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科论文 > 自科相关 >

浅谈河南省农村家庭学前教育投资的现状调查与思考

一、问题提出

2010 年5 月国务院审议并通过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 – 2020 年) 》明确提出普及学前教育尤其是重点要发展农村学前教育。河南省是人口大省,也是农业大省,2013 年河南省总人口10601 万人,常住人口9413 万人,其中农村人口5958 万人( 数据来源于《河南统计年鉴( 2014) 》) 。巨大的农村人口意味着河南省具有规模可观的农村适龄学前儿童。农村学前儿童的教育问题不仅关系国家优质人才的培养,而且关系”三农问题”的解决。关注农村学前教育,着力解决农村学前教育存在的问题值得研究。

二、研究方法

本文的研究选取了郑州市、焦作市和信阳市为采样地区,代表河南省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从每个市随机抽取一个县的2 所农村幼儿园,对这6所幼儿园的300 名幼儿进行调查,并对幼儿骨干教师、教学管理人员和家长进行问卷调查和访谈,从中了解河南省农村家庭学前教育投资的现状和存在的主要问题。问卷调查内容主要涉及农村适龄儿童的入园率、幼儿园的经费来源、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的费用支出、幼儿园环境、师资、教学内容及质量6 个维度。

三、研究结果及分析

( 一) 农村学前教育机构以民办、私立为主

2013 年,河南省学前教育机构14485 所,其中民办幼儿园11686 所( 数据来源于《河南统计年鉴( 2014) 》) ,随机调查的6 所幼儿园中只有1所是公办性质幼儿园。河南省学前教育一年普及率在2013 年已经达到87%,但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仍然主要集中在城镇或者公办幼儿园,县级财政投资有限的情况下几乎覆盖不到农村。

( 二) 农村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的热情不高

教育是形成人力资本的最重要途径,通过教育可以使受教育者获得许多货币或者非货币上的收益。然而根据笔者的调查显示,河南省农村家庭教育投资的实际情况并不乐观。笔者在调查问卷中问到: “你会为了孩子接受优质的学前教育而举债吗?”90% 以上的被调查者选择”不会”,而问到高等教育同样的问题时,只有30% 的被调查者选择”不会”。这说明相比较学前教育来说,农村家庭对高等教育的重视程度更高,也更舍得进行投资。农村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热情不高的另一表现是农村学前教育的入园率低,经济发展水平和学前教育入园率呈正相关。在经济发展水平较好的焦作市某县的农村幼儿园,其学前一年的毛入园率已经达到了90%以上,而经济水平较为落后的信阳市某县农村幼儿园的学前一年的毛入园率还不足60%,两者差异极为显著。

农村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热情不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农村的经济文化环境。2013 年,河南省农村居民的年人均纯收入是8475 元( 数据来源于《河南统计年鉴( 2014) 》) 。有限的经济收入不得不让农村家庭停留在”可以举债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却更愿意选择物美价廉的学前教育”这种短视的教育观念。另外,学前教育较高等教育投资风险更大,不确定因素更多,人们对不确定的事物在选择时更倾向保守,因此要辩证客观对待农村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热情不高的问题。

( 三) 农村家庭学前教育负担较重

农村家庭收入较低,但学前教育负担很重。我国学前教育并不属于义务教育,在普及中小学义务教育的政策引导下,国家在教育经费上主要向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倾斜,这就使得学前教育成本主要由家庭承担。在调查中,大多数幼儿教育机构承认,除了国家对幼儿园的土地使用有一定的优惠政策外,幼儿教育所需的软、硬件支出等主要是从学前教育收费中列支。农村学前教育学费每月在200- 800 元不等,个别民办的私立学前教育学费达到了每月1000 元以上,对学前教育的投资已经成为很多农村家庭的心头之痛。

除了负担正规的学校教育成本,家庭还需负担日益见涨的其他各项学前教育费用,如各种名目的特长班、兴趣班以及为培养特长而衍生购买的各种材料费用。调查中一位5 岁孩子的妈妈说,现在大多农村孩子会参加一个或者两个兴趣班,每个兴趣班的年学费是2000 元左右,这对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农村家庭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农村家庭学前教育负担较重一方面是因为学前教育收费较高,另一方面是农村家庭承担着农业生产的重要任务,需要购买大量的农业物资和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在收入一定的条件下,教育投资和农业生产投资呈此消彼长关系,即经济学上的”挤出效应”。因此,农村家庭势必会选择”物美价廉”的学前教育机构,甚至牺牲教学质量而优先考虑教育价格。另外,由于学前教育阶段的幼儿自理能力有限,幼儿在园的每日生活需要教师与家长的密切配合,家庭为幼儿接受学前教育不得不放弃一定的收入。机会成本成为学前教育成本的重要方面,尤其是贫困家庭学前教育的机会成本对家庭经济生活更是至关重要。

( 四) 农村家庭对学前教育质量满意度较低

农村学前教育机构由于教育观念落后、师资力量薄弱等原因,教育质量得不到保证。信阳市某县的一公立幼儿园只有1 名教师接受过规范的学前教育,60%的师资是聘请当地的家庭妇女。这些”幼儿教师”在农忙时间还得回家务农,导致师资力量严重不足。幼儿园没有专门的教学计划和大纲,”教什么” “怎么教”随意性很强,至于《学前卫生》、《幼儿游戏》和《学前社会》等课程从没被园方考虑,教师也不知道该如何实施。据受访的唯一一所公办幼儿园园长介绍,因为是公立园,本所幼儿园的环境相对还是好的,而私立幼儿园可能基本的活动场地都没有,校舍简陋,租一间民房就可能办幼儿园,40 个左右的孩子挤在一间教室里,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对一位幼儿妈妈的深度访谈也验证了这点。当问到”你对目前的学前教育质量满意吗”时,她回答: “不满意,人太多,老师不行。””那么,你愿意适当提高学费标准,让孩子接受较好的学前教育吗?”这位妈妈毫不犹豫地说: “不愿意,要花钱的地方多,孩子又这么小,能学什么啊?”言语之肯定令人愕然! 调查中持这种观点的不是少数。农村学前教育质量满意度较低,一方面是因为国家教育投资不足,没有足够的财政支持改善教学环境和条件,使得接受过学前教育的优秀毕业生不愿意到偏远的农村地区就业; 另一方面,落后的教育观念及有限的家庭经济环境,缴纳较高学费接受较好的学前教育对农村家庭来说并不现实。

四、对农村家庭学前教育投资的思考

( 一) 加强政府对农村幼儿园尤其是民办园的重视,增加教育经费投资力度

数据显示,2010 年河南省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投入仅占教育总投入的0. 85%。有限的财政经费又主要投给了城市和县区的幼儿园,广大的农村幼儿园主要靠收费来维持正常运转,农村幼儿园办学经费得不到保障。

学前教育立法是确保学前教育经费投入和落实学前教育经费来源的法律保证,尤其要鼓励社会力量、民间资金进入学前教育领域,支持民办学前教育的发展; 鼓励和规范企业单位、社区、个人创办学前教育机构,简化行政办学手续,在土地使用、经费拨款、税费减免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构建多元化的学前教育办学机制。

( 二) 提高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的热情

人力资本理论提出,教育是一种对人的投资,通过投资可以提高人的知识、能力和智力水平,实现收益递增。针对学前教育的投资收益问题,”高瞻学前教育方案”认为,优质的学前教育实现的经济收益主要是因为减少了犯罪和由此减少的行政开支;芝加哥亲子中心实验表明,学前教育的投资回报率甚至达到1∶ 7. 16; 2000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赫克曼总结了前两者的观点,提出了”学前教育是最值得投资的教育阶段”;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更是强调学前教育的不足或缺乏这种教育均可影响终身教育的顺利进行。

然而,进行教育投资实现货币收益或者非货币收益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投资期长、投资风险大的学前教育投资更是如此。因此,针对农村家庭的具体情况,我们要想方设法让父母认识到接受优质的学前教育是为孩子的一生打下基础,对之后进行的义务教育、高中教育甚至高等教育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从内心真正认识到优质的学前教育对孩子发展发挥着终身性的作用,农村家庭才有可能提高投资热情。需要注意的是,更新父母的教育观念,提高其投资学前教育的积极性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的认识。

( 三) 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资力度,减轻学前幼儿家庭负担

教育投资指的是用在教育上投入的经济价值。在学前教育中,投资成本是对家庭投资行为的硬约束。根据约翰·斯通提出的教育成本分担理论,成本要根据利益获得原则和能力支付原则,由教育的受益主体按照支付能力的大小进行支付。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一样,属于公共产品,国家是第一受益人,有义务也有能力负担部分学前教育成本。把学前教育纳入国家教育经费支出单项是保证学前教育经费的重要途径,同时,国家要改变以往学前教育投资倾向于城市的做法,增加对农村的投资力度,切实减轻学前幼儿家庭经济负担。

( 四) 改善学前教育机构的硬件和软件,提高学前教育质量

随着我国进入第二代独生子女时代,4 个老人、2 个主要劳动力、1 个孩子构成的”四二一”家庭结构已不可避免。孩子数量减少使农村家庭从主观意愿上希望孩子能接受优质的学前教育,进而接受较好的中小学义务教育、高中教育,直至能进入高等院校学习。但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农村幼儿园校园规模过小,没有室外活动场地,师资力量非常薄弱,教学随意性强,没有系统的教学内容和任务,无法完成正常教学活动。因此,改善农村学前教育机构的硬件和软件,是提高学前教育质量的基本保证。

首先,要保障农村学前教育经费供给。教育经费供给是改善农村学前教育硬件和软件、提高教育质量的前提条件。对此很多地区做了有益尝试,如农村学前教育经费在县、市教育财政中单列支出,专款专用,或把学前教育作为义务教育的一部分,在义务教育经费中列支。

其次,要提高农村学前教师的教学水平。改善农村的经济环境和文化环境,吸引优秀的学前教育毕业生到农村就业能从根本上改善农村学前师资;对于已经有一定经验但没有接受规范学前教育的现任师资,要创造条件和机会让这他们到一些大中专院校进行学习和深造,更新教育观念,改进教学方法,把城市先进的教育理念带回农村; 提高农村学前教师待遇、促进其专业化发展。

最后,要加强学前教育机构互动,建立切实可行的互动机制。县级学前教育师资、环境、理念及效果都相对较好,因此建立县级范围内的学前教育互动机制也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农村学前教育质量。具体可以从两个方面予以考虑: 对师资进行定期互换,每半年或一年让县级优秀师资和农村师资进行互换,可以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下改善农村学前教育质量;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和大城市的学前教育机构建立良好关系,尽可能为每位农村师资安排至少半年的访学机会学习先进教学理念。

包括农村学前教育在内的农村教育问题是”三农问题”的重要方面。河南省作为人口大省和农业大省,农村学前教育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涉及国家政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长期过程。我们要加快制定《学前教育法》,保证农村学前教育经费来源,提高农村家庭投资学前教育的热情,加强国家财政支持,减轻家庭经济负担,提高农村学前教育质量,尽快让农村幼儿和城镇幼儿平等地享受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获得优质的学前教育质量,促进身心的全面、均衡发展,更好地发挥学前教育在国民教育中的基本地位和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