,导师会根据每一位学员的作品类型,给出切实可行的制作标准和方式,经过学员与导师的讨论认可,工作坊结束前,最终制作出一本样书。此次摄影节期间的专家面对面吸引了孟加拉及周边国家例如尼泊尔、缅甸等国年轻摄影师前来拜师学艺。

  与国内摄影师与专家面对面时的聆听为主不同,前来问诊的摄影师更重视与专家的面对面交流,并不只是听从。可以有针对性地向专家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且更注重展示编辑成册的成熟作品与专家讨论。纵观孟加拉乔比梅拉国际摄影节,虽然在展览质量、学术水平等各方面都显出其专业一面,但整个摄影节更像是一次艺术家、策展人之间的交流分享。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更多亚洲年轻摄影师期待摄影节不仅仅是交流平台,更希望他们的作品能通过摄影节走进画廊,在市场上进一步验证其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