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科论文 > 自科相关 >

有关我国学前教育发展及未来5 年学前教育发展战略的思考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提出到2020 年,要实现基本普及学前三年教育的目标,学前儿童毛入园率达到85%,这是现代中国学前教育教育改革发展的重点任务。学前教育是国民素质教育,要实现既定目标,必须实施和坚持普及与公平统一发展,应当坚持政府主导,公办学前教育为主体,社会办学为辅助的学前教育体制,并且未来中国学前教育的发展应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

1 我国学前教育农村与城市发展的问题突出

(1)公办幼儿园与民办幼儿园比例严重失调。93—2007年全国企事业办园由10.2 万所减少到5063 所。集体办园由7.76万所减少到1.97 万所,而民办园由1.7 万所增加到7.76 万所,从2000—2007 年三类公办园由74.8% 减少到39.89%,而民办园增有25.2% 增加到60.01%。2010 年以来公办园和民办园和在园幼儿占总规模比例变化有了直线上升的趋势,2013 年全国幼儿园比2010 年增加4.8 万所。但是在园幼儿的比例来看,尽管到2014 年公办园去年增长到38% 点多,仍然没有改变目前在办园幼儿比例还是以民办园为主体,占61%。

(2)学前教育趋向于市场和产业化。幼儿园办学按成本向家庭收费,那么相对贫困家庭的适龄幼儿难以接受必要的学前教育,对学前教育的普及带来影响。首都是唯一的通过地方立法确定以社会力量办学为主体唯一的一个市。该市的学前教育条例明确规定,举办学前教育机构以社会力量办学为主体。条例第19 条规定,学前教育机构的收费实行成本核算制度,由于政策和法制的原因,在北京市的幼儿教育不公平已经产生的严重的社会后果,根据教育部的统计,2005 年统计,全国城市小学招生中接受过学前教育的比例全国平均93%,而北京市的城区只有84.14%,他的比例仅仅比西藏、青海、新疆高,居全国倒数第四位,到2006 年,全国城市为94.16%,而北京市降低到81.45%,仅仅比西藏、青海高,居全国倒数第三位。2007 年后的数据教育部不再公布的,找不到统计数据了。

(3)天价幼儿园,堵住了学前教育普及的道路。在北京、天津、南京、广州等等一些大城市,陆续出现了一批年收费达10 万元的幼儿园,月收费5000 多元的幼儿园,在北京大城市占相当比例,即便在三线城市,大量的幼儿园收费都高出普通居民的承受力,高收费,乱收费已经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对教育部满意的热点问题,民生问题,天价幼儿园优惠了一批特权阶层,堵住了学前教育普及发展的道路。

(4)城乡学前教育差距拉达问题十分突出,教育资源严重的不平衡。农村学前教育是我学前教育发展的主体。根据教育部数据分析,1999 年以来,全国农村在园幼儿为1259.1 万人,2003 年,农村幼儿减少了940.4 万人,占全国同期减少幼儿的98.88%,而且主要减少的是农村幼儿教育,2009 年农村学前教育在园幼儿占全国在园幼儿的76.2%,2010 年占74.8%。但是城市幼儿入园普及率远远高于农村而农村幼儿还没有普及学前一年教育,另外有研究数据表明到2014 年城镇学前三年入园率,城市与农村两者相差15 个百分点。按我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提出要求,到2020 年全国实现毛入学率85%的目标,需要在我国新增1803 万在园幼儿,因为这个数据是我们在制定国家规划纲要的时候,经测算的一个基本数据,中国要实现普及学前三年教育,他的主要增长点在农村,城市贡献率只有 7%,93% 是靠普及农村学前三年教育。

2 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历程表明,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是发展必然趋势

从1949—1965 年期间,中国建立起了学前教育制度,学前教育得到迅速发展,到50 年年代初期全国在园幼儿142.4 万人,1965 年达到171.3 万,中国的在这一阶段主要是伴随着农村义务教育快速发展,带动了农村学前教育的发展。从78 年到1989 年为中国幼儿教育快速发展阶段。1978 年达到788 万人发展到1995 年的2711.2 万人,这一时期学前教育持续快速发展包括学前班在内的在园幼儿数增长了150%。从95 到2007 年中国学前教育发展的这个阶段是一个持续快速增长阶段,95、96 年,96 年是顶峰,从96 年以后是大幅度下滑,之后缓慢回升,应该说从90—1999 年,即幼儿教育的波动性发展阶段。此后由于学龄人口减少和国有企业改革,大批企业办幼儿园或者解散,或者转为民办,在园幼儿由1999 年减少到2326.3 万人,但是学龄人口没有减少,但是学前一年教育的入园率依然保持较高的水平,学前一年教育的没有下滑,依然保持76.6,1999 年减少到2326.3 万人,2003 年跌到谷底。2010 年后学前教育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中国学前幼儿教育经历了快速发展,2013 年毛入学率67.5%,虽然有波动,但是在高位运行,2013 年恢复到超过3000 万人。从78 年到2014 年的近40 年为中国学前教育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我国这四个阶段的学前教育发展的历程说明:公平与普及是学前教育得到发展的基础,要坚持学前教育的发展,普及与公平缺一不可,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是发展必然趋势。

99 年—2009 年代是我国学前教育走下坡路时期,对学前教育发展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在各级各类教育中,唯独让学前教育失去了政府保护,导致学前教育园所建设、学前儿童入园率等发展呈现出大幅度滑坡。学前三年入园率整整倒退了十年。究其主要原因:一是从2001 年开始了中国税费改革,对中国农村幼儿教育是冲击,是致命的冲击。第二个因素是席卷全国的公办幼儿园改革风潮,这个改革风潮从98 年江苏开始逐步的推向全国。第三个是大批国有企业分离社会职能,企业办幼儿园或者解散,或者转为民办。四是以国家的文件提出以社会力量办园主体的办学体制政策,国务院批转各个部委的文件。一时间全国幼儿园由1999 年的18 万所减少到11 万所,在园儿童减少322 万人,全国学前一年入园率99 年76.6% 降低到03 年64.3%,减少了12.2 个百分点。

第四阶段根据目前发展趋势来看到2014 年仍然很难达到80%,距离我国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提出的全国学前三年入园率要达到85% 有很大差距,目前我国学前教育的现状依然是农村落后且与城市出现严重的资源不均衡,农村学前教育地位不确定,制度不稳定,政策有偏差,投入无保障,学前教师职称评定缺乏机制、教师队伍流动性大且水平下降,城市与农村学前教育呈现较为严重差异。国家学前教育发展历史显示,如果忽视了学前教育政府主导,仅仅以社会力量办学主体作为主导,那么学前教育就失去了天平,我国的学前教育普及的目标难以实现。从学前教育的国际比较研究看,加快学前教育的发展,必须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办学为辅。

3 对我国学前教育未来5 年发展的期望

学前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的重要部分,发展学前教育,是提高国家整体教育质量的基本保障,学前儿童时期是一个人接受教育的开始阶段,是儿童发展和终身发展关键期。多学科研究结果表明,学前教育具有基础性,普及性和难以补偿性的特点,学前教育是决定一个人能否全面和谐健全发展的重要条件,学前教育过程对儿童发展包括个体体验、将来行为习惯、品质态度等方面具有重要且持续的影响,是提高国民教育质量和效果的基础性保障,普及学前教育能够帮助更多的学前儿童更好地适应小学教育。大量关于学前教育投入与回报教育的研究结果已经证实幼儿教育是各阶段教育中投入回报率最高的教育,受过良好的学前阶段教育的儿童学习能力更强。所以,国家层面坚持普及与公平发展我国学前教育,利于缩小贫富差距,实现社会公平,有效的降低因出生缺陷和家庭教育和成长环境不利带来的消极影响,促进农村及贫困家庭融入国家教育体系,平衡教育资源,具有重要的意义。

第一、全面建设政府主导、公办为主体、社会或民办为辅助的学前教育体系,尽早将学前教育纳入我国义务教育。学前教育融入国家公共教育体系是当前世界范围普遍认同的。从世界范围来看,发达与较发达国家和地区以公立学前教育机构所占比例超过50% 甚至达到100% 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公立私立并行占到全部统计国家地区的50%,单纯以私立民办幼教机构的只有5 个国家和地区,占总数27.78%,这与我们有些研究所讲的发达国家,是以民办为主的观点是不一致的。从学前教育长期发展的角度,我们认为将我国学前教育纳入国民义务教育是必然趋势。

第二、加大学前教育公共经费投入是学前教育的基本保障。世界上很多国家纷纷加大对学前教育的公共投入,提升学前教育的公益性程度,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乃至发展中国家对学前教育实行义务 (全免费)教育政策,不实行免费国家和地区公立幼儿园的收费也很低,更多国家学前教育公共财政投入占全部投入超过75%。其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学前教育公共经费占到整个教育经费中份额都超过了10%。最高是匈牙利14.7%。中国最低,中国到2014 年未超过4%。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在我国2010 年后实施了学前教育三年发展计划,国家及地方政府显然加大了投资,学前教育发展趋势有了显著的变化,2012 年达到3.4%,只有建立逐年增加教育投入的有效机制,才能保障学前教育公平发展机会和加快学前教育的普及。

第三、与国际学前教育发展的价值观念接轨,使学前教育在我国国民教育中的地位得到更广泛的认同。当前国际上人们普遍认同:”每个孩子都有权利从早期教育中获利,时限教育机会公平,”

第四、大力普及农村学前教育。接受教育是每个公民的基本需求,拥有学前教育全力是人类基本的人权,一个国家的政府机构和公共体系是有责任和义务保证每个学前儿童接受基本的学前教育。国家教育系统应该坚持以普及农村学前教育为重点,切实落实学前教育以政府主导、公办民办为共同主体职责,确保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和公平性。国家制定扶持农村地区,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幼儿教育发展,组织实施学前教育的重大工程和项目,国家加大对学前教育的公共财政投入,到 2020年用于学前教育经费占到教育经费预算总支出的10% 以上。才能保障到2020 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学前儿童入园率基本达到85%。

第五、加大学前教师培养力度,全面开展幼师职称评定。继续实施国家计划下的学前教师培养特别是对农村幼儿园教师全面或专题的培训,大力扶持有学前教育师资培养的高等院校。同时建立以公共财政为保障的稳定的高素质幼儿教师队伍,科学合理地制定和实施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全面开展幼师职称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