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科论文 > 自科相关 >

略谈流动儿童学前教育选择: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况的影响

一、引言

学前教育对人一生的发展起重要作用。Cunha 等人(2006)的研究发现,在人的生命周期中早期技能培养的投资其回报很高,会产生未来成功必备技能的乘数增长,但对于这种早期投资不足的补救却很困难。而学前教育可以帮助幼儿系统化地培养人类早期技能,公民接受学前教育将会受益终身。本研究探讨中国流动家庭为适龄的流动儿童(3-6 岁)接受学前教育的选择问题,考察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况对其学前教育选择的影响程度。

2010 年,我国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到2020 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发展目标。国务院也下发了《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若干意见》(国发〔2010〕41 号),要求各地以县为单位编制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切实解决”入园难”问题。为了支持各地实施好三年行动计划,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先后实施了8 个国家学前教育重大项目。截至2013 年底,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各项目标任务圆满完成,在园幼儿增长了918 万人,相当于过去10 年增量的总和,”入园难”问题初步缓解,学前教育改革和发展取得一定成就。

在国家大力发展学前教育背景下,中国也正经历着大规模人口流动,这种变化带来了流动人口子女接受流动地教育等问题。2010 年全国流动儿童规模3581万,主要是从农村流动到城镇。从城镇的流动儿童比重来看,全国平均比例为26.3%,这相当于每4 名城镇儿童中约有1 名是流动儿童。而2013 年的调查显示,学龄前儿童在流动儿童中所占比例为25.09%,规模达到899 万, 比2005 年的规模增加了191 万,增幅达26.91%。

尽管各地政府对3-6 岁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出台了相关帮扶政策,诸如上海市政府目前将其纳入市教育体系统一考虑,支持举办针对流动儿童的学前教育机构,探索早教服务体系,发展学前教育师资力量。然而,正如教育部2014 年2 月26 号在”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的:”流动人口子女入园难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

对中国而言,有必要从家庭选择的角度考虑流动儿童的学前教育问题。流动儿童的教育选择首先是一个经济或利益问题,以单个家庭做出选择行为的微观视角,分析流动儿童家庭对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决策是一个有现实意义的学术问题。同时,有学者认为探讨流动儿童家庭的教育选择与教育消费,也将是一个学术生长点。

因此,笔者拟探析流动家庭的户籍类型、迁移状况(跨省或省内迁移)、教育储蓄行为、父母的受教育程度、父母与随迁子女的居住情况等对儿童接受学前教育机会的影响。基于CFPS(2010)数据的分析发现:诸上因素均不同程度地制约流动儿童入园,农业户籍的影响尤为突出,这些发现都对改善流动儿童学前教育状况有现实意义。

本文余下部分做如下安排:第二部分综述有关家庭因素对教育选择的文献回顾。第三部分介绍数据以及变量和模型。第四部分呈现流动儿童学前教育选择的描述性统计和实证结果。第五部分对研究结果讨论,并提出政策建议。

二、文献综述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人口的迁移,尤其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规模空前,”流动儿童”群体成为城镇的新事物,他们是由一些有一定经济条件的外出务工父母将子女带在身边,设法让其在城市入学,但户籍仍然留在农村的儿童。本研究依据儿童出生地、居住地与户口地是否一致,以及现居住的时间是否在半年以上两个条件作为判断流动儿童身份的标准,选取CFPS数据库中3-6 岁学龄前流动幼儿。

关于家庭社会背景对教育选择的影响,国内外学者的相关研究没有定论。Thomas(2012)的研究表明,在美国黑人移民中,影响年轻人辍学的家庭因素包括是否单亲家庭、家中长子是否辍学、父母最高学历、父母是否有辍学情况。苑雅玲(2012)关于家庭对流动儿童小学教育择校的影响因素分析时发现,流动人口家庭的社会经济水平、社会网络质量、独生子女比例、家庭教育期望和条件等在务工子弟学校、流动儿童多的公立学校和流动儿童少的公立学校中呈现逐级递增的趋势。

家庭对女童教育选择的问题,沈慧(2010)发现,我国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家庭教育投资的性别偏好,女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比率很低。Froerer(2012)用人类学的方法,分析印度中部恰蒂斯加尔邦地区部落的家庭对女童教育的选择,发现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期望越高,子女接受教育程度就会越高。

父母受教育程度和参与行为是影响子女教育选择的重要因素。杜凤莲和董晓媛(2010)发现,夫妻一方受过良好教育或者富裕家庭的女性倾向于参加有酬劳动,并更可能把子女送到幼儿园接受教育。此外,公立幼儿园并没有向低收入阶层倾斜,更倾向于接受教育程度较高家庭的孩子。孙红(2014)调查哈尔滨随迁子女的家长投入学前教育情况,发现总体水平偏低,其中家长参与幼儿园决策、双向沟通、担当义工、辅导子女作业及其他学习、参与亲职教育等各维度水平都比较低;在影响因素中发现,家长学历因素与投入学前教育水平成正相关。

家庭的经济状况对流动儿童接受教育机会的影响尚不清晰。Lue, Rachel 和Yuen (2014)的研究发现,经济压力并没有阻碍中国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校的学业成绩表现,但缓解经济压力似乎成为追求较好学业表现的一个激励因素。张绘、龚欣和饶浩根(2011)使用离散选择模型考察影响流动儿童进入不同类型学校的因素,发现家庭经济状况对子女进入公立学校的影响程度受到子女在流入地时间长短的影响。而孙红(2014)的研究发现,家庭经济水平高低与家长对随迁子女学前教育的投入不相关。

综上所述,有关流动儿童接受教育的研究大多从政府视角探讨,而以家庭视角展开的研究较少,且集中于义务教育阶段,对于学前教育的家庭决策研究相对也比较少。此外,已有相关研究的样本分布范围相对较小,且从教育学、社会学或人类学的方法展开,而以实证研究的方法较为少见。本研究将比较不同流动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况,以及其子女接受学期教育的差异性,并采用Logit 模型探究影响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的家庭因素。

三、数据、变量和模型

本研究所用数据由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家庭跟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CFPS)提供。该数据样本覆盖全国25 个省市自治区,采用三阶段PPS 概率系统抽样,共有1759 名3-6 岁学龄儿童。依据”现居地与出生地是否相同”、”居住时间”筛选3-6岁学龄前流动儿童290 名,占3- 6 岁儿童总样本16.48%,与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的比例(流动儿童占总儿童1/8)大致相当。本研究的被解释变量”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为二分哑变量,即接受学前教育为1,未接受学前教育为0。而解释变量经过数据处理,均为二分哑变量。本研究关注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况对流动儿童参与学前教育概率的影响,由此构建二元Logit 模型:Pi =P(di =1|Gi,Xi,Li,Mi,Ii)= exp(αi +β1Gi +β2 Xi +β3Li +β4Mi +β5Ii)1+exp(αi +β1Gi +β2 Xi +β3Li +β4Mi +β5Ii)其中,i 代表每名流动儿童,di=1 和di=0 分别代表流动儿童受过学前教育与未接受学前教育的情形,Pi表示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概率。Gi代表以男孩为参照组的孩子性别。Xi代表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包含家庭户籍类型、父母受教育水平和家庭教育储蓄。Li代表家庭迁移状况,包含父母是否与孩子同住和家庭迁移类型。Mi表示女童与农业户籍的交互项。 Ii是家庭跨省迁移与储蓄的交互项。

四、研究结果

(一)流动儿童学前教育现状

在筛选的最终分析样本中,将3-6 岁学龄前流动儿童分为学前教育接受组和未接受组,对两组家庭的基本情况使用描述统计。其中,除样本分布的比例外,还采用卡方检验,分析了不同家庭特征组间的差异性,结果详见下表。由表2 可知,在3-6 岁流动女童中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52.69%)比适龄流动儿童中男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59.34%)低6.65 个百分点,但两者不存在显著差异。

流动儿童户籍身份为农业户口的比例是66.21%,其中,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仅为46.01%;在流动儿童群体中存在一部分非农业户籍的家庭,这些家庭的适龄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与农业户籍家庭有显著差异。我们推测,这类群体儿童可能更多地来自我国”新生代”流动家庭。这类家庭的家长具有一定文化水平,甚至可能不乏精英群体,家长出于工作原因将随迁子女留在身边,该群体对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大多持有积极态度,并能依托社会关系让子女顺利进入较好的学前教育机构。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母亲教育水平为专科及以上的家庭虽在总体中占的比例不高(7.01%),但与母亲为其他学历的家庭相比,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比例有显著差异。这可能是母亲高学历水平与子女接受学前教育有一定联系。

同样,是否为教育储蓄的家庭在为子女选择学前教育方面也有显著差异,这可能由于教育储蓄行为本身体现家庭对子女教育的重视,从而这些家庭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相对较高。

在家庭迁移程度方面,跨省迁移的家庭占总样本的比例较低(20.00%),与省内迁移的家庭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有显著差异。这可能与远距离迁移的家庭中祖辈代养缺乏有关,身边缺乏老人照顾家庭中学龄前子女,入托成为了部分跨省迁移家庭中迫不得已的选择。而远距离的迁移也会带来入园户籍限制等困难,使得实际入园的比例可能低于家庭对学前教育需求的比例,要解决这种供需的矛盾,就要求社会及政府提供能满足这类家庭合适的学前教育服务。

(二)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况对入园机会的影响

基于研究综述和研究假设,将流动儿童的性别、家庭户籍、父母受教育水平、父母与子女同住、迁移类型、家庭教育储蓄等变量和交互项,依次加入Logit 选择模型,探讨这些家庭因素对流动儿童学前教育选择机会的影响效应。

由模型1 估计,农业户籍的随迁女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是非农业户籍随迁女童的0.502 倍,但并不显著。农业户籍和女童这两个因素对流动儿童入园机会均为负向影响,其中户籍影响效应显著。与前文关于农业和非农业户籍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比例显著差异的结论基本一致。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流入地公立幼儿园容纳度有限,或是体制原因,造成农业户籍儿童在流入地入园时会遇到困难,尤其是进入流入地城市较好的公立幼儿园则有更大的难度;另一方面,流动儿童家长的”重男轻女”思想可能也是影响女童入园率相对较低的原因。

由模型2 可知,跨省迁移的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是省内迁移的一半(0.524),且系数负向显著,因此,跨省迁移的家庭,其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显著低于省内迁移的家庭。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学前教育机构的供给无法满足人口结构变化带来流动子女入园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可能由于家庭远距离的迁移,缺乏相应的家庭成员及社会支持,同时在寻求学前教育机构中又遇到诸如户籍限制等体制问题,从而产生比省内迁移相对较低的入园比例。

相较于”家庭经济收入”,”家庭教育储蓄”的信度要高,且能反映家庭经济状况和对子女教育的重视程度。当模型3 控制了性别、户籍和迁移程度因素后,储蓄的家庭其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是未储蓄家庭的1.428 倍,但影响不显著。模型4 在此基础上加入了储蓄与跨省迁移的交互项后,”储蓄”这个影响因素的系数出现了正向显著,且流动儿童入园的机会比在提升。因而,为子女教育储蓄的家庭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显著高于没有为子女教育储蓄的家庭。由模型4可知,如果为随迁子女的教育专门储蓄,且在跨省迁移的家庭,其子女入园的机会是省内迁移且储蓄家庭的2.646 倍。这表明跨省迁移的流动家庭,如果经济状况良好,且愿意为教育增加投入,并重视子女的教育问题,则会提高子女入园的机会。我们猜测这可能是收入相对高的跨省迁移的家庭,父母自身素质相对较高,对子女也有较高的期望,因而这些家庭会为子女选择入园门槛相对低、收费相对高的学前教育机构。模型5 和模型6 分别加入父亲和母亲的学历,回归系数均为正值且机会比均大于1,说明父母有较高的教育水平能够增加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但均不具有统计显著性。比较父亲和母亲的学历对其影响时,发现母亲拥有高学历其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机会比是母亲低学历的1.600 倍,略高于父亲高学历的机会比(1.395)。这与杜凤莲和董晓媛(2010)以及Riasat等人(2010)关于母亲高学历对子女教育有正向影响,且高于父亲高学历对子女教育的影响结果基本一致。

在模型7 和模型8 中发现子女与父亲同住,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是与家庭其他成员同住的1.319 倍,但并不显著。子女与父亲同住的入园机会比高于与母亲同住的入园机会比,这可能与父亲在养育学龄前子女方面,相对母亲投入的较少,更多为子女选择学前教育来替代有关。

五、结论及建议

利用CFPS(2010)数据,采用Logit 分析方法,本文初步分析了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态对流动儿童学前教育的选择问题。以家庭教育选择视角展开的研究,对解决我国流动儿童”入园难”现实问题,以及教育政策的制定具有参考价值。

第一,农业户籍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显著低于其他户籍家庭背景的流动儿童。户籍仍是制约流动儿童入园的关键因素,建议政府和教育部门在第二个”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执行期内,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文件,规定各地公立幼儿园必须接纳适龄流动儿童,尤其是对农业户籍流动儿童的接纳。

第二,跨省迁移的家庭,其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显著低于省内迁移的家庭。为解决跨省迁移家庭流动子女入园难的问题,如果目前随迁地的公立幼儿园容纳度有限,建议通过”教育券”等方式支持私立幼儿园接收流动儿童,从而为来自低收入远距离迁移的家庭子女提供免费入园的机会。此外,大力支持和鼓励社区举办幼儿园,解决流动儿童就近入园问题。

第三,为子女教育储蓄的家庭,其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显著高于没有为子女教育储蓄的家庭。为教育储蓄说明流动家庭对子女教育重视的程度,我们建议流动儿童家长要重视子女,尤其是女童接受学前教育;改善经济状况,加大对子女教育的投入。

第四,父母的高学历(专科及以上),尤其是母亲高学历(专科及以上),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流动儿童的入园率。就家庭成员的影响因素而言,我们建议流动儿童家长应不断提高自身的文化素质,更新教育观念。

第五,家庭成员与子女居住的影响因素中,流动儿童与父母尤其是与父亲同住,能够提高其子女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我们建议在流动家庭中,父母尤其是父亲应尽可能多地陪伴子女成长,创造一个父母共同参与儿童养育的家庭氛围。

本研究尽管考察了家庭社会经济背景及迁移状况对流动儿童学前教育选择的影响,但是尚未揭示农村家庭子女个数、婚姻状况等因素对流动儿童学前教育教育选择机会的影响,而这些可能是影响农业户籍的女童能否入园的重要因素。目前本研究中女童、女童与农业户籍的交互效应均不显著,我们推测与存在遗漏变量偏误有关,后续将进一步对偏误问题深入开展研究。